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全本小说在线免费分享阅读
书包网
当前位置:主页 > GL百合 >

妖精打架[快穿] 作者:豆浆蘸油条(8)

时间:2021-02-20 11:12 标签: 天作之合 强取豪夺
于是她道:没看到你姑父长什么样子?我帮你找? 姑父很坏,他脾气不好,但是她特别喜欢姑姑,老喜欢了。席晚晚每次说到姑父都会不自觉的颤抖。 很明显的害怕,看来她姑父的确给她留下深刻的坏印象。 你姑父是秦峰?
  于是她道:“没看到你姑父长什么样子?我帮你找?”
  “姑父很坏,他脾气不好,但是她特别喜欢姑姑,老喜欢了。”席晚晚每次说到姑父都会不自觉的颤抖。
  很明显的害怕,看来她姑父的确给她留下深刻的坏印象。
  “你姑父是秦峰?”千宝宝疑惑,这里人对秦峰的评价都很正面,并没有席晚晚所说的情况,到底谁说的才是真?
  席晚晚否认:“不是。”
  千宝宝继续皱眉,随即拿起桌子上的相册翻到八月九号那天,指着上面的人道:“这个人是你姑父?”
  席晚晚点头:“是,你看到他了吗?”
  千宝宝明白了,照片上的男人和秦峰一模一样但是姓格截然不同,结合席晚晚所说的话。
  这个人是她的姑父但是秦峰不是,所以这个人不是秦峰,那么会是谁呢?
  席晚晚默默盯着她不说话,好半天才上前一步,迈进屋里。
  注意到她的动作,千宝宝抬眸:“怎么了?”
  席晚晚并不答话,只是坚定的走向她,然后伸出胳膊缓缓地抱住她的腰。
  她不高,刚刚到千宝宝脖子,这会抱着她脸正好埋在她胸口。
  千宝宝瞬间红了脸,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僵在原地。
  “松手!”黑长直从楼上下来,甩手就是一道光晕炸在席晚晚背上,毫不留情。
  席晚晚痛呼一声,缓缓松开手,默默看她一眼转身逃出去。
  “你有没有脑子?她是腐尸,让她抱你不怕传染!”黑长直颇有两分恨铁不成钢的道,眼里猩红。
  千宝宝倒是无所谓的模样:“怕什么,但是这一切都是假的,刚刚席晚晚带来一个重要消息,想知道吗?”
  “不想!”黑长直真的生气,她不希望千宝宝被除自己以外的任何人碰,哪怕那个人是她的分_身。
  “……你吃醋了?”千宝宝哈哈大笑,伸手勾上她的脖子:“别生气呀。我对小丫头没兴趣的。”
  黑长直冷着脸:“说说什么消息。”
  “你刚刚不是说不想知道吗?”千宝宝得寸进尺又近一步。
  黑长直转身坐到沙发上,并不说话,保持高冷姿态。
  千宝宝坐在她大腿上,眉眼风情,轻声在她耳边道:“该不会真的吃醋了吧?”
  黑长直忍无可忍,一把拽住她,摁住亲上那张喋喋不休的嘴,让你说,再说还亲,知道的事就不要说出来了。
  千宝宝一愣,随即热烈的回应她。
  俩人亲的难分难舍鼻息相缠,最后还是千宝宝受不了了,黑长直才放开她。
  看着她过分红润的唇,心里暗道一声该死,继续装高冷。
  “你不打算说点什么?”千宝宝眨眨眼,笑了:“你这样无缘无故亲人家,还什么都不说,是会被打的。”
  “我会负责的!”黑长直把她摁到旁边沙发上,站起身:“我去外面看看。”
  急匆匆的走出去,忽略了千宝宝那一瞬间意味盎然的眼神。
  外面。
  黑长直手中凝聚光晕,往身后一甩,冷声喝道:“出来!”
