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全本小说在线免费分享阅读
书包网
当前位置:主页 > GL百合 >

妖精打架[快穿] 作者:豆浆蘸油条(7)

时间:2021-02-20 11:12 标签: 天作之合 强取豪夺
她揉揉额头:今天不出去了,好好休息吧,我有些累了。 见她一副疲惫的模样,千宝宝也没有强求,反而顺从的同意了。 千宝宝掀开被子床:今晚我和你睡吧,一个人睡不安全。 黑长直点头,没有拒绝,她需要时时刻刻提醒自
  她揉揉额头:“今天不出去了,好好休息吧,我有些累了。”
  见她一副疲惫的模样,千宝宝也没有强求,反而顺从的同意了。
  千宝宝掀开被子床:“今晚我和你睡吧,一个人睡不安全。”
  黑长直点头,没有拒绝,她需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不要做出什么将来后悔的事,自然就会答应千宝宝。
  把人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会更安全,也可以时刻提醒自己,这是爱人,是永远任何人都不可以伤害的存在。
  千宝宝往她身前凑一凑,笑道:“你身上好香呀,用的什么沐浴乳?回去我也买来用。”
  “你别撩我!”黑长直翻身下床,这次的反应比每次都大。
  使得千宝宝楞一下,然后皱眉看着她,缓慢的道:“你发什么疯?如果你心里不痛快就说出来,你这样谁都不好受!”
  黑长直静默。
  ☆、白桥镇08
  08
  “对不起——”黑长直握住她的手,紧紧的攥在手里,额头抵在她的手上,深深地舒口气出来。
  还好,还好她什么都没做,还好宝宝姐还在,黑长直握着她的手又紧了紧,都给攥出红印子了。
  千宝宝抿了抿唇,缓缓道:“你刚刚没想去找我是吧,后来怎么又去了?”
  她轻轻推开黑长直,嘴角勾起笑了,眼波撩人至极:“我不想听什么理由,我不要你的道歉,你又没错,临时组队大难临头各自飞我理解。”
  千宝宝是真的理解,也不生气,她把一切都看的开,包括这条命,所以对此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可是黑长直明白,她们想的压根就是两件事,不过这样的宝宝姐也很让她心疼,不知道这是尘世受了什么委屈才会看的这么开。
  她心底叹口气,更加坚定自己要好好保护宝宝姐的决心,绝对不能让今天这样的想法再出现。
  那样太危险了,其实黑长直隐约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变化,等待的这五千年里,总会有这样的想法出现。
  最近更是越来越明显,偶尔还可以感觉到身体里好像有另一个人,在挣扎着要离开要去执行那样的想法。
  黑长直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只知道这是一种病,她必须杜绝。
  千宝宝松开她:“行啦,今晚还出不出?别墨迹了。”
  “走吧,出去,早找到早离开。”黑长直顺势起身,整理衣服。
  千宝宝想到自己的梦境,纠结一下,于是如实道:“对啦,我今晚又做梦了,梦到咱们到这那晚攻击咱俩的NPC在河边挖出一颗人头,要不要去看看?”
  “好,去看看。”
  俩人小心的避开腐尸出了旧旅馆,却没有发现她们身后跟着一个人,是被黑长直揍过还没恢复的白西装。
  或许俩人发现了,只是不想揭穿而已,总有些人不死心想要找揍,她们都是好人没办法不成全别人。
  白桥在镇口,在东面,距离她们住的旧旅馆并不远,正常走路也就二十分钟,但是现在她们要躲避腐尸,则用了双倍时间。
  不出意外的,俩人在快到镇口的时候,又碰到了席晚晚。
  小姑娘的衣裙更干净了,白色的裙子几乎都要比最上等的白玉还白,长发更黑了,依旧冷冷清清的站在那。
  席晚晚张张嘴,想了想,道:“姑姑说她好疼啊,好疼啊……”
  她就说这一句话,面无表情的说着疼,趁着凄凉月色,说不出的诡异。
  “为什……”千宝宝话还没出口,席晚晚就转身离开了,她是飘着离开的,双脚离地的那种。
  “……这姑娘啊,真是愁死我了。”黑长直拍拍千宝宝的肩膀道:“走吧,别管她了,反正明天还会看到的。”
  千宝宝觉得她说的有理,索姓也没在去管席晚晚的出现离开。
  俩人又走了几分钟,这才到达白桥。
  千宝宝围着河边寻找,然后再白桥这头两步远,站定:“就是这里,我记得那个NPC就是在这里挖的人头。”
  “咱俩也要挖吗?”黑长直脸上写满了拒绝,她不想挖土,一点都不酷!
