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BL同人 >

(剑三)折戟封寒+番外(上) 作者:潇十二

时间:2021-02-20 10:57 标签: 天作之合 强取豪夺
文案:“我心里刻进了一个人的名字,他已经深深地铸在这里。”“我可能栽在了一个人身上,无论是这把长枪,这条命,这余生,都想给他。”他自藏剑山庄走来,却因遭变故,浴血新生。走过三生路,踏上恶人
  文案:
  “我心里刻进了一个人的名字,他已经深深地铸在这里。”
  “我可能栽在了一个人身上,无论是这把长枪,这条命,这余生,都想给他。”
  他自藏剑山庄走来,却因遭变故,浴血新生。走过三生路,踏上恶人谷,但心中所持的侠义之道从未改变。
  他本是浩气最杰出的少将,杀伐果敢更嫉恶如仇:长空令下,余孽不生,势必踏平恶人谷!
  一次意外的交锋,让他们有了交集,何为善恶,何谓正邪?本该彼此对立,却偏偏被互相吸引。
第001章 
  一入阵营深似海,从此太平是路人。
  此刻靠在暗黑的山壁上,冰冷的硬石硌着叶封的后背,他一手按住左肩上的箭伤,一手拄着重剑极力支撑住身体,方才对这句话体会得更加深刻。
  黑戈壁的风夹杂着粗粝的沙石刮得他脸颊生痛,叶封也顾不得拉起衣领遮挡,他目光坚定地看着风沙中高高飘起蓝色旗帜的营地。
  浩气盟黑戈壁据点。
  那里有他此刻最想得到的珍贵黑晶矿。上次恶人和浩气南屏山一战中,不幸中了埋伏,伤亡惨重,兵器也损耗巨大;浩气士气大振,原本一分为二各自占领据点的黑戈壁,也大半落入浩气的手下,而他们占领的,正是铸造兵器消耗需求最大、黑晶矿分布最密集的西北一带。
  浩气的防卫果然严密,任他这种轻功在谷里属一属二的高手,也没办法悄无声息地潜入查看。
  刚刚他只是先行试探,从浩气营地最不起眼的西南角落地贴入山背,丝毫没有惊动一个卫兵。黑晶矿特有的乌金色泽在月光下闪着奇异的光芒。他小心地记住地形,观察了周围的防卫兵人数,以便日后和恶人的兄弟们从这里研究路线突围进去。
  他伸指轻扣了下矿体,坚硬冰冷的触感还未让他弯起嘴角,一只破空而来的长枪就带着凌厉的风声刺过来,叶封飞快缩手闪躲,玄铁枪头"噌"地一声瞬间没入,晶矿咔嚓一声裂开,力道之大,差点钉穿他的手背。
  叶封来不及回头,因为疾驰的马蹄声倾刻便至。
  他一个迎风回浪就往后躲,马蹄带起的沙土高高扬起,叶封提剑去挡,长枪却在他格挡的空隙被它的主人重新拔起在手,卷了一阵枪风便密不透风地攻击过来。
  好快的枪法,且招招直取要害。
  叶封的轻剑飞快地接招,几乎快得只见残影,只有兵器碰撞的"铮铮"金属声不绝于耳。
  高坐在马背上的那个人显然舞得一手好枪法,且又准又狠。十几个回合下来,叶封已经从进攻转为防守,手里的剑不敢怠慢,还不得不飞快思索怎么脱身。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这边属于浩气盟的营地,用不了多久就会有大批的浩气卫兵听到动静赶过来,到时候就糟了。
  就在这一分神间,那人精准地抓住了他偏头观察的瞬间,一个虚晃绕开叶封的轻剑,尖锐的枪头直抵上他的喉口。
  瞬间,胜负已分。
  逆着大漠上银白的月光,那人冷峻的侧脸轮廓并不能完全看清楚,但是声音低沉却又带着傲骨的戾气:
  "是谁给你的勇气,只身就敢潜入我浩气营地的?"
  叶封虽被制住了要害,却挺直脊背并不打算答话。
  他满脑子只盘桓着一个想法:无论如何也不能被抓住为质,一定要想办法脱身。
  如果无法逃脱,宁可死。
  不能被他捉回去让人认出自己的身份,恶人谷轻功最出色,人称"百里飞燕"的叶封少爷,同时也是一等一的铸剑高手,稀世名剑"一剑封寒"的铸造者。
  电光火石之间,叶封心里便已经有了主意。
  "不说话?想当哑巴?"
