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装迷情 >

病骨——疏桐七弦

时间:2021-02-22 13:56 标签: 古代 欢喜冤家 朝堂之上
《病骨》作者:疏桐七弦文案:真腹黑vs假纨绔十二岁那年,太子初见楚世子。小世子对谁都冷若冰山,唯独在见到他的时候,会乖乖地拉着他的衣袖,低声叫一句“太子哥哥”。为了这一句,他护他多
   《病骨》作者:疏桐七弦
  文案:
  真腹黑vs假纨绔
  十二岁那年,太子初见楚世子。
  小世子对谁都冷若冰山,唯独在见到他的时候,会乖乖地拉着他的衣袖,低声叫一句“太子哥哥”。
  为了这一句,他护他多年,全心信赖毫无保留,最终却换来了他在宫廷政变中毫不留情的一剑。
  前尘往事如镜花水月,一觉醒来,太子发现自己没死,还变成了朝中八面玲珑的病美人。
  他披着新马甲回到小将军身边,某日把他灌得大醉,却见他抱着冰冷的骨灰坛,一边痛哭流涕一边叫着“太子哥哥”。
  太子:……虽然但是,我没死所以你抱的骨灰是谁的???
  *
  少年侠气,交结五都雄,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死生同,一诺千金重。
  ——贺铸《六州歌头》
  1V1,HE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宫廷侯爵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兰木,楚韶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老去逢春如病酒
 