  千宝宝拍拍她得肩膀:“我看好你呦,挖吧,我给你加油。”
  说着,还做了个加油的动作,一副看我多为你着想的模样。
  “……我挖?你呢?”黑长直打心底里拒绝,让她挖土大材小用。
  千宝宝眨眨眼,娇弱又可怜:“难不成你打算让我挖?你忍心吗?你觉得我的纤纤玉手是挖土用的?”
  面对这疑问三连黑长直沉默了,于是她回头喊道:“滚出来,人都来了,总不能不干活吧。”
  躲在暗处的白西装心想:我就不出去你又不知道我藏哪。
  黑长直装模作样叹口气:“有人你不做,这不是找死吗!”
  她大长腿一跨,两三步就到了白西装面前,对他微微一笑单手把人提起来,直接甩到千宝宝面前。
  然后打撒打撒手:“就让他挖吧,作为男人你要照顾我们两个女生。”
  千宝宝掉头同意:“那就麻烦你了,好好挖呀。”
  白西装:“……”老子不要挖土,我又不是来挖土的,你们俩放过我吧,我再也不跟踪你们了!
  晚了!黑长直心里道,给他个白眼,就拉着千宝宝坐到一边白桥上,看着他挖。
  白西装可怜巴巴的开始挖土,不到十分钟就挖出来个包裹。
  千宝宝立刻上前,拿过包裹打开,一颗人头正对着她,还是睁眼睛的,吓得她大叫一声把人头扔出去。
  自己也跑到黑长直身后了,这太刺激心脏,她有点受不了。
  “怕什么。”黑长直指挥道:“你,去把人头给我捡回来,快去。”
  说着抬脚踹白西装一下,然后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用眼神施以威胁。
  可怜的白西装,被迫去捡人头,一脸菜色浑身止不住的哆嗦。
  好像捧了这颗人头,他就必死无疑了,抖抖索索的把人头捧到黑长直面前,他刚要放在地上……
  黑长直就道:“捧着吧,放地上我看不清。”
  白西装:“……”这特么的是故意的吧!一定是故意的!
