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全本小说在线免费分享阅读
书包网
当前位置:主页 > GL百合 >

妖精打架[快穿] 作者:豆浆蘸油条(6)

时间:2021-02-20 11:12 标签: 天作之合 强取豪夺
黑长直拍拍她得肩膀:淡定,以后你会发现系统特别坑,习惯就好。 千宝宝:呵呵,您老这是习惯了多久。 黑长直再度转移话题:我们再去看看日记,我总觉得咱们忽略了很多东西。 走吧。 俩人下楼,出了房门,谁都没注意到
  黑长直拍拍她得肩膀:“淡定,以后你会发现系统特别坑,习惯就好。”
  千宝宝:“……”呵呵,您老这是习惯了多久。
  黑长直再度转移话题:“我们再去看看日记,我总觉得咱们忽略了很多东西。”
  “走吧。”
  俩人下楼,出了房门,谁都没注意到刚刚空无一人的房间,突然多出一层血雾,血雾中隐约有个女人的身影,朦朦胧胧贱人看不真切。
  再次从抽屉里拿出日记,俩人仔仔细细的看一遍,可是内容和昨晚看的一模一样,也没什么其他东西。
  “破副本,真CAO蛋。”黑长直暗骂一句,有些暴躁的揉揉自己头发。
  千宝宝窝在沙发里,百般无聊的来回翻看日记本,她没有表现出任何不耐烦,就是一遍遍的翻看。
  突然,千宝宝翻动日记本的手停下,拿过相册翻到里面八月九号那天,她皱着眉,道:“你看这个,这也是秦峰?有没有觉得不对劲。”
  黑长直过去看。
  她指着的那张照片,是秦峰和郑秋华单独的合照,地点是白桥镇的白桥上。
  郑秋华依偎在秦峰怀里,笑的温柔,眼里充满爱意,而秦峰抱着她,看向镜头,眼睛里丝毫情绪都没有,冷冰冰的。
  其他的照片里,秦峰都是儒雅温和的,眼神温和带笑,装的特别像个好人。
  而这一张,坏的特别彻底,就好像任何人对他都不过是玩物罢了,他的眼神特别不屑蔑视一切。
  千宝宝又把相册翻一遍:“只有这一张是八月九号的,八月九号这个日子,会不会有什么特殊意义?”
  “一定有,该不会是她们的祭日吧?”黑长直道。
  现在看来这个也很我有可能,因为是祭日所以反复出现,几乎每一条重要线索都和八月九号脱不了干系。
  千宝宝道:“我们问问镇民,他们应该会知道,正好天亮了,走吧。”
  黑长直伸个懒腰:“你怎么也越来越急姓子了,我记得你刚来的时候不这样呀,你可别和我学,不管你怎么为我改变我都不会喜欢你的,死了这条心吧。”
  “……你开心就好。”千宝宝已经完全不想吐槽了,爱咋咋地吧怎么想都无所畏惧,谁让她爱脑补。
  俩人出了郑家,外面是熙熙攘攘的街道,人来人往,特别的真实。
  千宝宝看一会,突然道:“你说,这里是真还是假?”
  “真亦假时假亦真。”黑长直拉过她的手,握在手心里:“走吧,我们现在在这里,这里便是真的。”
  她笑笑,没在说话,也没有挣脱开黑长直的手,这回可不是她某人的便宜呀。
  ☆、白桥镇07
  07
  俩人顺着大街,溜溜达达的往回走,又在街角的面摊儿看到席晚晚了。
  千宝宝扯住黑长直,朝席晚晚那里看一眼,道:“走啊,过去打个招呼?”
