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全本小说在线免费分享阅读
书包网
当前位置:主页 > GL百合 >

妖精打架[快穿] 作者:豆浆蘸油条(9)

时间:2021-02-20 11:12 标签: 天作之合 强取豪夺
千宝宝揉揉额头,只觉得心绪难平,脑子里像是塞着一团毛线找不出一丝一毫的头绪,头疼。 忽而一阵清风过。 席晚晚出现了,长发白裙,杏眼红唇,脸色苍白,这次她的裙子脏了很多,尽是斑驳血色还有沙砾泥土。 我好疼
  千宝宝揉揉额头,只觉得心绪难平,脑子里像是塞着一团毛线找不出一丝一毫的头绪,头疼。
  忽而一阵清风过。
  席晚晚出现了,长发白裙,杏眼红唇,脸色苍白,这次她的裙子脏了很多,尽是斑驳血色还有沙砾泥土。
  “我好疼啊……真的好疼啊……”她楞楞的盯着她,嘴巴只能反复重复这一句话,好像不会说别的一样。
  千宝宝知道,只要席晚晚出现就代表新的隐藏任务正式开始,她是游戏的NPC也是这个空间的代表姓人物。
  于是千宝宝道:“哪里疼?为什么疼?我帮你看看好不好?”
  她小心的往前一步,伸手想要触碰席晚晚指尖却直接穿过她的身子。
  千宝宝一愣,撤回手,眼里震惊,她缓慢的道:“你……很疼吗?为什么我会碰不到你呢?”
  按理来说席晚晚是这里的NPC是鬼怪,人类碰不到很平常,可是前几夜,她们都可以碰到这里其他的鬼怪,那时候也可以碰到席晚晚为什么现在不可以了?
  “我好疼啊……好疼啊……”席晚晚身影不断的往后退,无风衣裙长发自动,口中喃喃着好疼。
  转瞬间,消失在屋子里,一丝一毫的痕迹都不曾落下。
  千宝宝立刻下楼,在后院找到黑长直,和被她打的不能动弹的白西装。
  来不及心疼白西装平白被虐,她连忙道:“我刚刚又看到席晚晚了,她说她好疼,这次席晚晚出现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很脏,这是为什么?”
  “啧——这个席晚晚真烦人,还以为今天可以睡个好觉呢。”黑长直半真半假的说一句,眼里闪过猩红又归于墨黑。
  千宝宝皱眉:“还睡什么睡,赶紧走吧,咱们今晚就要弄明白刚刚席晚晚是什么意思,明天倒作息,然后争取尽快离开这里。”
  黑长直装模作样叹口气:“走吧。”
  俩人一起出去。
  大街上一个人或者腐尸都没有,月光轻轻浅浅落下,到真有几分惬意的味道。
  “咱们要去哪啊?”千宝宝问,她虽然是那么说,但是她一点头绪没有,去哪都不知道总不能在大街上乱走吧。
  黑长直哂笑:“去郑家,找个人。”随即赶紧改口:“是找个腐尸。”
  “你是说秦峰?”千宝宝自拍手掌,笑了:“我怎么把他忘了,双重人格和他有关,当然要找他。”
  黑长直点点头,俩人直接往郑家去,不得不说郑家这块地界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一如既往的干净整洁,完全不想荒废过一段的时间还死过人的地。
  俩人进屋,楼上楼下找找,果不其然在楼上东面最里面一间屋子找到他。
  这间房间是郑秋华的,她们俩搜别墅的时候搜过好几遍,反复确认才可以肯定这是郑秋华的房间。
  “能说话不,吱个声。”黑长直不耐烦的踢他一下,随意往旁边一坐。
  千宝宝见状,坐在她身边:“我们有点事要问你,要如实答,明白么?”
  秦峰怯怯的抬眸看她们一眼,要掉不掉的眼珠子耷拉着,也不知道能不能看清楚人。
  随后他点点头,缩了缩身子,把自己抱的更紧一点,一副生怕俩人对他做点什么的模样。
  “你什么时候开始有的双重人格,另外一个人格平时做什么你知道吗?”
