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全本小说在线免费分享阅读
书包网
当前位置:主页 > GL百合 >

妖精打架[快穿] 作者:豆浆蘸油条(10)

时间:2021-02-20 11:12 标签: 天作之合 强取豪夺
整个人像是被摁下暂停键,一动不动的僵硬在门边。 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是听到了什么,颇为无措的眨眨眼,心底突兀泛起密密麻麻的疼痛,不明显却绵延。 不信邪一般,她又道:你在干吗? 语气是抖得,充满了不信任,以及
  整个人像是被摁下暂停键,一动不动的僵硬在门边。
  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是听到了什么,颇为无措的眨眨眼,心底突兀泛起密密麻麻的疼痛,不明显却绵延。
  不信邪一般,她又道:“你在干吗?”
  语气是抖得,充满了不信任,以及一点点的期待,期待她刚刚听到的是假的。
  黑长直给她开门:“你咋来了,我不小心磕到了,给自己涂药呢。”
  千宝宝:“……”妈的,老子就是大傻逼!她怎么会想到那种地方?实在太不可思议了,脑子仿佛秀逗了。
  “进来吧。”黑长直衣裳半脱,露出半边肩膀,上面青了一块在白皙的肌肤上看着犹为渗人。
  “我帮你吧?”千宝宝已经拿过她手里的药膏给她涂抹。
  黑长直笑呵呵道:“啧——还可以跟个小媳妇儿似得?真贤惠。”
  “闭嘴吧你!”千宝宝给她涂完药,顺便说了梦中那个女人的事。
  黑长直把衣服穿好,当机立断道:“走,去看看郑家还在不在?”
  “你的肩膀?”千宝宝怕她疼也忍着,今晚想劝她休息。
  黑长直把衣服套上,不在意道:“我没事,走吧,对了把白西装带上,有个出力的咱俩也方便。”
  真不是她坑人,想想啊,她们两个弱质女流肩不能抗手不能提,可不得有个男人来做苦力。
  白西装得知自己要和她俩一起去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黑长直就把这里拿来当说辞,白西装在心里暗骂她不要脸,就她这个样子还弱质女流?简直天下最搞笑的笑话!
  白西装的反驳被暴力镇压,百般无奈的和她俩出去。
  不止一次的心里哀怨,自己怎么会遇到这两个魔鬼,这次回家一定要烧高香,下次绝对不想再遇到他们。
  原来的郑家已经没有。
  反而是一座千宝宝梦里的庄园出现在这,也是一样的干净整洁。
  三人一起走进去,客厅的墙壁上挂着一副全家福,是一家三口,其中最年轻的那个女人和千宝宝梦中的一模一样。
  她们分头寻找线索,各自离开大厅,谁都没注意到那副全家福上的女人,在他们离开后嘴角又向上勾了一勾,是个笑模样。
  庄园很大,等他们全都找完已经是三个小时以后的事了,再次聚集在客厅中,只有白西装在找到几个女人的照片,是和白桥镇景点的合照。
  千宝宝发现,这个女人所有的照片也都是在白天,在女人的世界里好像从来没有黑夜的出现。
  于是她把这个和另外两人说了。
  黑长直皱眉道:“这个太牵强了,不能算是理由,而且民国那个时期本来就很少可以晚上拍照。”
  白西装一拍大腿,恍然大悟道……                        
作者有话要说:  蓝瘦香菇,求收藏……
  ☆、白桥镇012
  “会不会这个民国时期就是没有夜晚的?你看她的世界一直没出现夜晚,我觉得很有可能的!”
  白西装絮絮叨叨,说的特别肯定,好像他在这个时代亲身经历过一样。
  黑长直朝天翻个白眼,无奈道:“你给我闭嘴吧!我让你来是出力的不是出智商的,可别丢人现眼了!”
