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装迷情 >

装A后被影卫标记了——池翎

时间:2021-02-22 13:56 标签: 阴差阳错 天之骄子
当前被收藏数:17878营养液数:2509文章积分:333,487,168《装A后被影卫标记了》作者:池翎文案:大燕二皇子郁衍伪装乾君多年,可一次意外进入雨露期,他和自己贴身影卫睡了

 

当前被收藏数:17878 营养液数:2509 文章积分:333,487,168
  《装A后被影卫标记了》作者: 池翎
  文案:
  大燕二皇子郁衍伪装乾君多年,可一次意外进入雨露期,他和自己贴身影卫睡了。
  更不巧的是,由于郁衍常年使用药物,体质受损,雨露期再也没法控制。
  他只能请影卫定期协助解决雨露期,好在影卫很乖很忠犬,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并不介意帮他这个忙。
  但事情渐渐变得不太对劲——
  郁衍哑着声音骂骂咧咧:你给我滚出去!
  影卫把人按进怀里,眼神无辜:主人想让我从哪儿出去?
  郁衍:……QAQ
  再后来,大燕新帝登基,年轻的国君陛下端坐龙椅,在众目睽睽之下:呕——
  众臣猛然发现,他们的陛下竟然怀、孕、了。
  白切黑影卫攻x迟钝傲娇皇子受。
 
  食用指南:
  1、古代abo,生子小甜饼,很短。
  2、《穿书后被暴君标记了》副cp联动文,叶舒晋望一家客串,可当番外看,没看过不影响阅读。
 
   内容标签:生子 宫廷侯爵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郁衍,牧云归┃配角:作者专栏求收藏~┃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还怀了影卫的崽QAQ
  立意:互相扶持,不离不弃,最终得偿所愿。
 
