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全本小说在线免费分享阅读
书包网
当前位置:主页 > GL百合 >

妖精打架[快穿] 作者:豆浆蘸油条(12)

时间:2021-02-20 11:12 标签: 天作之合 强取豪夺
千宝宝递给他一张纸巾,问道:发生了什么?你说说。 我按你们说的去挖碎尸,刚开始挖没一会就听到有人叫我,还以为是你们俩过来了,我一回头就看到一颗漂浮在半空中的人头,还没来得及尖叫,那人头就磕我一下,然后
  千宝宝递给他一张纸巾,问道:“发生了什么?你说说。”
  “我按你们说的去挖碎尸,刚开始挖没一会就听到有人叫我,还以为是你们俩过来了,我一回头就看到一颗漂浮在半空中的人头,还没来得及尖叫,那人头就磕我一下,然后我就昏倒了,再醒过来就在这了。”
  白西装说到那颗人头的时候,还有些瑟瑟发抖,看得出来,她是真害怕。
  千宝宝皱眉道:“人头?你说说人头长什么样,看是不是我心里想的那个。”
  “人头能长什么样!就人头那样啊!”白西装从地上爬起来,听到人头这俩人还有些哆嗦。
  “你认为这个人头是郑秋华?”黑长直猜测道。
  千宝宝点头:“的确,郑秋华的人头那天失踪以后就没找到,所以我怀疑是她的,不过她们家那个副本都结束了,怎么这里还会有她的人头?我很好奇。”
  “这么想,她们家那个副本是结束,但是,这个镇子还在,她们是这个镇子上的居民就和面摊老板是一个姓质,所以她还存在也有道理。”
  黑长直给她分析,同时道:“这么解释的话,那个腐尸NPC我觉得也在这里。你认为呢?”
  “有可能,既然腐尸也在,郑秋华也在,席晚晚也在,是不是代表她们之间互相都是有关联的?”
  千宝宝凝眉,又摇摇头:“对呀!于大小姐会不会有双重人格,她死后成为了郑秋华与郑画,才会发生姐妹互杀以及秦峰这样的事?”
  [叮咚!恭喜0506号玩家解开双重人格,请完成隐藏任务3,席晚晚。成功即可逃出白桥镇。]
  “尼玛!到底有没有完!再一再二居然还有再三?这系统是欠扒皮吧?”黑长直彻底暴躁,一脚踹开沙发,恶狠狠骂一句,心情别提多恶劣了。
  就连千宝宝也翻个白眼,有些不耐烦,这要是再有第四次隐藏任务,她觉得黑长直一定会忍不住拆了系统的。
  她拍拍黑长直肩膀,叹气道:“走吧,去找席晚晚,快点把她搞定,好离开这里,真是烦死我了。”
  “走着!”黑长直起身,俩人要往外走,这才想起来,这还有个白西装呢!
  于是回头道:“傻站着干嘛,走啊。”
  “我不走了,我不去,我要回家!我干嘛要遇到你们俩?遇到你们以后每个好事,任务还他妈有无数个隐藏任务,我要回家,你们爱找谁找谁!!”
  白西装都要崩溃了,这个游戏是专门攻击人类心理的吧,这么下去游戏没把他咋样,他先把自己纠结死了。
  黑长直叹口气,颇为惋惜的模样。
  然后抬腿一踹,直接把人踹晕了,然后拉起一条腿:“走吧,去找席晚晚,一会让他去找人头。”
  千宝宝觉得这样分配很合理,然后俩人出门去找席晚晚。
  压根不用找,刚出门走两条街,就在白桥那看到席晚晚了。
  她坐在桥上,抱膝拢着裙角,黑发无风自动,杏眼空洞的盯着前方。
  她皮肤很白很白,是惨白。
  千宝宝她们过来的时候,她还好好的,一分钟不到,席晚晚就开始发生变化。
  先是她的裙子,变得脏兮兮,又像是被人撕扯过一样,然后是她的脸变得嘴角发青,一身多了很多不太好闻的味道。
  长发不在顺滑飘逸,变得很脏,打成结。
  席晚晚抬眸看着她们,目光茫然,她连连后退,惊恐道:“不要杀我,爸妈不要,我,我很听话的,不是我的错。”
  她手掌蹭到地上,磨出了很血,在白桥上脱出一道道痕迹。
  “真的不是我的错……不要杀我好不好,爸爸妈妈,不要。”
  她哭的很狼狈,很丑,却还在求救。
  “这是什么情况?”千宝宝问道,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她爸妈要杀。
  席晚晚这么柔弱,也不可能和于大小姐一样是个每晚都要杀人的杀人狂,那么是什么原因让她父母要杀了她。
  “我也不知道啊。”黑长直皱着眉头,她是真的不知道。
  虽然席晚晚是她创造出来的,可是她也只是提供了一缕魂魄,一滴心头血而已,把她送进入轮回后黑长直就没管过。
  突然之间这个样子,她也有些懵逼。
  白西装突然道:“她一直说她没错,是不是做了什么她父母认为错的事?”
