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BL同人 >

成才中心·士兵突击续集·老A日常 作者:彷徨之月

时间:2021-02-20 10:57 标签: 天作之合 强取豪夺
“如果有一天,我能够穿上神圣的军装,接过前辈的钢枪,那是一件多么荣幸的事儿啊!保卫祖国,保卫人民,成为百万雄师中的一员,就像一颗晶莹璀璨的小水滴,融入那茫茫的大海里。”史今听了这段“演讲”,觉得“
  “如果有一天,我能够穿上神圣的军装,接过前辈的钢枪,那是一件多么荣幸的事儿啊!保卫祖国,保卫人民,成为百万雄师中的一员,就像一颗晶莹璀璨的小水滴,融入那茫茫的大海里。”
  史今听了这段“演讲”,觉得“演讲”的主人太浮夸,放弃了成才,我却觉得,这真真切切是成才的梦想。
  一个因为“酷”选择做狙击手的青年,跌跌撞撞一路前行,有过错误,有过迷茫,但心里一直开着一朵向阳的花,一笑两酒窝,眼睛里有星辰,深如大海。
  *本文是成才进入老A之后的同人合集,一篇一首词牌。
内容标签: 强强 平步青云
搜索关键字:主角:成才 ┃ 配角:许三多,吴哲,老A众人 ┃ 其它:军旅
==========
第一卷 :《渔歌子》 
第1章 第一章
  《渔歌子·鸿鹄》
  鸿鹄展翅欲高飞,万里迢迢头不回。
  春风伴,彩云追。浩瀚长空不须归。
  袁朗,吴哲,许三多,成才的小组拿了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比赛的第一名。
  授奖仪式许三多是坐着轮椅参加的,在爱尔沙尼亚稍加休养待伤势稳定,他甫一回国就住进了军区医院,医生的结论是他至少得静养一个月,并且就算出院也不能马上进行高强度训练,以免旧伤复发落下后遗症。
  医院里的日子单调而沉闷,然而许三多满怀希望,所以并不觉得十分难熬,有了国际大奖,他们四个被授予集体一等功,成才进老A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等到他出院,他就可以和自己最好的朋友朝夕相处,一想到这个,他就傻乎乎乐呵呵的笑,露出一排大白牙来。
  对成才的到来同样抱有期待的是吴哲,成才曾经是吴哲的同寝,他们的情谊是在老A的魔鬼选训之中建立起来的,共患难的感情总是格外深刻而牢固,在成才第一次被退回原部队的时候,吴哲还为此惋惜了好一阵。
  从前,许三多坚持不懈的给成才写信,一个月一封,啰啰嗦嗦讲些生活琐事,掺杂着他和成才在下榕树的回忆,直白的表述他对成才的想念的字里行间小心翼翼的露出些许对成才重回老A的期盼,许三多想家,想草原上的红三连五班,也想支离破碎前的钢七连,想连长,想伍六一,想班长史今,然而在老A,许三多找不到可以倾诉这些的人,成才离他太远,不是七班到三班的一抬腿,也不是三连到七连的四个小时,而是702团到军区直属的特种大队,是坐着直升机才能跨越的几千公里。
  许三多很孤单。
  他单纯,但某种程度上,和成才一样见外,融入一个新集体对他而言总是需要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
  队长,菜刀,C3,三中队的人对他再好,他再感激,也替代不了成才。
  队长说他比成才优秀,但是他知道,其实只是因为队长不喜欢成才------当一个人不喜欢另一个人的时候,总能找出无数的缺点来继续不喜欢他。
  许三多每每去寄信,齐桓总有些不耐烦,成才对他而言是个外人,或者说,对整个三中队,成才是个外人-------例外有两个,许三多和吴哲。
  吴哲曾经通过许三多给成才捎带过花种,“草原上应该有花儿”他如是写道,然而再多的话,他写不出来,当时短短几个月的集训,就是他们全部的交集,比不得许三多和成才一起长大的情分,吴哲没有用名字落款,以平常心代之。他记得当初,比起39这种冷冰冰的编号,成才更喜欢这么叫他,这三个字不光是落款,更是带着亲密和回忆的鼓励和安慰。
  许三多写了六封信,成才只回复了一封,回复的也不是信,是照片,有他和五班的集体照,也有他的单人照,还有草原上花儿开的风景。