 
第1章 相见欢
  大印都城中阳,秋末。
  子时已过,思远坊路中传来一阵马蹄踏过青石板上的清脆声音,还伴随着似有似无的铃铛声。
  思远坊没落已久,又是接近宵禁的时刻,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只有两盏孤苦伶仃的红灯笼。
  陆阳春坐在马车前,甩着鞭子自其中一盏下路过,嘴边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就在此时,一阵疾风突然袭来,灯笼“咻”地一声灭了。
  他几乎是在同一瞬间听见了破空而来的利刃出鞘声。
  一个黑衣人从他斜后方持刀而来,陆阳春也有准备,袖口短刃一出,“当啷”一声接了他这一刀。
  黑衣人身手极好,夜色中刀如银雪。他并不恋战,砍了这一刀之后抽刀便往一侧的屋顶跃身而上,陆阳春毫不迟疑地追了过去,两人在屋檐上缠斗,一时竟也难分胜负。
  马车孤零零地停在了路中央。
  就在陆阳春与那黑衣人专心致志地动手之时,另一个黑衣人却悄无声息地摸上了马车。
  马车里充斥着浓重血腥气,小案上一个烛台,在模糊的烛光映照下,黑衣人看见榻上躺了一个白衣公子。
  秋末天凉,这白衣公子却只披了一件褴褛的白色薄衫,后背处碎成了一条一条的形状。裸露的肌肤上鞭痕与伤口狰狞交错,甚至氤氲出新鲜的血色来,一头长发湿漉漉地散在身侧,掩住了面容。
  听闻此人刚刚从皇城的内狱中出来,瞧这般凄惨情景,想来是错不了的。
  黑衣人这般想着,缓缓地抽出了自己腰侧的银雪刀。
  可尚未等他动手,眼前那个瞧着半死不活的白衣公子居然一把接住了他的刀刃。
  黑衣人大惊,抽刀想走,可那白衣公子竟像是知道他想要干什么一般,提前握着他的刀刃往前一拽,另一只手飞快地伸手一扭,静谧的黑夜中便传来了一声腕骨碎裂的脆响。
  烛火一晃,在那一刹那,黑衣人看清了这白衣公子的脸。
  白衣公子虽然身上有血色,但服色如雪,面容更胜冰雪,含情双目略略抬起,整张脸上只有眼睑上一颗小小的朱砂痣红得刺目。
  真是风华绝代的一张脸。
  他在这样的时刻居然痴了一痴,即使是最冷酷无情的杀手,看见这张脸都会不可控制地心旌一曳。
  而就是这一刹那的功夫,白衣公子便慢条斯理伸手在他下巴上一敲,他不堪痛楚,嘴中溢出些血沫子后,吐出了一颗黑色的牙齿。
  他怎么会知道……鹦鹉卫嘴中藏毒?
  黑衣人心中大惊,陆阳春的声音却自马车帘子外面响了起来:“公子,属下下手太慢,让他自尽了。”
  “无妨,这个还活着,”白衣公子随意地应了一声,伸手不知道点了他身上哪个穴位,冲外面笑道,“大印鹦鹉卫,佩刀银雪,行必两人,失手便刺破藏毒自尽,你不知他们习性,自然防不胜防。”
  地上抽搐的黑衣人咳了一口血,紧蹙着眉,声音沙哑:“你如何知晓……”
  白衣公子不回答,却掀了他面上的黑色罩子,一边看着他的脸,一边仔细道:“是戚琅派你来杀我吗?”
  三年前大印曾经历了一场史称“定风之乱”的宫闱内乱,盘旋中阳的戚、卫两大世家联手逼宫,杀皇帝、皇太子,扶未及弱冠的皇子风朔为傀儡,改元更统,并将与两大世家并称的第三大世家周氏连根拔起,做得干净利落,甚至没有让血溅出皇宫一滴。
  如今风朔虽是名义上的皇帝,但人人皆知这不满二十岁的孩子不过是个狗脚天子,摄政的戚氏长公子戚琅与卫氏卫公一手垄断内宫权柄,比皇帝还要尊贵。
  而面前的白衣公子,是当年被屠的周氏行四的公子,周兰木。
  在传言当中,他与本家不睦,早在五岁便被周氏送到了西境的宗州。定风之乱中周氏满门被屠,只有他因远离中阳,逃了一死。
  他虽与本家多年不联系,摄政的两大世家却未必肯放过他。今年秋初,这周四公子便被两大世家秘密召回了中阳,足足在金庭皇城的内狱里浸淫了一整个秋天,刑讯逼问,什么手段都用上了——说到底两大世家就是对周氏这“漏网之鱼”不放心,想要看看他有没有造反之心罢了。
  可如此多的的刑讯竟都没有问出什么来,戚长公子顾忌着名声,要留他一命,卫公则一定要斩草除根,这才放出了这批鹦鹉卫。
  周兰木见他良久不语,十分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罢了,叫芙蓉把外面的尸体收拾了,这一个先带回去罢,不要让人死了。”
  他伸手,从黑衣人手中拈走了那把银雪刀,不知想起了什么,突然低声道:“君不见长松卧壑困风霜,时来屹立扶明堂……我还记得你,好久不见。”
  黑衣人的眼睛突然瞪大了,顾不得疼痛,他直直地盯着面前的白衣公子,翻涌着口中的血气,几乎咬到自己的舌头:“你……你是……”
  这句话他至死都不会忘记,是一手训练出他们的人亲口告诫的,一字一句,刀切斧凿,万不敢忘。
  “唉,我竟有些饿了……”周兰木叹了口气,却突然说起了另一件事,“想吃海棠酥,阳春你带了没有?”
  帘子外响起陆阳春无奈的声音:“没有。”
  见黑衣人震惊得一时说不出话,周兰木便一手摁上了他的后颈,似乎想把人直接敲晕。黑衣人死死盯着他的面孔,直到他的手落下来时,才低低开口道:“是卫叔卿。”
  周兰木回了他一个十分感激的微笑。
  黑衣人刚刚昏过去,陆阳春便翻身跳进了马车,周兰木捡了黑衣人的银雪刀,递给他:“我手使不上力气,你来动手罢,做得逼真些便是了。”
  陆阳春接了刀,低沉道:“公子想好了?”
  周兰木不答,只貌似十分忧愁地说道:“我若是再进宫一次,可真不知道有没有命出宫了……唉,方太医如今在旁人府里,传唤也不方便,若一个耽搁,谁知道我会不会直接死了……”
  陆阳春震惊地唤他:“殿下!”
  “说了多少遍了,叫公子!”周兰木不满地答道,倏忽眼睛又亮了起来,笑吟吟地说,“我这几天就想出这一个绝妙的主意,既能叫自己少受伤,又能及时和方太医取得联络,难道不是两全其美?”
  陆阳春握着手中的刀,恨恨地说:“可偏偏是那个楚韶!他从前做的那些事……若不是公子拦我,回中阳的第一日,我便要去杀他灭口!”
  周兰木心虚地阐述事实:“你打不过他。”
  “那也不行!”陆阳春怒道,“他没心没肝无耻之尤,公子万万不能再和他扯上半分关系了!”
  楚韶其人,是大印出名的“折花将军”,人长得丰神俊朗,加上一身赫赫战功,当年不知有多少女子想要嫁给他。
  但定风之乱中,他作为承阳皇太子近臣,居然背叛太子,投靠了两大世家。
  此事世人皆知,在陆阳春眼中,此人狼心狗肺恩将仇报,实在是世上最不要脸的人。
  周兰木盯着面前负气的陆阳春,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阳春,若我再被召进宫几次,恐怕就没有多久好活了。”他突然开口说道,“你知道我身上有旧伤,还有余毒,就算他们瞧不出来,我又能坚持多久?方太医如今在楚韶府中住着,若他有一日被拖住了脚来得不及时,你以为我能撑多久?”
  他缓缓露出一个略有些苦涩的笑来:“若我再不寻些庇护,别说报仇,连保全自身都做不到。”
  “可是……”
  “况且,我与他之间总要有一个了结的,”周兰木拨弄着自己的衣袖,面色渐渐地冷了下来,“我要弄清楚当年发生了什么,要取得戚琅的信任,要在朝堂上行走,免不得要借他的手。而且,有朝一日……”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转口道:“当年之事牵涉太多,我要杀的人也太多,最恨的人,怎么能不榨干了最后一滴价值,再动手呢,阳春,你说是不是?”
  周兰木说完这一席话,觉得喉头微腥,他敛目低头,手往小案的茶壶上抓去,想要为自己倒一杯茶。
  这么多年了,说起这个人……竟还是不能平静。
  陆阳春沉默半晌,接手为他倒了一杯茶,恭敬地奉上,声音很低:“那……公子以后打算怎么办?今日能借口伤重撞上门去,他却不一定会长久收留公子,公子如今身份尴尬,让他信任,恐怕并非易事。”
  周兰木伸手准备去接他的杯子,闻言却顿了顿,片刻后才露出一个笑颜,看似十分认真地答道:“我还没想好,不过你看……我现在这张脸不错,养好了伤在他府里自荐枕席,去当个男宠怎么样?”
  陆阳春手一抖,那茶杯便滑到了地上,“哐啷”一声摔了个粉碎。
 