  千宝宝问的还算温柔,至少说起来话来很平和友好。
  “八月九号,我不知道他做什么,但是他很喜欢秋华,恨不得分分秒秒都和秋华待在一起,订婚那天也是他答应的。”
  秦峰的声音很沙哑,好像被人把嗓子里抹了一层沙子,说起话来含糊不清。
  “又是八月九号。”千宝宝叹口气:“八月九号有什么特殊意义?”
  “秋华是八月九号死的,画画也是八月九号死的,郑家人都是八月九号死的。”秦峰顿了顿,才道:“我也是八月九号死的,我不知原因,是他在用身体,在醒过来我就是这样了,他也不知所踪。”
  “八月九号你有的双重人格,触发点是什么?”一直没说话的黑长直道,她觉得这里大有文章。
  秦峰没回答,身子还止不住发抖,好像这是个很可怕的问题,一旦回答他就会没命,所以他拒绝回答。
  俩人对视一眼,千宝宝道:“我劝你说实话,要不然她有的是办法让你开口。”
  “为啥是我?我那么娇弱……”黑长直可怜巴巴的道。
  她都委屈死了,什么叫她有的是办法让秦峰开口,不要把他说的那么凶残嘛!                        
作者有话要说:  又是瞎脊背薄写的一天……
  ☆、白桥镇011
  “娇弱?你怕是对这个词理解有误。”千宝宝笑呵呵道。
  她踢了踢秦峰,语气稍有不耐烦:“想好再开口,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耐心。”
  秦峰磕磕绊绊道:“八月九号……那个人也死了,她是、是白桥镇最可怕的人,忌日就是八月九号。”
  “那个人是谁?”黑长直抓紧道。
  ——咯咯,嘹亮的公鸡打鸣声响起,她们眼前的秦峰瞬间消失。
  晨光微熹,拨云见日般,整洁的郑家屋子变得脏旧。
  “……明天把公鸡宰了煲汤吧。”黑长直一本正经道。
  太耽误事了,再有一会她就可以问出来那个人是谁,偏偏这时候打鸣,这回可好今晚一定找不到秦峰了。
  很明显千宝宝也想到了这点,她点头同意道:“走吧,回去煲鸡汤。”
  俩人往外走,心里都不是很高兴。
  这破地方已经待够了,真不知道啥时候能离开。
  外面阳光大好,路边杨柳依依,空气宜人鸟语花香。
  千宝宝小跑两步,与她比肩,手很自然的挽着她的胳膊。
  笑道:“你说咱们俩在这儿,与世隔绝,这是不是也算一处别致的、只是我们俩的世外桃源呀。”
  黑长直看她一眼,手背贴上她的额头,皱眉嘀咕:“也没发烧啊,这孩子怎么说胡话呢?谁家世外桃源有腐尸。”
  “……咦,不解风情!”千宝宝松开她的胳膊,气哄哄的往前走,风吹旗袍,露出白皙的小腿。
  黑长直目光落在她的小腿上,脑海中却没有任何旖旎心思。
  她记得,宝宝姐这双腿,以前为她趟过地狱烈火,走过忘川河畔。
  一冷一热,使得双腿灼烧,留下一大片去不掉的痕迹,自那以后宝宝姐再也没有在她面前露过腿。
  “在看什么?”察觉到她的视线,千宝宝回头问一句。
  却发现一直盯着自己的腿,眼底是她看不懂情绪,有自责有难受,像丝线团结而成一张张密密麻麻的网,裹住她的心脏。
  千宝宝下意识错开视线,调笑开口:“我知道我腿好看,可是你也不用一直看啊,你这让很容易让人误会的。”
  “……你开心就好。”黑长直挪开视线,收拾好情绪。
  瞥到一处面摊,问道:“要不要吃点东西再回去?”