  白西装:“……”尼玛!老子也太委屈了吧,什么人嘛。
  黑长直又道:“你确定吗?真的一点关于夜晚的东西都没有?他这里一切都是仿照游戏人物建造的时代,所以一切都会和那个人物所在的时候一模一样。”
  “我确定,我在梦中梦到的那个女人,无论是什么场景,都是白天,就连黄昏傍晚的时候都没有。”
  千宝宝皱眉:“这代表什么?还有郑家为什么会突然消失?现在我们知道了八月九号这个日期的重要姓,那么,八月九号这天为什么有夜晚呢?”
  “咱们现在不就是在八月九号的夜晚吗?别告诉我你们没发现自从咱们进入游戏后,每个夜晚都是八月九号这个时间?”
  黑长直眨巴眨巴眼:“……我能说,我真没发现吗?”
  进入游戏后,她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千宝宝身上,哪有时间去在意那么多。
  千宝宝翻个白眼给她。
  她一直认为黑长直是谨慎又理智的人,现在看来这个推测并不准确。
  白西装看她俩眉目传情,完全把自己当成透明人,忍不住道:“你们俩是看不见我吗?能别调情吗?”
  黑长直反手锤他一下:“闭嘴没人把你当哑巴!”
  白西装:“……”我特妈就是地里那颗最可怜的小白菜!
  我这是图什么啊!妈妈啊,我在也不要遇到这两个混蛋了!
  千宝宝瞥他一眼,颇为怜爱的摸摸他的脑袋,道:“这孩子本来就傻,你可别给越打越傻,下次不许打脑袋了。”
  “行吧,下次打身上,肉多。”黑长直很认真的思考一下,然后回道。
  白西装:“……”老子上辈子到底欠你俩什么啊啊啊!
  “小心!”黑长直一把拽过千宝宝,顺便把白西装踹到一边去,使得俩人躲过一次背后突袭的黑雾。
  原来,就在白西装自怜自艾的时候,他背后突然出现一堆黑雾,带着森寒的冷光,朝几人攻击过来。
  黑长直反应迅速,一手拽一个,躲开。
  黑雾攻击失败,又凝聚成一团更大的黑雾攻击过来,它把黑长直和千宝宝冲散,然后黑雾分解成两团,分开攻击。
  黑长直对付这些错错有余,毕竟是修炼好几千年的老妖怪,对付这些东西完全是杀鸡焉用牛刀的节奏。
  倒是可怜了千宝宝,被攻击的左躲右藏,压根没办法反过来攻击。
  黑长直这边自顾不暇,只好吼道:“宝宝去抓白西装,拿他当肉盾!”
  听到这句话的白西装心里一万匹草泥马疯狂奔过
  “……”尼玛老子不仅要做苦力,还得给你们做肉盾!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
  千宝宝躲闪灵敏,闻言,立刻跑到白西装跟前。
  她再灵敏到底也是人类,在躲闪过程中肩膀被黑雾打伤,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声音之大,整个镇子都颤三颤。
  千宝宝立刻抓住白西装,把人往前一甩,自己暂时逃过一劫。
  给黑长直听到千宝宝声音,愣了一瞬,然后瞬间大开杀戒,整片黑雾都被她裹在一起,手中刀乍然出鞘。
  好似有灵姓一般,直接对黑雾一阵凌迟,若不是到不得已的时刻,她绝不会用手中刀因为这刀一出鞘她就控制不住。
  现在就是这种情况,手中刀凌迟黑雾之后就把刀尖对准她们,一副也打算把她们凌迟的模样。
  “……你这刀?有点坑啊。”千宝宝本就有伤,躲避手中刀就废力一些。
  黑长直惭愧,擦擦虚无的冷汗:“那个啥,没告诉你们,这刀不是我的武器所以我控制不住……”
  “不是你的你用!”千宝宝又一次狼狈的躲开手中刀,朝她吼道。
  也不知道为什么手中刀就追着她,这让千宝宝不禁疑惑自己啥时候这么得冷兵器的喜欢了,她咋不知道。
  千宝宝的肩伤使得她踉跄一下,跌倒在地手中刀快速飞到她面前。
  就在千宝宝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手中刀停下了,刀尖有灵似的,朝她弯下点在她的鼻尖,好像在表示友好。
  “这是什么情况?”千宝宝小声问,生怕惊动手中刀。
  黑长直看到这眼中闪过一抹笑意,和她想的一样,手中刀一生认一主除非主人死,否则契约永远都在。
  而这把手中刀的契约主就是千宝宝。
  闻言她道:“我也不清楚,也许它喜欢你把?毕竟我不是这刀的主人,这把刀是我捡的要不你试着控制它一下?”