  不是成才没话和许三多说,而是成才知道,老A是保密单位,来往信件都要审查,他不想自己付诸笔尖的感情暴露在老A的某个人或者几个人的眼皮底下,人像照是给许三多的,风景照是给吴哲的,他在照片后面写道:平常心,你送我的花都开了,特此留念。
  照片上的成才身姿挺拔如松,挎着一支装了民用瞄准镜的八一杠,眉眼弯弯,笑容清浅,露出两个酒窝。
  吴哲看了略微有些惆怅,这样的笑容过于沉静,丝毫找不出他记忆里成才的神采飞扬。他看着许三多兴奋的在宿舍翻箱倒柜,善解人意的提供了一个相框,许三多想了想,把五班的那张收进自己放信的铁盒子里,把成才的单人照塞进去安置在写字台上,这个角度他每天一起床就能看到。
  吴哲回宿舍找了本常看的诗集,把草原上的花儿夹了进去,他是校官,有独立的单人宿舍,原来他觉得挺清净,不受人打扰,此刻却充满了突如其来的寂寞,他羡慕许三多与成才,家庭背景让他从小习惯姓的谦和有礼,难得的没有类似的天之骄子的优越感,却也客客气气的隔开了所有人,他的朋友很多,却没有一个和他像许三多与成才这样的交心。
  袁朗说成才太封闭,唯一在乎的是许三多,但并不代表成才学会了珍惜,吴哲不同意,成才并不封闭,他只是有些被动,但是别人对他一分好,他就十倍回报之,吴哲清楚的记得不过自己的一包饼干就让成才拉住想要冲出队列的他,为此,成才被扣掉五分,一门训练科目不合格也仅仅扣两分而已,刚开始他体能跟不上,是成才从第一落到最后拉着他坚持,他每次被袁朗的故作姿态激怒,拉住他的都是成才,每一次都冒着被扣分的危险,所以到最后,他不敢冲动了,他追求理想和公平,但他不想因此连累成才。
  成才说过,他没有退路。
  当吴哲从许三多那了解到红三连五班是个什么地方的时候,吴哲真正明白了成才被淘汰之后的失望,所以他寄出了那些花种。
  回报是这张开满了花的照片。
  吴哲想念起他第一眼见到的那个带着一点点讨好笑出两个酒窝敬礼喊首长好的成才,以后大概再也见不到了,只能写信联络,做个笔友。
  没想到短短半年,成才靠一杆八一杠杀出重围入选了爱尔纳·突击的参赛小组。
  吴哲一直奇怪袁朗对成才为什么会有莫名其妙的不待见,但是成才的实力迫使袁朗搁置偏见接受了成才,吴哲坚信,凭成才的表现,这颗二茬南瓜注定要落到三中队的一亩三分地了,直到今天黎明时分的射击训练。
  刚跑完五公里武装越野的的吴哲扑进一个散兵坑开始瞄准,突然听见隔壁靶场一阵独特而连续的枪声,八一杠的枪声,全是单发。
  只有成才会这样用枪,成才回来了,回老A了,吴哲按捺住欢喜,打完自己的目标之后,他起身要去和他的朋友打招呼,却被袁朗呵止住:“吴哲,训练期间擅自离队,你是要造反啊?”
  “那是成才....”吴哲下意识开口,话说了一半,吴哲看见了在熹微的晨光下袁朗混合着惊讶和愤怒的铁青的脸色。
  “我知道那是成才,可是他现在在二中队的训练场上。”袁朗听着耳边飘来的喝彩,下令道:“目标食堂,齐步走。”
  三中队到达食堂门口的时候,二中队坠着他们的尾巴也到了,二中队队长方旭带着队伍进门之前,停下来满面春风的和袁朗打招呼:“老三早啊,谁招惹你了,脸色这么难看?”他也不等袁朗回答,悠闲的先走一步,“今天来了新人,晚上开欢迎会。”这话是对二中队副队长说的。
  吴哲看见了队列末尾的成才,成才冲吴哲挤出一个无奈的笑:“三多怎么样了?”
  “还在医院里....”袁朗凌厉的眼刀打断了吴哲的话。
  作者有话要说:
  在乐乎上连载的时候这篇文题目《隔云端》为统一风格改为《渔歌子》。
  如在乐乎上看见过这篇文的,那也是我。
第2章 第二章
  (二)
  成才坐在桌子边机械的咀嚼着食物,好像做梦一样,昨天他还在五班的草原上看羊粪蛋子玩,今天他已经在老A的基地食堂里吃早饭了。
  旁边二中队副队长秦穆看他恍恍惚惚的样子,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枪王,走什么神儿呢?被三中队之花把魂儿勾走了?进了我们二中队的门可不许再惦记三中队的人啊。”
  “三中队之花?”成才迷茫的重复了一遍这个词,“三中队什么时候有女兵了?”