 
第1章 
  曙光熹微,却被紧闭的门窗阻隔在外。
  屋内光线暗沉,一只手从半开半拢的纱帐中垂下来,纤细白皙的小臂上带着点点暧昧的红痕。
  郁衍睁开眼睛。
  屋内飘散着一股挥之不去的清甜气息,像是某种缤纷馥郁的花香,被整夜的疯狂酿得有些甜腻。
  郁衍坐起来,后腰传来不堪重负的酸软刺痛,一双手适时掀开纱帐,将他扶稳。
  他偏过头,看清了身边那张脸。
  男人身形高挑,眸色极浅,五官深邃而俊朗,有几分异域色彩。往日沉默寡言的男人看上去神情有些心虚,又满含着关切。
  他的贴身影卫,牧云归。
  也是造成他现在这样的罪魁祸首。
  郁衍脸色沉下来,一把将手抽出:“你别碰——嘶……别、别碰我!”
  动作牵扯到身后某个难以言喻的部位,疼得郁衍眼中泪花直冒,配上又低又哑的嗓音,没有半分气势。
  牧云归悬在空中的手顿了下,收回去:“是,主人。”
  俊朗的眉眼略微垂下,眸光也黯淡下来,看上去像是某种受了委屈的大型犬。
  委屈什么,本殿下还没委屈呢!
  郁衍揉着酸痛的后腰,愤愤地想。
  事情大致得从郁衍分化说起。
  身为燕国二皇子,郁衍年幼丧母,被送到膝下无子的燕国皇后身边抚养。而正是那位燕国皇后,在他年仅五岁时,亲手害死他母妃。
  郁衍自小对大燕皇室恨之入骨,他毕生的心愿就是要夺取皇位,替母亲报仇。
  这个世界少数男女成年后会迎来分化期,成为乾君或坤君。
  乾坤之分与天赋资质、性格处事、身体构造都有关系,郁衍自幼聪慧,在皇子中更是出众,他有信心自己能分化为乾君。
  然后成年那天,他成了一名坤君。
  力量弱小,地位低微,具有生育能力的,坤君。
  郁衍心态崩了。
  历朝历代,从未有过坤君称帝的先例。这些年,郁衍靠着秘制抑息香,一直将坤君的身份隐藏得很好,就连贴身影卫都没有发现。
  直到昨天——
  郁衍贵为皇子,此次亲自出使长麓国,一是为见一见自己多年的友人叶舒,二是为联络长麓国君,为自己夺取皇位增添筹码。
  谁能想到,流年不利,阴沟翻船。
  叶舒因他的抑息香强制发情,他又被叶舒的信香诱导出了雨露期,而更不巧的是,他身边这位影卫,恰好就是乾君。
  然后……然后就造成了现在这局面。
  残留在身上的脱力感与燥热感,空气中尚未飘散的淡淡花香——他堂堂皇子,未来储君,信香居然是又甜又腻的梨花香,简直离谱!
  总之,屋内这一切痕迹,无一不在提醒他昨晚发生的事情。
  他被自己的贴身影卫……睡了。
  牧云归还规规矩矩站在床边,那张极其出挑的脸上满是温顿歉疚的神色,也不知道到底谁才是被睡的那个。
  郁衍一见他这模样就来气,恼道:“昨日我怎么吩咐你的?”
  “主人说……”牧云归看了郁衍一眼,低声道,“主人让属下从外面将门锁上,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进来。”
  郁衍:“那你是怎么做的?!”
  “……可是主人后来偏要让属下打开门,属下不肯,主人都……都要哭出来了。”
  郁衍:“……”
  郁衍:“闭嘴。”
  他不可能这么丢人。
  胡说八道。
  牧云归顿了顿,又道:“属下也没想到,主人竟是坤……”
  “闭嘴!”郁衍双颊有些发烫,冷冷瞪他,“滚出去。”
  牧云归神情微怔。
  牧云归轻声道:“主人,您还在雨露期内,恐怕……”
  “出去!”
  牧云归眸色微微一动,自上而下对上了郁衍的目光。不知是不是错觉,郁衍从他眼神里看见了某些往日不常见到、极其深沉的东西。
  但那神情很快消散得无影无踪,牧云归朝郁衍躬身行礼,转身出了房门。
  房门被合上,又听得咚的一声。
  ——牧云归跪在了他门外。
  郁衍倒回床榻里。
  他与牧云归相识已有九年了。
  九年前,才十二岁的他,在斗兽场遇见了这个与他年纪相仿的少年。
  大燕皇室昏庸残忍,最喜将俘虏驱赶于斗兽场中,与野兽相搏,投注博弈,以此取乐。
  牧云归是俘虏中的一员。
  也是人群中年纪最小,最瘦弱的一个。
  可只有他,入场时脸上没有丝毫畏惧。那双颜色浅淡的眸子扫过人群,透着冰冷阴戾,耀眼得叫人移不开目光。
  像是走入绝境的野兽,穷途末路,却依旧锐利逼人。
  就是那个眼神,让郁衍毫不犹豫选择了他。
  牧云归最终成为了那场斗兽中唯一的幸存者,也成了郁衍的所有物。
  郁衍将他带回宫中,亲自替他疗伤,照顾了足足三个月。伤愈后,郁衍想放他离开,可牧云归却愿意留在他身边,一留就是九年。
  这九年,牧云归尽职尽责,分寸得当,从不僭越。
  郁衍再没有从他身上见到当初那种眼神。
  唯独昨晚。
  昨晚的牧云归像是变了个人,郁衍清晰地记得这人是如何将他压进床榻里,深深注视着他,眸光幽深,像是藏着某种极深极沉的情绪。
  压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但也还……还挺好看。
  郁衍捂脸。
  他这看脸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
  不过,幸好是牧云归。
  他坤君的身份不能被其他人知道,牧云归嘴够严,不担心会被泄密。
  更何况,他家影卫长得好看,身材也好,昨晚的体验感其实也……并不是很差。
  不亏。
  郁衍说服了自己,拖着还有些发软的腿从床上爬起来,去随身的行囊里取抑息香。
  事出紧急,待他先控制住身上的信香,再与使团出发回返。路上与牧云归好好聊一聊,他们主仆情深,牧云归又很听话,应该不会把昨晚的事放在心上。
  郁衍一边想着,一边给自己点抑息香,没注意到手指开始微微颤抖,点了几次都没点燃。
  空气中的梨花香气渐渐浓郁起来。
  不、不会吧……
  郁衍低头看向自己双手,只觉得一股燥热感由内而外涌上来。
  之前好像有人提醒过他,坤君一旦进入雨露期,至少三日不可消退。
  郁衍:“……”
  郁衍呼吸越来越沉,眼神不自觉看向紧闭的房门。
  门上映着男人挺拔的轮廓,郁衍可以想到,因常年习武,那一袭墨衣包裹下的身躯是何等的俊美精悍。淡淡清茶香气透过门扉传来,勾得郁衍身体发软。
  他昨天才知道,牧云归的信香竟是茶香。
  很淡很清爽的香气,就像他这个人一样,不愠不火,分寸得当。可当他动情时,那茶香却变得浓郁而热烈,极富攻击性。
  郁衍猛地灌了一杯冷茶,强行抑制住心头某种冲动。
  不行,不能出去。
  昨天那是第一次进入雨露期,没有心理准备,冲动行事。今天他都已经清醒过来,不能再那样。
  本殿下有骨气有毅力,就是个雨露期,忍忍不就……
  不就……
  就……
  片刻后,牧云归面前的房门砰然打开,面色潮红的青年站在门内,气鼓鼓道:
  “你给我进来!”
  作者有话要说:  开这篇就是为了搞郁衍,他真的很可爱。
  前排避雷:
  1、古风abo,alpha=乾君,omega=坤君,信息素=信香,生子文。
  2、《穿书后被暴君标记了》的联动文,有那本攻受来客串,可以当番外看,没看过那本不影响阅读。
  ————
  下本写古耽种田文,很快就会开啦,感兴趣的收藏一下吧。
  《穿成锦鲤小夫郎》
  景黎穿越古代,成了一只世间罕见的小锦鲤,自带锦鲤buff,能让身边人快速转运。
  小锦鲤流落到一个僻壤山村,被村里有名的病秧子捡回了家。
  病秧子名叫秦琅,三年前来村里时记忆全无,身份成谜,病得爬都爬不起来,在村中受尽排挤。
  看着秦琅家里空荡荡的土房,景黎决定帮帮他。
  小锦鲤朝秦琅摇尾巴:听说我能帮人达成心愿哦!
  秦琅:什么都行?
  小锦鲤:嗯嗯嗯!
  秦琅淡淡一笑:我想要一位夫郎。
  从某天开始,村里那个病秧子忽然病好了,还走了大运。
  往山里一钻就挖到珍稀草药,随手救个人就是城中大贾的儿子,就连一锄头下地都能翻出一锭银子……
  盖房娶亲建私塾,日子越过越好,村民奇得抓心挠肝,爬墙偷师转运秘籍。
  只见病秧子蹲在水池边,对沉在水底吐泡泡的鲜红锦鲤温声细语地哄:
  乖乖出来吃饭,不让你产卵了。
  软萌锦鲤受x病弱腹黑攻,种田养娃谈恋爱,主受。
 