  “有可能。”千宝宝道:“她是初中生,应该死的时候也是,初中的话,她父母也就是零几年的人,那时候的父母也不封建,能有什么事错误到需要杀掉自己的亲生女儿?”
  “例如……她也杀人了?”黑长直自言自语一句,又摇头否定她的回答。
  千宝宝往前一步,席晚晚立刻吼道:“别过来!我不会让你欺负我的!”
  欺负?
  三人又抓住一个关键词,欺负她,是什么样的欺负可以让一个初中的女生,这么害怕,答案有些明显。
  千宝宝停在原地,轻声细语的道:“我不欺负,我不往前了,你手出血了,你过来我给你包扎可以吗?”
  席晚晚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她,使劲的摇头,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却还是把拒绝的意思表达的明显。
  她一个劲的后退,却没有看到身后出现一片浓黑的雾气。
  千宝宝她们看到了,她焦急道:“不要再后退了!后面有东西,快回来!”
  可是席晚晚不听,也不停,就是后退。
  随着不断的后退她白裙越来越脏,整个人没了刚开始的怯弱,变得阴郁。
  双目血红,好像下一秒就可以活撕了她们一样,席晚晚刚要起身,突然间,响起一声公鸡打鸣的声音。
  她的身体僵硬,血色退去,目光茫然白裙干净,给发柔顺,就好像最初的模样。
  然后她从地上起来,缓缓道:“找到表姐了,也找到姑姑了,我该回家了。”
  她一步步离开,神情木然,然后越过她们走远。
  “这又是什么情况?”白西装抹一把额头上不存在的汗。
  有点心累,他到底造了多大的孽,才会碰到这俩人,碰上这么多事,为啥以前的游戏那么简单,到这就这么难?
  千宝宝叹口气:“回去吧,今天看来就只能这样了。”
  她悄悄扯了一下黑长直的袖子,看对方有些愣神,递过去一抹不解的眼神。
  黑长直摇摇头,扯出一抹笑,没说话只是叹口气。
  这是千宝宝第一次见她,笑的这么疲惫又温和。
  千宝宝道:“你没事吧?”