  “你想哪儿去了,我是说那个老爱捣鼓花花草草的少校,叫吴哲的那个,一看见他你整个人都不对了。”
  “我第一次选训的时候和他一个宿舍,还和一起参加的爱尔纳,我的朋友受伤了,我还没去看过呢,就想找他问问,”成才顿一顿补充到:“就是三中队的许三多,我老乡。”然后成才把头低了低,“别叫我枪王,我要是枪王,老A的兵都该叫枪神啦。”
  “你倒提醒我了,就你的枪法,叫枪王是委屈了,得叫枪神。”秦穆一本正经道:“过度的谦虚就是骄傲啊。”他笑嘻嘻的搭上成才的肩膀“枪神,就先这么叫吧,等晚上欢迎会给你取个平易近人的代号。”
  成才饭也不吃了,抿着嘴有点委屈,耳根红了一片。
  这二茬南瓜真好玩,枪法这么好,却一点不狂,还这么害羞,秦穆风卷残云的吃完饭,拉了成才起身:“走,我带你参观参观去。”
  方旭刚刚收拾了碗筷,一巴掌把秦穆拍到一边去,“想找借口偷懒啊?给我带队训练去,我带成才熟悉熟悉环境。”
  “队长,不用,我是第二次了,我和副队一起去训练。”成才连忙推辞。
  “我有那么可怕么,放轻松,放轻松,二中队和三中队虽说就隔了一栋楼,训练场地都是分开的,我还是得带你看看。”
  成才只能乖乖跟上去,听着方旭的介绍还是有点心不在焉。
  回国之后,临时的参赛小组就解散了,他回他的五班,袁朗他们回他们的老A,他不像许三多那么天真以为参加一次比赛袁朗就能对自己刮目相看,回想起过往种种,袁朗从一开始就对他不满意了,从他抛下伍六一独自跑向终点开始。
  其实就算袁朗勉强接受成才到老A,成才也不愿意去了,成才太过清楚领导的第一印象对一个兵有多重要。
  史今当初为什么招了许三多,没有要成才?只因为成才幼稚的一篇充满了空话套话的演讲。
  只是史今不知道,当时年少的成才,是用十二分的真挚准备了这篇演讲,他无比真切的渴望成为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那不是空话,套话,是真心话。
  对于一个山村里的农家少年,当兵是为数不多的出路之一。
  史今只是一个班长,所以他对成才的影响不算大,正路不通,总还有小道,成才还是靠着门路当了兵,可袁朗不一样,袁朗是成才未来的直属领导,顶头上司,他可以轻易的决定成才的前途,勉强去三中队的结果,不过是期满退役,要想轰轰烈烈在军营里干一辈子,就得提干,上军校,做军官。
  被打回五班,让成才彻底的静下心来想明白了很多事情,袁朗对自己态度的来由是其中之一,自己对于未来的规划也是其中之一。
  那是在收到吴哲的花种之后,成才想起年轻的少校温柔的眼睛和念叨着平常心而翕动的嘴唇,还有那灿烂的两杠一星的肩章,重新拾起了梦想。
  吴哲是第一个除了许三多之外给予成才温情的人,他的善意让成才坚持着拼凑起早已经粉碎的自信心,袁朗,我做人也没你说的那么失败,我还是交到了一个朋友。
  成才一面抓五班的训练,一面买了军校招生考试的参考书,他知道自己被雪藏是因为三连长顾忌现任师侦察营副营长高城,他的第一个连长,所以他得显现出自己的价值,
  他特意给指导员露了一手,终于取得了师里的军事技能比赛的资格,以后勤兵的身份拿了第一,这在红三连是史无前例的荣誉,连长的态度有所转变,慕名而来的挑战者络绎不绝,而成才总是能赢。
  短短半年,五班成了部队绕道都要来的休憩之所,一是后勤保障做的好,来了饭菜管够,更重要的是这里有一个名副其实的枪王,成才和连长争取的结果是一个月一次打靶,一百发子弹,他总是格外珍惜。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