  冰冷的枪头又压迫姓地向他喉间抵了半寸,刺痛的感觉当真不好受。
  叶封却闭上眼仰起头,嘴角上扬起一丝悲悯的笑,竟垂下手中的剑,又往前走了一步。
  脖颈上立刻刺出血来。
  马背上的人竟有些微微一滞。一句话不说,败者为寇,寻死得倒是好自觉,倒也算有气节。
  月光下的那张脸,淡然闭目,跟刚刚奋力过招的真是不像同一个人。月华流转,虽生了一副好面容,也是可惜。
  叶封等的就是这一滞。
  隐藏在左手袖下的三枚化血镖飞快甩入马腹。
  一霎那间叶封的时机抓得太准,马儿痛极长嘶,一甩身就跳起来,几欲疯狂地要把马背上的人掀下来。
  叶封趁机抽身,足尖几下轻点,飞快跃上旁边的山壁。
  “找死!”极力在马背上稳住身形的那个人,抽手就搭弓拉弦,对着他的背影发力一箭射过去。
  “噗”箭头没入肉骨的声音带着撕裂的剧痛,但叶封仍然脚下不停地飞快越过山石,不见丝毫停顿。
  如果不是事先伤马受惊,让箭失了准头,叶封知道,这一箭一定会精准的从后背穿裂他的胸膛。
  拉开了距离,且那人无法骑马再追,比轻功的话,他的胜算就不言而喻了。
  后面的人果然没了什么动静,甚至也没再补出第二箭,叶封翻过山壁,便不再动作了。
  现在还不能逃跑赶路。
  一是他还没跑出浩气营地的范围,不确定是否还会撞上什么其他的浩气卫兵。二是这肩膀上的箭伤,实在是痛得无法忽视了。
  此行极其不顺利。虽然少谷主指派给他的任务一向危险,却事关重大,他也从未失手过。这次……叶封收回了目光,咬牙又按紧了流血的肩头,刚刚交手的这个天策,武功的确在他之上。浩气的防守他是知道的,只是什么时候,出了这样一位厉害的少将?
  刚刚要不是耍了点花招偷袭……估计他就要死在这里了。
  至于手段,从选择踏入恶人谷的那一刻开始,叶封就已经知道,为了活下去,他再也做不回那个藏剑山庄里潇洒快意、纵情诗酒的君子少爷了。
  等血止住一点,那边完全没有动静了,叶封才循着山壁,逃离了浩气盟的营地。
  黑戈壁的夜风很凉,秦越安抚好了踏炎受伤躁动的情绪,握着长枪的指骨却泛白的可怕。他看着叶封逃走的方向眼神阴冷,久久终于扯出一抹意味不明的冷笑:“很好,叶封大少爷。”
  吃了他一箭,还能这么矫健的攀上峭壁飞快脱身。
  这么漂亮出色的轻功,除了“百里飞燕”还有谁。
  想起刚刚在月光下与之交手,他的枪竟然抵住了叶封的脖子,真是倍感荣幸。可惜的是,又让他给逃了。“一剑封寒”的叶封,竟然也会使诈,而且……还长了一张那样出色的脸。
  ……有意思。
  秦越眯起眼睛,像发现了猎物的豹,浑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兴奋起来了。
  放虎归山,是为了下次更好地享受捕猎的乐趣。
  这个叶封,他捕定了。
第002章 
  恶人谷,平安客栈内。
  “什么?你再把刚刚遇到的那个人描述一遍?”
