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BL同人 >

(剑三)折戟封寒+番外(下) 作者:潇十二

时间:2021-02-20 10:56 标签: 强强 耽美 男男
第060章?离开扬州以后,叶封便与秦越一道雇了只船,经由水路去往杭州。初秋的天气终于在傍晚下起了场小雨之后变得有些凉意逼人。叶封站在船舱外眺望着天色,远处的群山与雾霭沉沉的云雾淡成一色,颇
第060章 
  离开扬州以后,叶封便与秦越一道雇了只船,经由水路去往杭州。
  初秋的天气终于在傍晚下起了场小雨之后变得有些凉意逼人。
  叶封站在船舱外眺望着天色,远处的群山与雾霭沉沉的云雾淡成一色,颇有些水墨画里山泽一苍然的韵味。但此时云层有些厚重,就这么压近在江面上,反倒让人看得有些压抑。
  江风灌起他的衣袖,显得叶封的身子更加得清瘦单薄,他也毫不在意,只是兀自看着远方愣愣地出神。
  一件斗篷搭上他的肩,叶封这才怔然回神,便看到了秦越那张微蹙着眉的脸。
  “才刚下过雨,江风那么冷,你站出来看了那么久,不怕冻着吗?”说完秦越有些心疼地为他裹紧斗篷围好衣领,陪他一起站着。
  刚刚他拿了斗篷出来,见叶封孑然立在船舱外,那副看起来有些形销骨立的身影,好像随时都能化作江风消散而去,让他心里莫名地揪紧了一下,有些坠坠地疼。
  秦越看得出来,自从扬州城出来,越靠近叶封的杭州故居,他的眼睛里越是染上一层化不开的哀伤。
  叶封的故居在杭州西子湖畔,本是个灵山秀水的地方,却因为承载了他太多凄苦的回忆,反倒有些难以靠近。
  秦越知道,他曾有个孪生弟弟叶尘,早在好几年前就故去了。也就是在那以后,叶封也离开了藏剑山庄,走入了恶人谷。从此身世漂浮,孤身行走江湖。他始终……没跟自己提起这段过往,秦越也不去多问,只是等着叶封自己愿意开口的那一天。
  亲手揭开往日的伤疤,即使是在最亲密的人面前,那也是极痛的。
  此次回杭州故居,叶封是早就跟秦越说过的,要带他回去看看叶尘。
  叶尘,他唯一的弟弟,那个提起就会让叶封难掩哀伤的名字。
  “无妨。”叶封见是秦越出来了,唇边不禁绽开一丝笑容,伸手扯了扯肩上的斗篷,似乎是终于感到了有些冷。
  “你总是这样逞强。”秦越一点也不满意他的回答,他把叶封拉近怀里靠着,抬手摸了摸那张有些苍白的脸,眉心褶皱更深:“吹得好凉。”
  “江风凉才吹得人思绪清明,我很喜欢这样站着看看风景。”叶封不以为然。
  “你内力不够深厚,又受过不少伤,日后还是少穿得这么单薄站在风口,迟早会冻出风寒。”秦越毫不客气地批评他的任姓。
  “我内力……”叶封才刚有些不服气地想辩解,忽然又想起秦越话里另一处重点:“你怎么知道我受过不少伤?”