  “你开什么玩笑,万一它暴起怎么办?”
  话虽这么说,可是千宝宝还是伸手小心翼翼的去握住刀柄。
  手中刀被她握住,瞬间杀意散尽,颇为乖巧的蹭了蹭她的手腕。
  这是个示好的动作,代表它不会伤害这个人,千宝宝握住刀柄那一瞬,好像有电流从手掌流进心里。
  她僵住,没办法动,眼睁睁看着眼前的一切尽散,然后她进入一个白色的虚无空间,入眼便是无边无际的白。
  在这片白色中,她看到一弯溪水,以及郁郁葱葱的高山。
  有个女子背对着她坐在溪边,一身纱白罗裙飘逸,她露出匀称莹白的小腿以及腿上大片的伤疤,把脚放进溪水里。
  仿佛感觉到有人注视,她回头,千宝宝瞬间僵硬,眼睛死死盯着她。
  这个女人有和千宝宝一样的容貌,风情万种孤傲难驯,如忘川的火红的彼岸花,如青丘粉嫩的桃花,让人移不开眼睛。
  她起身,赤着足,蹭蹭纱裙落下,遮住莹白有伤疤的腿,一步步朝千宝宝走来。
  她在千宝宝身前站定,嘴角微微勾起,顾盼神飞:“你是谁?为何回来北巅仙境,你与我好生相似,可否是与我有渊源?”
  “我……”千宝宝喉间攒动,有些说不出话来,她绝对不会相信,跨越千万年时空,会有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这是巧合,不可能的,没有这种巧合。
  “不想说?没关系,我有些记忆不太清楚,也无法同你说什么,既然你能来到这里一次也定然会有下一次,所以期待你下来到来我可以同你说些什么。”
  她手腕一转,一把凛然森寒的弯刀便出现在她手掌中。
  “这是手中刀,她与我签订契约,只要我不死便永远是她的主人,就让她送你回到你该回的地方吧。”
  手中刀有灵,一阵白雾闪过,她回到旧旅馆,睁开眼就看到守在床前的黑长直。
  “你怎么样?有没有事?”黑长直急切道,眼里的关心没办法作伪。
  天知道她刚刚有多害怕,使出手中刀的确是为了刺激千宝宝的记忆,可是她不想千宝宝因为手中刀出事。
  还好没事,如果出现什么意外,她真的会自责死的。
  千宝宝摇摇头,想问那个女人的事,可是仔细一想还是决定先不问。
  说实话她并不信任黑长直,这个人秘密太多,太过莫测,所以她没办法信任。
  那个女人的事,只能她自己慢慢琢磨,还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我没事,咱们怎么回来了?天都亮了,看来我昏倒好久了。”
  黑长直放下心:“可不是嘛,都吓死我了,反正查不出什么就回来了。一会出去问问镇民吧。”
  千宝宝同意。
  俩人收拾一番,一起出门,恰巧碰到旧旅馆老板娘出来倒垃圾。
  她们住旧旅馆这么长时间,很少可以看到老板娘,她好像不在这里一样,存在感低到让人遗忘。
  千宝宝打招呼道:“老板娘早上好啊,吃了没?我们正要出去吃呢。”
  老板娘没笑,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然后缓慢开口道:“你已经死了……”
  “!!?”千宝宝大惊,还没来得及问什么,黑长直已经上前一步,单手提起老板娘,看得出很生气。
  “在比比一句,老子直接让你归死,我看你才死了呢!”黑长直的手越收越紧,真的有要掐死她的模样。
  千宝宝赶紧把人拉开:“别生气别生气,和死人计较什么。”
(书包网: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