  “嘶……轻点。”叶封半袒着肩膀,正让商陆帮他上药,商陆的动作稍微重了点,牵扯到了狰狞撕裂的伤口,疼得他一阵冷汗。
  商陆微微放轻,仔细地继续为他清理伤口,眉宇间的担忧之色忍不住表露出来:“叶封,伤你的人,是秦越。”
  “嗯……我已经猜到了。”叶封心头一动,果然是他。
  “秦越,刚刚从扶风郡调回的少将,就是他带领着浩气接连攻下我们三个据点,金门,枫湖,龙门。……如果飞沙关再掉的话,后果你我都知道的。”商陆为他缠上最后一层纱布,凝重道。
  “我知道……”
  “知道归知道,可是命是你自己的,如果你这次回不来,后果就更严重了。”商陆话锋一转,打断他,“不论现在的情势有多么紧迫,送命不是你的任务。无论是被俘还是死,都是最不值得的结果。既然你能从短短几招中试出他,那么很有可能他也认出了你。秦越那个人,除了骁勇善战,传言中总是阴鸷乖张多一些。你这次在他手下溜走,还伤了他的战马,定是要被他记恨上了。日后你再面对他,恐怕会更加危险。”
  商陆不愧是他多年的好友,寥寥数语间就道尽他的无奈。
  可叶封并没有答话,他往昏暗的窗外望去,一片风雨如晦,仿佛看不到尽头的未来。
  商陆收拾好药罐,顺着他的目光也向外望去,目光却变得悠远起来:“叶封,这样刀口舔血的日子,你过得厌倦吗?如果你没入恶人谷,大概还是以前那个……”
  “没有如果,更不要提以前。”叶封突然不悦地皱了皱眉,他转头看向商陆:“商陆,你也一样。那么我问你,如果找得到清弦,你还愿意再回万花谷吗?”
  “你提清弦做什么?!如果?如果有用的话,我这七年的时间也算有意义了!我不过劝你给自己留条退路罢了!你激我做什么?”商陆突然大失常态,一把揪住叶封的衣领,近乎发狂地咆哮。
  清弦是商陆的禁忌。叶封咬牙忍住肩伤传来的阵痛,忽然勾起嘴角自嘲地笑了:“你看,事到如今,我再跟你讲同样的话,你不是也会生气烦躁吗?”
  商陆一怔。
  “不论好歹,清弦只是失去了踪迹,兴许有一天,你的如果成真,她就回来了。那么你所有的等待都有了意义。”
  “可是我不一样,我在这个世上唯一一个亲人,与我骨血相连的弟弟,他却已经死了。或许你还可以穷尽一生,再等几个七年,我?连如果都没有。从前,我以为离开藏剑为他报仇之后,还能再回去。可惜,这双手上沾的鲜血已经不配再踏入藏剑半步。退路?你觉得我还能回得去吗?”叶封任他揪着衣领继续慢慢地说,那是一种近乎绝望的语调,一字一句,砸在商陆的心头,让他再也说不出任何话来反驳。
  “你……”商陆颓然松手,一时间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
  “师父……你们?”碰巧此时商陆的小徒弟阿菱端了药碗进来,看到屋子里两人的气氛都不太对,正踌躇着要不要进来。
  “没事。”叶封率先站起来,对阿菱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端过药碗试了试温度便一饮而尽,他又轻轻揉了下她的头发,温柔道:“谢谢你,阿菱。”
  “叶封哥哥,你的伤怎么样了?”阿菱仔细观察了下叶封的神色,没见任何不妥,却还是隐约有些担心。
  她看着叶封的眼睛晶晶亮亮的,脸颊绯红,总有些少女的小心思在心里悄悄打旋。
  叶封本就生得极好,对谷里的人又很亲和温柔,小姑娘们都很喜欢他。
  商陆无奈地嗤笑了一声。
  自己亲自带大的小徒弟,却从进屋到现在都没正式看过他一眼。果然任何人在叶封面前一比,就相形失色啊。
  “当然没事。我是谁,你师父又是谁?”叶封眨眼。
  “那就好,阿菱先出去了,不打扰师父和叶封哥哥谈话了!”小姑娘开心地退了出去。
  看他言语之中毫无刚刚发生的不愉快,拐着弯的讨好自己,商陆也相视一笑,悠悠闲闲喝了口茶,却故意丢了个嘲讽给叶封:“我没功夫医你那么多回,自己真的有本事的话,就不要老是回来浪费我的药材。”
  “你知道,我的功夫大半都花在习练轻功和铸剑上了,所以我跑不掉的话,是一定要回来麻烦你的。”叶封理所当然。
  商陆觉得他笑得简直太过灿烂,突然就寻思过来什么似的问:“叶封,你对着秦越的时候,所使的伎俩,不就是美人计吗?我劝你下次见到他,最好不要这么笑,不然我怕他抢你回去当夫人。”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