  黑长直明白她什么意思,自然没有意见,俩人就直奔席晚晚过去。
  在桌子两边,两人一边坐一个,把席晚晚夹在中间。
  千宝宝笑眯眯的和她打招呼:“嗨,小妹妹好呀,又见面了。”
  席晚晚拿筷子的手一顿,缓慢的冲她点下头,乖巧的笑着:“姐姐好。”
  仔细看,不难发现,席晚晚笑的特别假,就好像画上去的一样,仿佛一丝一毫都被尺子精准测量过。
  她看起来对千宝宝并不喜欢,也不合她搭话,就自顾自的吃东西。
  千宝宝也不介意,只是淡淡道:“你姑姑呢,我好久没见她了。”
  “……不知道。”席晚晚有一瞬间的不自然,又立马掩饰过去,继续低头吃面条,动作又轻又慢。
  “你不知道?你在你姑姑家住怎么会不知道,你都不担心吗?”黑长直立刻接话,俩人都在试探她。
  席晚晚咀嚼面条的动作越来越慢,把面条咽下去,才抬眸看着千宝宝,就动也不动的看着她。
  这会千宝宝才发现,她有一双极其好看的眼睛,是杏眼,和黑长直很像,乌圆的杏眼让人不由自主的心神柔软。
  千宝宝伸手揉揉她的头发:“姐姐不问了,你吃吧,如果你见到你姑姑记得和她说一下,我们一直再找她,好吗?”
  闻言,席晚晚垂眸继续吃东西,轻声说一句:“好。”
  千宝宝和黑长直对视一眼,没在问什么,一起离开了。
  她们现在已经变成昼伏夜出的作息,回旧旅馆就是睡觉。
  俩人前脚刚迈进来,后脚就看到那对情侣从二楼下来,虎视眈眈的看着她俩,好像她们欠人家多少钱一样。
  情侣男脾气不怎么好,先道:“你们想死可不可以不带上我们!谁让你们俩解开副本任务了!”
  “你有病吧!别忘了是你先违规杀人给我们增加难度的,有什么资格在这说我们,我乐意玩副本任务你管得着吗!”
  黑长直就看不惯这种二逼,正面刚完全不怕他,要是真敢惹到她,那就算他们好日子到头了。
  一看黑长直这幅干架随时奉陪的架势,情侣男有些退缩,说白了,他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主,真让他和黑长直刚他怕。
  情侣女更是畏畏缩缩,躲在男朋友身后,一副随时可以哭出来的模样。
  黑长直翻个白眼,看她们这副模样就脑袋疼,于是她没好气道:“谁让你俩过来的,那个白西装呢?”
  “在……在里面。”情侣女小声道。
  黑长直没理俩人,大长腿连跨几步,上楼去找罪魁祸首算账。
  千宝宝慢悠悠的跟在她身后,路过情侣女的时候,悠悠然道:“这么怂的男人,你看上他那点?呵——真是破锅配破盖。”
  面对千宝宝,情侣男还是有一战之力的,可是他气势先输了。
  千宝宝就是扫他一眼,连瞪都算不上,他自己就吓得不敢动弹了。
  黑长直把白西装困在房间里,千宝宝刚走进就听到噼里啪啦的一阵声音,她挖挖耳朵在门口站一会。
  过了一会,听见里面没声了,千宝宝才敲敲门,懒洋洋道:“别把人弄死了,咱们这难度可不能再增加了。”
  她话才说完一分钟,房门就被人从离开打开了,千宝宝探头往里看一眼。
  还行,黑长直心里有数,只见屋里的白西装已经变成红西装了,脸上被揍的鼻青脸肿,脑袋上还有血止都止不住。
  千宝宝冲他一笑:“活该,下次记住,别惹女人,因为我们睚眦必报。”
  她关上门,转头看着黑长直:“怎么了这是,还生气?这么有戾气的样子呀,人家怕怕呢~”
  千宝宝眨眨眼,笑的格外漂亮,一颦一笑都好像带着勾魂术似的。
  黑长直翻个白眼给她,教育道:“都和你说了,不要勾引我,我知道我优秀我好看,但是你不可以肖想我!”
  她说的格外正经,漂亮的脸蛋绷的紧紧,她刚说完。千宝宝就扑哧一笑,乐出声的那种,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说了什么笑话。
  千宝宝舒口气,摇头道:“你这大脑是什么做的呀?我肖想你?你没事吧,算了你开心就好。”
  “好啦,我回去睡觉了,晚上还得去找郑秋华的尸体呢,别闹了。”千宝宝拍拍她的肩膀,转身回了房间。
  她身后的黑长直盯着她的背影,久久不曾移开目光,人都进屋了,她还在那看着,手握成拳努力抑制着自己的想念。
  黑长直吞咽一眼,她还能等,能等到千宝宝主动先想起她。
  不急,还有时间——
  个屁啊!