  席晚晚从阴影中走出来,长发无风自动,和黑长直相似的杏眼冷冰冰的看着她。
  “谁你都敢,想死是不是!”说着又是一道光晕轰过去。
  席晚晚躲开,淡然道:“我死了,你活的了吗?有病。”
  黑长直闪到她身前,单手掐着她的脖子逐渐用力,单手把人拎起来:“我有病?我当我真的怕你威胁!”
  她的人绝不许任何人碰,就是这个人是她的分_身,那也得付出代价。
  眼看着席晚晚脸因为缺氧而越来越红,她才松开手,把人摔在地上,冷声道:“最后一次,别再让我看到你有逾越举动,否则你一定会后悔活着!”
  席晚晚点点头,爬起来,离开了。
  黑长直也就是席晚晚,她来这里从来不是为了什么任务,她只是想要千宝宝。
  所以特意用自己的一缕魂魄做了个小少女出来,只不过没想到这一缕魂魄野心够大连千宝宝也敢碰,真是活腻歪了。
  黑长直深呼吸一口气,这才面无表情佯装没事的进屋。
  见她进来,千宝宝道:
  “刚才席晚晚说她姑父是照片上这个人,很爱她姑姑,但是不是秦峰。你觉得这代表什么?”
  “代表秦峰身体里还有一个人?不会是双重人格……吧?”
  黑长直嘴角一抽,道:“你们城里人真会玩。”
  “我也觉得有可能是双重人格,不过他到底为什么杀人?”千宝宝忽略她后一句调侃,继续沉思。
  黑长直道:“为了郑秋华?你不是说席晚晚说4姑父很爱姑姑吗?那秦峰为了给郑秋华报仇杀了整家人,有可能吗?”
  “有可能!”千宝宝道。
  [叮咚!恭喜玩家0506号完成附加任务,开启隐藏任务。隐藏任务:双重人格,谁努力解题早日逃生。]
  “……这特么一环扣一环啊。”黑长直摇摇头,叹道:“世风不古系统有病,这个世界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啊啊!”
  “我们能怎么办,继续做喽,其实我感觉我们当务之急不是双重人格,而是八月九号这个数字出现的太频繁,我们要搞清楚这个数字的意义,其他的进行下去会很容易,你觉得呢?”
  千宝宝知道她一定会同意的,说不清为什么就是一种感觉。
  “好,听你的。”
  俩人从郑家出去,镇子上已经没有腐尸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完成第一个任务的原因所以才没有腐尸。
  这对二人来说是个好事,以后每天晚上都没有腐尸追,能不好嘛。
  她们回到旧旅馆,迎面就看到畏畏缩缩还努力面对她们的白西装。
  白西装现在有点滑稽,西装不在干净,人也变得越来越胆小,鼻青脸肿不说,就连脑袋上都包着纱布。
  这是干嘛,谁给他气受了?
  “怎么了?又想挨揍?”黑长直对他可不客气,一言不合就威胁。
  面对她,白西装就差痛哭流涕了:“你们到底想怎样?今天又激发一个隐藏任务?到底为什么要连累我们啊啊啊!!”
  看得出来他跟崩溃,原本英俊的面容也变得苍老。
  “我们没想连累你们咋,谁让你运气好和我们一组呢,隐藏任务奖励多,这么一想心里是不是舒服很多了。”
  黑长直调侃道,她是真心实意想要逗逗他们,这种调戏萌新的感觉最好啦。
  千宝宝看出她的想法,摇摇头道:“你还可以再恶趣味一点吗?”
  她又对白西装道:“你放心,只要你们不动其他心思,不添乱,你们就不会有事,我们很讲道理的。”
  黑长直扑哧一笑,附和道:“对,我们特别讲道理。”
  俩人越过白西装上楼休息。
  留下原地的白西装,面如土色,恨不得这辈子没来过这个任务。
  千宝宝道:“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不行了,贪图安逸,隐藏任务多好玩呀,居然还害怕,没劲。”
  “别说的你好像多大一样。”黑长直道:“不过啊,我觉得隐藏任务很有趣。”
  千宝宝轻笑,猝不及防问道:“你原身是什么。”
  “什么?”黑长直被问的一愣,半天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自己作为妖怪的原本形象是什么。
  黑长直抿了抿唇,笑一下:“你猜,猜对有奖啊。”
  “我猜,是狐狸精吧?”千宝宝说的认真,认定了一样。
  黑长直白她一眼:“我最讨厌狐狸精了,继续猜,猜不到不可以!”