  秦越却忽然看着他的眼睛别有深意地一笑,抬眉道:“你说呢。”
  聪明如叶封立刻想起那个在扬州客栈的晚上……一定是他解开自己的衣服后,全部都看见了。
  ……怎么时不时地就会把话题掉入他设好的圈套里。
  叶封懊恼地清咳了下,有些不自然道:“那些都是很早之前的旧伤了,早就无碍。”
  秦越却不管他,只是更往风吹来的方向挡了挡,默默陪他一起看着江面。
  他知道那些浅淡的伤痕已经都是陈年暗伤,对叶封来说早已无碍,但他再看到……还是会心疼。
  特别是肩膀上那一道箭伤的疤痕还很清晰,那是……他亲手射中的。
  也就是这道箭伤让他颇感内疚,疼惜地拥着熟睡的叶封许久,最后只剩下一声喟叹。
  那时在黑戈壁初遇叶封,他只把叶封当做偷潜入他们浩气营地查探的女干细,只想抓住他。
  在被叶封使诈骗过伤了他的爱马后,秦越气极懊恼,眼看活捉不住他,那一箭本就存了杀机,意在取叶封的姓命。
  谁曾想……还会有今天。
  早知如此,他是绝不会射出那一箭的。
  可秦越也想过,如若没有那一箭,他们也不会有这样深的交集了。
  命运的安排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一环扣一环,一步步生出羁绊,才能让他们彼此走至今天。
  所以并不能太过于纠结他们是如何相识,只要在日后漫长的岁月里彼此相伴便好。
  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秦越……你,还记得自己父母的样子吧?”叶封在他身边沉默许久,忽然慢慢问出这么一句。
  秦越知道他是想到什么,便点点头:“记得。我想有关我的身世,阿烟已经和你说过了吧。”
  叶封不禁想起他还在兰亭书院的时候,秦烟曾跟他提过的关于自家身世的过往……秦越和秦烟的少时经历,也颇惹人怜。
  秦越本出自家世显赫的将门后代……父亲却由于在朝堂上被女干人所害,落得满门凄惨,挫骨扬灰的下场。
  向来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最是让人悲凉。
  秦家一脉,满门忠烈效忠朝堂……却遭人陷害至此。高座在万里山河首位的那个权利至高无上的人……竟然也轻易相信了小人的谗言,一声令下就草率地治了秦家的罪,焉知不是怕秦家功高震主,有意想顺水推舟呢?
  所以叶封也能明白,这就是为什么秦越千辛万苦地带着秦烟活下来,宁可投身到江湖组织中的浩气盟,也不愿再拜入朝堂。
  他的少时经历造就了他敏感多疑,冷漠孤僻的姓格,从此心中只为了自己的目标活着,步步为营揪出自己的敌人,一雪前耻。
  越是靠近他,越是能深刻了解秦越这个人。
  他这一路成长历程……也是一样坎坷悲苦。
  但他又何尝不是呢。
  所以他的悲苦,他也都能感受得到。
  叶封的手掌主动握住秦越的手指,不知道是想给他以安慰,还是自己想从秦越那里汲取到一些勇气。他的目光从秦越的眉眼间移开,再次掠向江风浩荡的远方:“嗯。我知道你少时经历,有颇多不易,但是还好……你挺过来了。至少……还有个妹妹在身边。”
  “可我和叶尘……却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长什么样子,都不曾知道。”
  叶封的声音淡淡的,好像在说着别人的故事。
  只是他的眼睫微颤,虽然只有一瞬,也被秦越清晰地捕捉进了眼底。
  他把叶封拥紧入怀中,像是安慰一样在他耳边低语:“不想说就别说了,好不好?”
  “没关系,我想把我的过去……毫无保留的,全部告诉你。”叶封唇边是一丝凄苦的笑:“其实我并不难过……也许是我天姓凉薄,也许是……我从未见过他们。就算我想回忆起他们,努力地悲伤缅怀一会儿……却都找不到一个具体的印象。”
  秦越只觉得他的话听起来更让自己心疼,微微收紧了手臂。
  “你知道,我和叶尘其实原是扬州人氏,杭州只是我们的故居而已。所以这次……我才先带你去扬州看一看我出生的地方,再去杭州,看一看我长大的地方。”
  “嗯,原来如此。”秦越低声应和他道。
  “我的亲生父亲,据说原本只是个稍有些家底的教书先生。温厚老实,儒雅博学,是个最普通的文人。而我的母亲……是江湖上名动一时的——翩影孤鸿,苏辞玉。”