 
第2章 
  接下来的三天,郁衍以告病为由,连房门都没踏出过半步。
  三日后,郁衍结束雨露期,随使团启程回返。
  午后,车队在官道旁补给修整,郁衍坐在最末尾的马车内,靠着窗边往外面看。
  一袭墨衣的青年坐在马背上,背对着他,视线敏锐地四处巡视。在大燕时,牧云归只是他的影卫,常年处于暗处,郁衍其实不怎么有机会这样看他。
  如今出使他国,为了便于行事,也为了安全起见,郁衍才让牧云归作为他的贴身侍卫来到人前。
  牧云归的身形看上去并不强壮,肩背瘦削宽阔,腰身收紧,坐于马上挺拔如松。
  完全看不出脱了衣服竟是那样的……
  “主人?”
  熟悉的声音自耳畔响起,郁衍浑身一震,陡然回神:“啊?”
  牧云归不知何时来到车窗前,他神情未改,温声道:“孟大人方才派人来说,先前路途上耽搁了不少时间,使团若想在新年前回到大燕,这几日恐怕得连夜赶路。”
  “连夜赶路?”郁衍眉头微微皱起。
  长麓到燕国路途遥远,他们来时就花费了近一月时间。他们如今已经有意加快行程,按照现在的速度,新年前回到江都城应该不成问题。
  何必要连夜赶路?
  出使其实并不是个好差事。
  长途跋涉不说,路上会发生什么谁也无法预料,个中危险可想而知。
  郁衍思索片刻,低声道:“这里再往前走,就要到长麓边境了吧?”
  长麓与大燕接壤处是几座连绵山岭,山中本就道路崎岖,山匪横行,夜中行路乃是大忌。
  何况……
  近些年,燕王的身体每况愈下,几名皇子间的明争暗斗也渐渐涌现。哪怕在大燕都城,每天都有无数人明里暗里想要郁衍的命,使团里也并不安全。
  郁衍摇头道:“也可能是我多想。要真想做点什么,自然该挑我们到京都前,这样才好嫁祸给长麓。”
  “而且就算真有人要动手,我不是还有——”
  郁衍的声音戛然而止,抿了抿唇。
  牧云归点点头,自然接话道:“嗯,主人不必担心,一切有我。”
  他眼神柔和,注视着郁衍时,显得专注而沉稳。
  看得郁衍耳根莫名一烫。
  “我、我知道了!”
  郁衍险些咬到舌头,手忙脚乱放下车窗的帷帘。
  雨露期虽然结束,但那几日的相处不是假的。
  他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人!


  牧云归在帘外静待片刻,缓缓收回目光,嘴角却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习武者视力敏锐,他没有错过郁衍缩头时那通红的耳垂。
  真可爱。
  车队稍作休息后,继续朝前行进。
  转眼暮色四合,飞鸟归林。
  车队缓缓行在山路上,有侍卫从车队前方策马而来:“前方有块空地,孟大人派属下请示殿下,可否让车队停下吃点东西再走?”
  郁衍没有回答。
  牧云归来到马车旁,低声唤道:“主人?”
  “……可以。”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