  “……难不成狐狸精抢过你的对象,要不然你为什么这么讨厌他们?”千宝宝完全是随口一猜。
  没想到自己居然猜对了,可恶的狐狸精可不就是抢过黑长直的宝宝姐嘛,要不然她也不至于和宝宝姐分开那么久。
  黑长直没说话,闭了闭眼,随后道:“不告诉你,自己猜去,还有今晚自己睡,别想我陪你,哼。”
  看她这么可爱千宝宝不禁笑出声,乐呵呵的回了自己屋。
  这可是她来到这里以后睡得第一个夜晚的觉,得好好珍惜。
  黑长直回屋以后,深深地叹口气,手握成券指骨嘎吱嘎吱的作响。
  心里对狐狸精无限悔恨!
  ☆、白桥镇010
  遥想当年,她刚成精,遇到宝宝姐,然后受不了激将法和狐狸精打赌,就失去了宝宝姐整整五千年!
  你说,她能不恨狐狸精嘛!
  黑长直叹口气,心里怔忡,五千年转眼即过,宝宝还是不认识她,真是闹心。
  扣扣,几声敲门声响起。
  黑长直不耐烦道:“谁呀……”
  “你猜。”千宝宝立在门边,悠悠然一句,等着她过来开门。
  不到一分钟,门就打开了,黑长直揉揉脑袋,道:“你怎么来了?有事,我不是说了嘛今晚不和你睡。”
  说着,还做出一脸为难的模样。
  千宝宝扑哧一笑,摇摇头道:“……你开心就好,我今天就要和你睡!”
  她大摇大摆的走进去,往床上一躺,高开叉的旗袍露出白皙修长的腿,在明亮的灯光下仿佛泛着光的美玉。
  黑长直看她一眼,默默移开目光,片刻后又挪回来看一眼,瞬间面红耳赤,偏偏故作镇定。
  千宝宝勾唇一笑:“来呀,睡觉嘛。”
  黑长直后退一步,这种情况下她要是去睡肯定把持不住。
  五千年不见宝宝姐撩人的恶趣味有增无减,现在怎么办?
  黑长直果断转身开门,出去,砰地一声关上门,自己靠在门上平静呼吸。
  她怂,她承认。
  正巧白西装从楼下上来。
  黑长直冷笑一声:“走,陪我练练。”
  她不由分说地拉着白西装的领子把人往楼下拖。
  白西装泪眼朦胧:“……为什么倒霉的总是我,你到底想干嘛!!!”
  黑长直巧笑嫣然:“不想干嘛,就是心跳过快,闲着没事想打人,谁让你上赶着往我这撞,活该呀。”
  她把人拎到楼下,也不管白西装答不答应,就开始打。
  没办法白西装只得还手,一来二去,黑长直发现这人功夫不错呀,于是打的更加卖力更加认真。
  可苦了白西装,他特别困,还浑身都疼一点都不想打架!
  白西装:“……”老子这是造的什么孽!
  俩人打的热火朝天,屋里的千宝宝却辗转难眠。
  她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会觉得黑长直那么的熟悉,不是普通的熟悉,是好像曾和这个人抵足而眠的熟悉。
  第一次见到黑长直她就有这种感觉,后来因为逃生游戏的开始,以及种种事宜让她暂时把疑惑放一边了。
  现在闲来无事便就又想起来了,千宝宝很肯定她从没见过黑长直这个人,可是那种熟悉的感觉却挥之不去。
  喜她所喜,厌她所厌,愁她所愁,忧她所忧这些情绪来的莫名其妙,而且她还有种预感这个黑长直不是本身。
  也就是说,她迟迟不肯透露的原形一定和自己有莫大的关系。
(书包网: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