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GL百合 >

女将军和小福妻+番外 作者:酒小熹(上)

时间:2021-02-20 11:12 标签: 天作之合 强取豪夺
文案沈昭雪是沈家最不受宠的庶女,从小气运差,人人避之。一道圣旨,将她许配给了司马大将军,她连夫君面都没见过,就匆匆拜了堂成了婚。听闻那司马将军,凶神恶煞面目狰狞杀伐果断鸷狠狼戾,奇丑无比。
  文案
  沈昭雪是沈家最不受宠的庶女,从小气运差,人人避之。
  一道圣旨,将她许配给了司马大将军,她连夫君面都没见过,就匆匆拜了堂成了婚。
  听闻那司马将军,凶神恶煞面目狰狞杀伐果断鸷狠狼戾,奇丑无比。
  而全天下只有婚后的沈昭雪见过她的真容,不仅英姿飒爽长了一张盛世美颜还是个女儿身,自此后沈昭雪的气运也好的逆了天。
  某日
  这个自成婚以来便从未同房过的将军召她沐浴
  沈昭雪胆战心惊双手都在颤抖,却在褪下她衣裳的时候吓傻了眼。
  司马云挑了挑眉,将她一把扯入了浴池里,挑起下巴,“本将军是女儿身又如何,夫人没机会后悔了。”说完堵住了她的唇。
  司马云说过:她是我的命,今-ri-你们谁敢带走,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沈昭雪:嫁给你,我不曾后悔。
  女扮男装外冷内热的女将军vs气运逆天的小福妻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宅斗 婚恋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司马云;沈昭雪; ┃ 配角:沈昭安;沈昭平;司马雨溪;苏岫烟;魏雪;叶青; ┃ 其它:GL;酒小熹
第1章 [1]
  京和二十三年二月,先皇驾崩,留下一道遗诏赐婚沈家与司马家。
  同年三月,新皇登基,改国号为京平,第一道圣旨便是执行先帝遗诏。
  偌大的朝堂之上。
  新皇身穿一袭明黄色龙袍正襟危坐,威严之气凛于色,“司马爱卿,沈爱卿,你们两家尽快把这事办了吧,以了我父皇遗愿。”
  司马伯逸当即站了出来,面色不大好。“回陛下,我儿远在边疆守城,已十二年未回京城。”
  “那朕就下旨让他回来。”一句话堵得他无话可说。
  沈岐文的脸色更是难看,思量了许久才拱手作揖,“臣遵旨,谢先皇隆恩,谢陛下圣恩。”
  下朝当日,不少官员前来“祝贺”,沈岐文却是无论如何也提不起笑脸来,人见了便这般说他。
  “人司马家的将军年纪轻轻便身居一品高位,有什么愁眉苦脸垂头丧气的。”
  “怕是嫌弃他们家空有高官之位却清贫吧,百官之中谁人不知司马家....”
  “沈大人家的三个姑娘个个生的貌美如花,不论选哪一个嫁都是便宜了那司马老头,得了个好儿媳。”
  “......”
  沈岐文不愿与之争论,气得甩袖离开。
  “老爷回来了。”只听一声吆喝,坐在大堂内身着一件秋板貂皮外套的妇人站起身来迎了出去,耳坠上的金钩子分外惹眼,处处透露着雍容华贵,是这个家里最气势凌人的女人。
  “老爷。”
  沈岐文板着脸回来,“把女儿们都叫到大堂来。”
  孟香兰愣了下,当即捂嘴,脂粉抹得惨白的脸上露出惊慌之色,“圣上还是下旨了?”