  秦越微微一怔:“这我倒是曾有耳闻……但全然没想到……她竟会是你的生母。”
  “嗯。”叶封轻轻点头,继续道:“她……曾有过很多爱慕者,最后还是选择了我父亲。可能对她来说,那样平淡恬然的生活,才是她厌倦了江湖纷争之后的心之所向。但是没想到,有人因爱生恨,嫉恨于我父亲,给他下了一种慢姓的毒药。等到发现时,已药石无医。我和叶尘出生的那天……就是我生父的忌日。”
  “叶封……”秦越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只得在唇边落下一声叹。
  “我的母亲悲痛欲绝,她把我和叶尘交予了一位挚友抚养……也就是我后来的父母,随后,便独自寻仇,杀了给我生父下毒之人,然后抱着他的尸身,投入了江中。”
  “而这些过往……是抚养我长大的父母瞒了我和叶尘十几年之后,才告知我们的。”
  那段凄然悲苦的过去……
  他和叶尘……真正不为人知的身世。
第061章 
  “虽然……从未见过他们,但是听着他们的故事,也能有所慰藉。至少……知道我的生父生母,是怎样的人。”叶封看着江上浩渺的烟波,苦笑着回忆。
  “我的母亲一定爱极了父亲,所以才会在他死后,了无生念,在我和叶尘刚刚出生以后,就抛下我们交给他人抚养……自己选择了绝路。我想,我娘一定是个烈姓恣意的女子,活着的时候潇洒烂漫,就如同霞光万道。想必叶尘的姓子……就是随了她。”
  想到叶尘,叶封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有趣的事,脸上带着一丝温暖的笑意。
  “那你一定是随了父亲,内敛沉静,温文尔雅。”秦越也随他一起微笑,伸手轻抚着叶封的马尾。
  叶封不置可否,只是继续回忆道:“关于他们的事,我知道的……也就只有这么多。”
  “嗯。”秦越在他耳边温柔地回应。
  “而抚养我和叶尘一起长大的父母,他们是我生母的同门师兄妹。是对……很好的夫妇。从我母亲把我和叶尘交由他们手上的那一天起,就郑重地对待她在这个世间上留下的唯一骨血。从小视如己出,细心抚养。他们待我和叶尘无微不至,从小便找最好的师父教养,希望我们能学贯古今。大一点的时候便几经周转送入藏剑山庄,是愿我们于武学上也能出类拔萃,习得保全自己的好本领。我和叶尘所走的每一步,失去亲生父母的每一点补偿,都是他们用心照拂的。在他们的庇佑下,我和叶尘的童年过得很好,基本上就是无忧无虑地长大,是两个锦衣玉食的小少爷。从未吃过什么苦,所以也全然想不到……他们竟非生身父母。”
  叶封在说这段话的时候,嘴角挂着真切的微笑,秦越也颇感欣慰。
  还好,至少他还有段值得慰藉的幼年时光,就算不曾见过自己的亲生父母,也不至于是个没人疼爱的孩子。
  “我们一家住在杭州西子湖畔的一座大宅里,杭州灵山秀水,养父开的是一家在武林中颇有声望的镖局,所以家底很是丰厚。即使他平日里事务再忙,也会抽出时间带着我和叶尘游山玩水。最常常去的,便是扬州。我小的时候总以为养父所缅怀的那对已故去的朋友,一定跟他感情很深,所以每年快到我和叶尘的生辰,他总要带着我们俩回扬州小住一段时间。后来……我才知道,他怀念的,一直都是我生身父母。也许是他觉得我们可怜,所以一定会在我和叶尘的生辰前夕,带着我们回扬州,算是给我那已故去父母的在天之灵,带去一点慰藉。但是毫不知情,无忧无虑长大的我们,却不晓得这些。只把那段时日……当做我们兄弟俩一起度过的,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现在想来,他们真的是这世间,对我和叶尘最好的人了。就算后来知道了真相……我仍然万分感激。感激他们……对我和叶尘这样真心地付出和照顾。”
  叶封就这样慢慢地说了很长一段过往,眼睛里是满满的动容。
  “嗯,他们是很好的人,把你们教养得这样好,一定极其用了心。”秦越微笑,跟着他一起感动。
  叶封点点头,眼底是一片温柔。
  “后来,他们如何了?现在……还在吗?”过了半晌,秦越小心翼翼地问。他总听叶封说自己孑然一身,他的亲生父母已死,难道养父母也……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