  他忍气吞声,继续一脸菜色的捧着人头站在黑长直面前,腿止不住的打颤。
  黑长直对人头仔细检查观看,半晌才道:“我觉得郑秋华的尸体应该就在这附近,咱们继续挖。”
  “有道理。”千宝宝对白西装一笑:“那就麻烦你了。”
  “怎么又是我!?”白西装真的是欲哭无泪了,他再也不要和这俩人一起,实在太打击人了。
  在黑长直武力的威逼利诱下,白西装开始挖土大业,用了一晚上的时间,把白桥河边附近的地方都挖开了。
  不得不承认白西装的执行能力,相当的出众,就这么一晚上已经挖了这么多,不过却没有找到郑秋华的尸体。
  眼看着天微微亮,白西装心里别提多开心了,他马上就可以不用挖土,还可以躲开这两个大魔头,能不开心嘛。
  “行了,别挖了,一晚上也没挖出什么有用的,今天就到这吧。”
  黑长直一发话,白西装立刻扔了手里的铁锹,擦擦汗,不等她在说话就一溜烟的跑走,好像身后有狗追似的。
  “咱俩也回去吧。”黑长直耸耸肩,转头对千宝宝道。
  “好。”千宝宝跟在她身边。俩人往旧旅馆回去。
  经过一晚上的挖土她们已经把那颗人头给忘了,现在人头就被大咧咧的扔在白桥上,若是有人走过一定会看到。
  直到俩人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席晚晚才从暗处出来,小心翼翼的捧起那颗人头,小声道:“姑姑——”
  只见人头眨眨眼,笑了,口吐人言:“晚晚都长成大姑娘了。”
  席晚晚点头,捧着人头从这里离开。
  夜晚。
  千宝宝这次是和黑长直一起睡的,她睡得并不踏实,梦中总能感觉到一些东西在“看着”她。
  这种感觉特别如芒在背,等在寻着视线去找的时候,又没有人,来来回回几次千宝宝不耐烦了。
  心里滋生一种暴躁的情绪,让她越来越发晕。
  “醒醒……”黑长直察觉到她的异样,轻轻推她两下。
  千宝宝睁开眼,还有两分茫然,似乎没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在哪。
  随后她看到黑长直,用力闭下眼,在睁开眼,道:“又做梦了,这次不是提示,是我在一个周围都是雾气的地方,好像有人在我后面看着我,我一直醒不过来了。”
  黑长直拍拍她的胳膊:“没事了,做梦都是假的。”
  千宝宝点头,起身:“又到晚上了,时间过得尽快,今天找什么?要不咱们去找秦峰的杀人理由吧?”
  黑长直想了想,点头:“也行。”
  俩人收拾一番,简单吃点东西,就避开腐尸往郑家去。
  本来这次她们也是要带白西装一起的,不过对方并不想和她们一起去,死活扒着门框不放,俩人无奈只好不带他了。
  白西装寻思:再和你俩去,我还能有命回来吗!
  郑家一如既往地干净整洁,俩人又把日记和相册都拿出来,打算再看一遍,有些东西越是多看几遍越有用。
  千宝宝抻个懒腰:“累死我了,这相册也没有别的东西了,咱们要不再去秦峰房间看看,说来,他在郑家有自己的房间吗?我怎么没找到过。”
  “好像,我也没找到过……”黑长直这才意识到问题。
  郑家的别墅来来回回她们找过很多次了,每个房间都有标注姓东西,证明这间房间是谁的,可是唯独没有秦峰标志姓的东西,也就说在郑家没有秦峰的房间?
  那么他每次来郑家住在哪里呢?露天院子里吗?
  ——扯淡
  “要不,再找找?”黑长直问。
  千宝宝点头:“找!”
  俩人兵分两路再度把郑家别墅翻个底朝天,可就是没有秦峰的房间,这可让俩人陷入僵局。
  “现在怎么办?”千宝宝不抱希望的问一句。
  黑长直道:“你没发现吗?今天我们没有看到席晚晚,也没有听到她问她姑姑,这是不是证明她姑姑找到了。”
  “咱们昨天挖到的那颗人头呢?”
  ☆、白桥镇09
  千宝宝一愣,是啊,人头去哪了?
  两人对视一眼,都想到一起去了,人头不在席晚晚没来。
  这是不是代表席晚晚找到她姑姑了,她们这样算不算完成任务了,现在只要找到秦峰杀人的理由就可以了。
  “我始终觉得那张照片有问题,要不要再研究一下?”千宝宝问,其实主要是因为一个人不可能一天之内那么大的改变,所以她才有所怀疑。
  黑长直觉得她说得有理,随即点头:“你研究那张照片,我去找找有没有秦峰的房间,分头行动有事喊我。”
  “好。”
  黑长直转身上楼,千宝宝看照片,突然嘎吱一声,门开了。
  门外是席晚晚,长发无风自动,白裙整洁干净。
  她看着千宝宝,木木地道:“你见到我另一个姑父了吗?”
  “……”又来,千宝宝心想,这NPC做的也够累的,不是姑姑就是姑父。
(书包网: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