  沈岐文看向她,“这是先帝的遗诏,违抗不得。”
  一下子整个沈家大院都乱成了一锅粥,“二小姐呢,老爷叫她去大堂,快把二小姐找回来。”
  “大小姐,大小姐,老爷让你去大堂...”一个小厮气喘吁吁地来宣。
  “三小姐,您在吗?”小厮害怕地不敢踏进这个别院,只敢隔着老远呼唤,他们家的三小姐是出了名的瘟神,谁靠近她谁倒霉,百试百灵。
  这时一个鹅黄色倩影闪了出来,“我家小姐在休息,怎么啦?”说话的这人是丫鬟瑞秋。
  “老爷下朝回来了,紧急宣各位小姐去大堂一趟。”小厮扶着墙道。
  “我知道了,我会禀报的,你走吧。”瑞秋说完转身,不禁嘀咕了一句,“一个个都是怕死鬼,我家小姐有那么可怕嘛。”刚这样想着便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在台阶上,缓了好一会瑞秋才爬起身来跑进去。
  珠帘之后,一个女子斜躺在软榻上半阖着眼,皮肤如白雪,小巧精致的鼻尖上有一颗小小的痣,脸小到只有巴掌大,五官却精致如画中仙,山茶色的锻绸袍子平淡无奇寓意着主人淡然不争不抢的姓格。
  “小姐,刚有小厮来报,说是老爷让你去一趟前院大堂。”
  沈昭雪睁开眼来,“瑞秋,现在是何时?”
  “回小姐,已经午时了。”
  “我睡了这么久么。”沈昭雪缓缓坐起身来,瑞秋赶紧上前去扶了一把。
  “小姐,我看这次老爷一定是要说和司马家的婚事,那司马将军传闻是个凶神恶煞其丑无比的人,小姐你可千万不要嫁给他啊。”瑞秋担忧。
  沈昭雪淡然一笑,“瑞秋,嫁与不嫁本就不是我一人能定夺的事情,我娘亲去得早,在这个家里更是没有什么话语权了。”言语之间十五岁的女孩眸底染上了不属于她这个年纪该有的成熟与深沉。
  “可是小姐,毕竟是婚姻大事,你一定要据理力争啊!”
  “我们早些过去吧,晚了该让爹数落了。”
  瑞秋点头,忙给她拿来了一件披风,三月天京城里正值风大的时候,小姐的别院又偏远的很,到前院大堂还有一段长路。
  她有时候很不明白,同样都是老爷的女儿,为什么就不能一视同仁呢,她家小姐受的苦和欺负那都多得指头数不过来了。
  “要我说,干脆就把沈昭雪那个扫把星嫁到司马家得了,说不定咱沈家能时来运转呢。”孟香兰坐在沈岐文的一侧,给他出主意。
  沈岐文面目严峻,“这事,还是等女儿们来了再论吧。”
  “二小姐回来了。”
  “爹,娘!”一个古灵精怪的女孩跳了进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红香羊皮小靴,是京城今年最好最贵的鞋匠亲手打制的,惹眼高调,就和她娘亲一样,是这个家里尊贵的人之一,沈家嫡女沈昭安。
  “你看你,没大没小的,快到娘这里来。”孟香兰的宝贝女儿。
  沈昭安走过去倚靠在了孟香兰身上,显摆起自己脚上的鞋来,“怎么样,上午刚去取回来的,师傅做了小半月呢,好看吗?”
  “好看好看。”
  沈岐文咳嗽了一声,“又乱花钱了吧,多跟你大姐三妹学学。”
  “哼。”沈昭安用鼻子哼了一声,“跟她们有什么好学的啊,沈昭雪那个倒霉鬼,还有大姐,平日里总一副无公害对谁都好的模样,就属她最有心计了!”
  话音刚落,沈昭安口中的这个大姐沈昭平便出现了,一并的还有她的娘亲也是就沈家的二房侧室王夫人。
  气氛略微有些尴尬,沈昭安倒也是脾气好,或者说她懂得分寸,不该发脾气的场合合适的控制自己。
  “妹妹,爹,主母好。”沈昭安垂头作揖。
  沈岐文张望了望,“昭雪还没来吗?”