 
第2章 相见欢
  周兰木掩口笑了一声,温言道:“好了好了,逗你玩的。”
  话虽如此,他却在心里飞快地盘算了起来。
  想接近楚韶,其实方才他顺口说的话是最快的捷径。
  从小一起长大,他太了解楚韶了。
  在世人眼中,他是战神,是大印的传奇人物,自少时便玉雪聪明,事事做得好——十四岁从军,十五岁便夺了中阳文武状元,十六岁挂帅大胜定北之战,十七官拜宁远将军,又是太子近臣,几乎权倾朝野。
  倾慕他的人无一不赞他是少年英雄,一双风流桃花眼几乎勾了整个大印少女的心魂。
  而贬低他的人则会抓住他唯一为人所诟病的一点——毕竟折花将军风流之名天下皆知,当年他听过、却没有在意过的红颜知己蓝颜知己便有无数。
  当年他根本无心在乎这些,后来自然只能从世人的言论中探求他对此人所缺失的认知——小楚将军对每一个人都会认真周旋,说过许多虚虚实实的话,许过无数真真假假的承诺,当年……也不过只有他一人认真而已。
  不过如今,他已经不在乎他是不是认真了。
  陆阳春听了他答复,松了一口气,语气间颇有些愤愤不平的意思:“公子千尊万贵,怎能去给他做,做……”
  他没说下去,周兰木却也不在乎他说什么了,他伸一根手指“哒哒”地敲着桌面,另一只手在他握着的银雪刀上滑过,只道:“快些动手罢。”
  陆阳春道:“是,公子忍痛,我会小心的。”
  动手之前他忍不住又问了一句:“待会儿……可要属下为您简单包扎一下伤口?毕竟刀剑无眼,公子身子这么弱,万一楚韶拖着……”
  周兰木低头看了一眼,伸手摸了摸自己中衣上氤氲出的血迹,十分愉快地道:“不必了。”
  要不怎么卖惨呢。
  *
  方子瑜半夜听见大门处传来“咚咚”的砸门声时也十分讶异。
  已是秋末了,夜间天凉,他与楚韶先前正在书房的火盆前烤火,此番刚准备回房去,便听见了府门外十分急迫的敲门声。
  湛泸将军府位于昌明坊较为偏僻的地方,离坊门远得很,所以敲门的人似乎也不顾忌什么,沉重的声音在夜里一声接一声。
  方子瑜略一迟疑,却见楚韶已然披着一件深青色的外袍从书房走了出来。
  他生得极好,眉目深邃,充斥着飞扬的少年气,束了高高的马尾,更显得整个人剑眉星目、丰神俊朗。
  方子瑜侧头看了他一眼:“要开门么?”
  楚韶打了个哈欠,朝大门处走去,声音中却有几分不悦:“开,自然要开,半夜跑到我府上敲门,我倒要看看是何方神圣。”
  方子瑜连忙跟上,大门打开,却首先冲进来一个染了一手血的年青人。
  还不等二人反应过来,那年青人便一头跪了下去,急切地哀嚎道:“可是小楚将军?小楚将军救救我家主子罢,我家主子方才遭了刺杀,身受重伤,若是您不救,恐怕便会死在您府邸门口了!”
  楚韶被这阵仗吓得“嚯”了一声,下意识地退了一步:“你家主子……是谁?”
  地上那年青人口齿清晰地答道:“我家主子是……周氏四公子,秋日里刚被戚长公子和卫公召回中阳来的。”
  周氏四公子?
  周氏满门不是早就全死了么?
  楚韶歪着脑袋想了想,良久才想起一个月之前,戚琅似乎模糊地同他提了一句,说周氏有个四公子,自小便送到了宗州,几乎从来没有回过中阳。
  然而“周”这个姓氏危险,不论与本家有没有关系,都要召回中阳来问一问的。
  他记得戚琅似乎叹过一句,说这四公子在牢狱里浸淫了许久,受了卫公许多酷刑都未改口,若能为他所用,既全了名声,又得了人才,实在是两全其美。

  可是眼下情势不明,还是要弄清楚这人有没有谋反之心才行。
  楚韶这么一想,突然有了点兴趣,他略一思索,越过面前跪着的年青人,直接跳上了马车。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