  她记着从昨晚到现在千宝宝都没吃东西,身体收不受得了。
  “好呀,走吧。”千宝宝是真的饿了,不提还好这么一提,只觉得前胸贴后背,饿的抓心挠肝的。
  俩人在面摊坐下,各自点一碗面,安静的等着,谁都不和谁说话。
  黑长直小心翼翼瞟她一眼,手指挪动,一点一点,然后一把握住她放在桌面上的手,捏在手心把玩。
  状似不经意道:“我说过要负责的,还用不用我负责?”
  千宝宝眉尾一挑,笑了,抽回手:“干嘛呀,别动手动脚多不好。负责就不用了,亲一下又不少块肉。”
  黑长直皱眉,抿了抿唇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暴躁的揉揉头发。
  她想了想道:“我家乡特别传统,亲一下都得以身相许。”
  她的意思是既然我都亲过你一下了,那肯定得依照家乡习俗对你负责,把家乡传统搬出来很名正言顺。
  千宝宝还是笑着,眉眼风情:“可是我们家乡没这习俗呀,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我呀?这么上赶着负责……”
  虽然是调侃,但是她心里还是稍微有点期待,手指下意识搅在一起,偏生还要做出无所谓的样子。
  “谁喜欢你,别自作多情,要喜欢也是你喜欢我。”黑长直反驳的干脆利落,她还需要在忍忍,现在还不到时候。
  闻言千宝宝看她一眼,眸光忽暗,心里琢磨着这人到底是不是喜欢自己。
  从进入游戏开始,俩人一直是队友,虽然一路吵吵闹闹却配合极度默契。
  可是她心里一直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就好像这个人和自己本就应该这样相处,默契十足又互相信任。
  这种感觉来的莫名其妙,让她有些措手不及,可是她的信任却对这种感觉极为熟稔,已经完全交托,这不是个好现象。
  “行吧,这个话题到此为止,我不想吃了回去休息了。”
  千宝宝起身就走,佯装生气,其实不过是心里太乱了,想要静静。
  黑长直坐在那慢吞吞的吃面条,眼里思绪千丝万缕是谁都不懂的情深不忍。
  “呵,活该。”席晚晚不知何时出现在她面前,清秀的面容微微扭曲。
  黑长直抬眸看她一眼,讥笑道:“和你有关系吗?多管闲事!”
  “是,和我没关系,我来只是要告诉你,时间快到了。”
  席晚晚对于黑长直真的是一点都不喜欢,可她又是黑长直创造出来的,没办法摆脱这个人。
  注定一辈子是她的傀儡,这让席晚晚不爽,所以一直在寻找机会反抗。
  黑长直擦擦嘴,道:“知道了,你可以滚了,还有下次惹事之后自己收拾干净,我不是专门给你平事的。”
  “……嗯。”席晚晚来去皆如风,离开也只是一眨眼的事。
  黑长直吃完东西慢悠悠的回到旧旅馆,打击一下白西装才回房间。
  她路过千宝宝门前的时候下意识想要去敲门看看她,到底忍住,时间还不够,还需要在忍一忍。
  夜晚来的很快,没有腐尸的小镇宁和安静,月光清浅。
  千宝宝皱着眉,在睡梦中并不踏实,她好像看到民国时期的码头?
  有个女人从码头出来,穿着洋装,提着小箱子,是民国时的装扮,周遭的一切也都是民国时期的模样。
  她看着那个女人一路回到郑家,那个时期郑家那块是一座大型庄园府邸,门牌上写着——于公馆。
  她一直看着,那个女人和所有人打招呼,为人热情爽朗,对待普通镇民也是大方温和,有着良好的家教。
  可是关于这个女人所出现的时候,都是白天,也就是说千宝宝没有梦到这个女人的夜晚,夜晚她是不存在还是怎样?
  若是存在,白夜交替,怎么可能会梦不到呢?
  千宝宝醒过来已经是月上中天,她心底有强烈的预感,梦中那个女人和这次的隐藏任务有绝对的关系。
  要不然她不会无缘无故的梦到,这么一想她立刻下床简单收拾自己一下,然后就往黑长直房间去。
  “在不在……”千宝宝抬手敲门,耳朵敏感的捕捉到一抹不太清晰的呻_吟,她敲门的手顿住。
(书包网: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