  “兴许是怕了躲在偏院故意不来的吧。”孟香兰悠悠飘来一句。
  “三妹别院地处偏远,过来需要一段距离,晚了也能谅解。”沈昭平说。
  “是啊,我们再等等吧。”王夫人跟着说。
  孟香兰不爽地翻白眼,最看不惯她们母女俩在老爷跟前一唱一和了,完全不把她这个正房放在眼里了。
  沈昭雪是最后一个到场的,作揖打完招呼后找了个最偏僻的位置坐下了,因为她从小就衰大家都不太敢靠近和接触她,这个位置常年累月也成了家族回忆她的专座,沈昭雪已经习惯了。
  “既然已经到齐,那老夫就要说说正事了,想必你们也都能猜到,上月先皇崩殂留下了一道遗诏,是让沈家与司马家两家结好,因为举国哀悼延迟至今,先皇登基着手办的第一件事就是遵从先皇的遗诏,为父遵从你们的意愿,现在你们可以各自发表意见。”
  话音落下,沈昭安第一个说话,“反正我不要嫁到司马家,一家都是习武的莽夫就算了,那个司马云又没钱又长得丑,我可不要去受那个罪。”说完嘟起嘴巴来双手抱着胳膊,气势汹汹极了。
  孟香兰赶紧小声安慰宝贝女儿,“娘是不会让你嫁的,放心放心。”
  沈昭平笑了笑,隐藏着一丝讽刺。“妹妹又没有见过司马将军,怎敢说出这番言论。”
  “全京城大家都这么说,杀人如麻简直太可怕了。”沈昭安可怜兮兮地紧紧依偎着自己的娘亲身边,撒尽了娇。
  “昭雪呢?”沈岐文看了过去,这个小女儿一直没有出声。
  “昭雪...昭雪听爹的安排。”沈昭雪微微垂头作答。
  沈昭安喜极了抱着娘亲的胳膊小声道,“你看,还有傻子呢。”
  孟香兰拍拍她让她不要说话,好好看戏。
  沈昭平正要发声,却被王夫人一把拉住,在她耳旁悄声道,“听话,不要...”
  沈昭平没办法只好忍耐住了。
  沈岐文环视了一周,又问了一遍,“昭平和昭安都没有意见的话,那就定昭雪了。”其实这才是最满意的答卷,也本该如此,就连沈岐文这个一家之主都这般认为,他向来与司马伯逸那个家伙不交好,这次配婚也是圣旨驱使被迫无奈,还好昭雪这孩子懂事,主动站了出来替他分忧。
  会议散后。
  沈昭平终于把心里憋得话说了出来,“娘,你方才为何要拦着我说话?”
  王夫人拉着女儿的手道,“我不会让你嫁给司马家,就连孟香兰都懂这个理儿,娘又何不懂呢。”
  “可是娘,司马将军就算再坏被世人说得再不好,他也是一品驻防将军啊,咱爹也只是个三品都御使,等女儿嫁给他您以后在这个家也多多少少能抬得起头来。”沈昭平心底不平。
  王夫人握了握女儿的手,“昭平,很多事情你不懂,娘跟你一时半会道不清,总之你爹在朝中和司马伯逸是对立的两个派别...相信娘,以后还会有更好的世家公子出现的。”
  沈昭平撇了下嘴,“我知道了。”
  沈昭雪出来的时候,瑞秋正在外面候着,“小姐,怎么样?”
  她没有说话而是用眼神告诉了她答案,瑞秋的脸马上便拉了下来,“小姐.....”
  沈昭雪浅笑,“没事的,就是嫁人而已,又不是去赴死。”
  “可是这跟跳进火坑里有什么区别!京城里的人光是提到司马云的名号都要退避三分,小姐你要三思啊。”
  “瑞秋,你要知道,这件事情我没得选择。”沈昭雪认真地看着她,说罢扭过脸去,抬手抚了抚身旁花池里的常青藤,“就像它,生于斯,长于斯,却没有半点掌控自身命运的能力。”
  沈昭雪深知,这次家庭会谈不过是走个过场罢了,毕竟如果是好事,怎会轮得着她,只有人人避之的东西大家才会想起她,就算她今日拒绝了,爹也会想办法把她嫁给司马家。
  瑞秋心疼死了,拉着沈昭雪的手道,“小姐,无论你去哪里,瑞秋都会在你身边的,以后,以后要是那个司马云欺负你,瑞秋就跟他拼命!”
  沈昭雪轻拍了拍她的手,“小傻子。”
  边外。
  黄沙漫天,方圆百里寸草不生,这里是距离京城最远的地方,司马云的队伍就在这里安营扎寨。
  “报!是京城来的八百里加急。”
  一个梳着高马尾英姿飒爽的女子接了下来,“给我,我去拿给将军。”说罢看向一旁的男子问,“已经好久没收到京城来信了,你猜里面会是什么内容?”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