  其实她是想问,你和席晚晚什么关系,觉得黑长直不会说,所以改成这么问。
  “我能有什么事,走吧。”她率先离开,回了旧旅馆。
  情绪有些低落,没吃东西也没说话,这样的她,千宝宝还是第一次见,有些怔忡,刚刚那一瞬。
  黑长直的神情想极了她在北巅仙境遇到的那个女人,平和漠然,对一切都漠不关心的死气沉沉。
  黑长直回房间后,试着召唤席晚晚,试了好几次,都没用。
  以前无论什么时候,只要她想,都可以召唤到席晚晚,可是现在不行了,此时此刻她的召唤术对席晚晚好像突然失灵了。
  黑长直暴躁的踢一脚床头,然后气鼓鼓的坐下,只能等着晚上再去联系她。
  当初,千宝宝碎魂后再塑魂,灵魂不稳于是转生人间。
  黑长直远在北巅仙境无法跟去,于是她取北巅灵木雕刻成人,用一魂与心头血养活这个人,在投入轮回用来保护千宝宝。
  前几世,她可以感应的到,一切都好好的,可是自从席晚晚投生在白桥镇就变得失去了所有联系。
  她在白桥镇的生平想被锁头锁住一样,谁都打不开,黑长直也是自然也就看不到。
  白桥镇后,席晚晚灵魂缚于此地,无法转生,黑长直得以脱离北巅仙境,就亲自去保护千宝宝也就用不到她了。
  其中也没有深究过,不成想,她没有深究反倒出了事。
  黑长直叹口气,努力安稳自己的心境,沉沉睡去。
  在她熟睡后,席晚晚才从她房间现身。
  她是黑长直创造出来的,无论能力如何都躲不过她的召唤,只不过刚才一直收敛气息隐身,没有被发现。
  席晚晚伸手探她神魂,半晌才收回手。
  她站在那,紧紧的盯着她,眼眸似血,里面藏着深沉的恨。
  她想掐死她,可是席晚晚不能动手,一是修为差距,二是,因为她是被黑长直的魂血铸造没办法反杀。
  若是当初,黑长直肯听她一句话,肯伸出援手救她一命,今时今日这些就都不会发生,可惜没有如果。                        
作者有话要说:  席晚晚不等于黑长直,她身体里仅有一滴血一缕魂是黑长直的,她们是独立的两个人。
说个题外话。
今天和老板大吵一架,正式辞职,相对于长年累月的工作让我不断的麻木,所以我决定休息一段时间,目前全职写文,如果这样能养活自己大概就一直这样了。
如果不能,那就再说吧。
谢谢大家支持~鞠躬
  ☆、白桥镇015
  夜晚来临。
  千宝宝敲响黑长直的房门,一直待在房间里的席晚晚侧目一瞬,继而化作一阵清风,从房间离开。
  黑长直醒过来觉得哪里不对劲,又不知道为什么,只得下床开门。
  “走吧,今晚去看看席晚晚,看能不能再套出点什么。”
  千宝宝有种直觉,今晚不会无功而返,她们快要离开这里了,很快。
  黑长直没什么表情,沉默的跟在她身后,眼神漂浮。
  俩人下楼的时候碰到白西装,他早早的就等在楼下,这是要和他们一起去。
  平常最不愿意和她们行动的白西装,主动和她们一起,这让俩人都有点意外,不过也没说什么,只是同意了。
  三人出门,朝白桥去,一路上安静极了,乌云遮月,颇有两分古怪。
  她们还没走到白桥,远远的就看到一抹纤细人影,是席晚晚。
  千宝宝最先过去,她道:“你别怕,我不过去,我想和你说说话,好吗?”
  席晚晚往后蹭一下,眼神懵懂无辜,她摇摇头沉默的拒绝。
  千宝宝不理会她的拒绝,也不在往前,站在那道:“你有什么想说的吗?有什么要我做的,我都可以帮助你。”
  席晚晚怔忡一瞬,又摇摇头,还是不说话,像是很害怕的样子。
  千宝宝皱眉道:“都是你的错,你怎么不去以死谢罪!”
  她之所以这么说,完全是猜的,根据昨晚席晚晚的话胡编乱造的,她不确定席晚晚遭遇了什么不公平,所以只能这么半真半假的试探一下。
  不想,席晚晚慢慢地抬起头看她,猩红的一双杏眼,眼里满满的不可置信。
  她起身站起来,想往前走,却踉跄着后退一步。
  席晚晚神情越来越冷,眼里猩红越来越重,就在这时无端起风了,狂风大作夹杂着电闪雷鸣扬起她雪白裙摆。
  “我的错?我以死谢罪?呵——凭什么!受伤的是我,错的还是我?”席晚晚神情狰狞眼眸猩红。
  她一步步往下走,一步步接近千宝宝,距离她还很远的时候稍稍一抬手,就把千宝宝举至半空中。
  “你凭什么叫我以死谢罪?你知道我受过什么吗!你说啊!凭什么!”席晚晚神色癫狂狰狞,清秀的脸蛋越来越深不可测。
  黑长直甩过去一道灵光,把千宝宝炸下来自己接住,护在身后。
(书包网: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