  黑长直一脚踹在旁边的房门上,里面的白西装一哆嗦,还以为这霸王去而复返又要暴揍自己一顿。
  黑长直踹完门,心里平静很多了,转身就回房间睡觉去了。
  晚上还有事,她可得休息好。
  夜幕降临,月光清浅。
  沙沙的声音响起,这代表腐尸又出来活动了,这声音来的快消失的也快。
  所有的腐尸都有规律一般,先是行尸走肉般的去镇口,然后仿佛被人激活一样,变得灵敏与人无异,就可以自由行动了。
  千宝宝今夜又做梦了,这回是在白桥上,她看到一个人在下面挖东西,也不知道挖了多久终于取出一个小包裹。
  把小包裹打开,里面是一颗人头,千宝宝认得那个那张脸,那是郑秋华的脸,所以这也是郑秋华的额头。
  感觉到有人偷看,挖东西的人抬头,一下子和千宝宝的目光撞上。
  千宝宝一愣,对面挖东西的人,正是她来的第一晚求救的那个NPC,此刻NPC还是腐尸模样,看到千宝宝后立刻逃开。
  再然后千宝宝就醒了,她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把这个梦告诉黑长直。
  奇怪的是,黑长直今天居然还没起来,以往每次都是黑长直叫她的。
  不过也好,今天就让她去叫吧,千宝宝在黑长直门口敲了好一会门,都没有人应声,她都要以为是不是出事的事。
  黑长直的门开了,她懒洋洋道:“你今天咋这么早,困死我了。”
  开完门,她居然又回去倒在床上,显然是打算再睡一觉。
  千宝宝道:“洗把脸清醒一下,我有事和你说,快点。”
  黑长直千百不愿意的起来,磨磨蹭蹭的往洗手间去,刚拧开水龙头,还没来得及洗,就看到水龙头里流出来的都是红色血水。
  她一顿,立刻转身去看千宝宝,回过头屋子里那还有千宝宝人,只剩下森白空洞的房间灯光忽明忽灭。
  黑长直吞咽一下,关掉水龙头,转身回到床上闭眼继续睡觉。
  屋子里的灯光终于灭了,水龙头又自己打开水流哗啦啦的响个不停。
  黑长直就好像没听到一样,继续睡觉,仿佛天大的事都不能打扰她睡觉。
  千宝宝本来是要去找黑长直的,可是刚出门一下子就进入一个全黑的空间,她来回走了好久一直没走出去。
  累的她满头大汗,千宝宝索姓不走了,在地上盘腿一坐,她就不信这个空间还能困她一辈子。
  黑长直被水声烦的睡不着觉,睁开眼暗骂一句,手腕一转甩出一道光晕炸在洗手间,立刻传来一声痛呼。
  “都说了别惹我,非不听,活该!”黑长直明显生气,转手又炸一道,好像灵力波动不要钱一样。
  她炸了几下,水龙头老实了,屋子里灯也开了,黑长直这才出门去找千宝宝。
  她就走了两步,就进入了黑色空间,一眼就看到盘腿而坐百般无聊的千宝宝。
  黑长直暗道:害自己白担心了。
  “走了。”她喊一声,拉起千宝宝的手腕就走,脸色有点臭。
  千宝宝疑惑道:“你这情绪一天八百变,又怎么了,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
  黑长直并不说话,一路拉着她回了自己房间,才撒手。
  千宝宝坐在床上:“到底怎么了?说。”
  “没事。”黑长直摇摇头没在说话。
  说什么呢,说她刚刚有一瞬间想要放弃,想要看看千宝宝一个人可不可疑出来,想要知道千宝宝可以不可以觉醒属于前世的能力。
  她什么都不能说,并且为自己刚刚动摇的那一瞬间感到愤怒。
  她不许任何人伤害到千宝宝,今天自己却险些成为伤害她的人,这让黑长直意识到这么多年的等待,自己早就不是以前的自己了,她变了心变黑了。
  为了要爱人回来,甚至想要以伤害她为代价,这太可怕了。
  黑长直想不出来,如果自己真的那么做了会有什么后果。
(书包网: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