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装迷情 >

孤有了,是摄政王的——凤九幽

时间:2021-02-22 13:56 标签: 阴差阳错 天之骄子
=================《孤有了,是摄政王的》作者:凤九幽文案:初来乍到,一时不慎,曦太子揣上了摄政王的崽。可摄政王不是好人,所有人都说他要干掉太子,自己上位的,为了自己和崽的安
   =================
  《孤有了,是摄政王的》作者:凤九幽
  文案:
  初来乍到,一时不慎,曦太子揣上了摄政王的崽。可摄政王不是好人,所有人都说他要干掉太子,自己上位的,为了自己和崽的安全,曦太决定试探。
  安公公:启禀殿下,两枚利箭已经送过去了。
  曦太子:摄政王跪到殿前请罪没有?
  安公公:没有,摄政王拿下了西戎东辽两座城池,说若太子再赐一枚,就可以清君侧了。
  没有人知道,摄政王对太子一见钟情,可惜本人气场独特,干什么气氛都不对。
  王府管家:启禀王爷,您的礼物已经送到了东宫。
  摄政王:太子笑了没有?
  王府管家:没有,太子赐了毒酒给您。
  内容标签: 生子 宫廷侯爵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曦,解平芜 ┃ 配角: ┃ 其它:穿越,生子,甜,爽,沙雕
  一句话简介:太子怀崽日常
  立意:再苦再难都没关系,只要一直努力不放弃,就会迎来开花结果。
  ==================
 
 
第1章 倒霉催的曦太子
  朔帝三十年,夏,六月初九。
  山路蜿蜒曲折,阳光烈烈炙烤,路上车队慢条斯理,尽量捡着树荫往阴凉的地方走,树叶微卷,花儿侧敛,连马儿都无精打采,今年的夏天,来势似乎格外凶猛。
  这条路通往赵国边境,是曦太子的回国路,及至现在,走了足足二十五日。
  二十五日前,曦太子被西戎将军鲜于丰护送,离开都城前往赵国,五日前,赵国摄政王解平芜带队迎出边境线,接到曦太子车驾,今日午后,一行即将到达赵国边境线,这场糟心的旅程,总算到了里程碑式的节点。
  是的,糟心,曦太子觉得此次穿越体验极为不适!
  他叫赵曦,本来是个富二代,有钱浪,有好身板扛浪,小日子天天爽飞,只是不小心在浴缸里睡着了,一觉醒来,就变成了曦太子,这个谜一样的男人。
  赵国曦太子,一出生就有异象,别人的生而异象不是彩霞花香就龙凤争鸣,他不一样,五月底的天,他出生前还风和日丽白云朵朵,他一出生就电闪雷鸣,倾盆暴雨,间或夹杂冰雹,五月恶月,他这异象又很难解释为吉兆,宫里立刻请了高僧为他算命。
  高僧说,皇长子命格非凡,贵不可言,及冠后得守护星相辅,有创赵国太平盛世之象,只是及冠之前,命盘与皇宫相冲,恐有损伤,最好养在宫外。
  赵朔帝一直无子,皇长子的出生简直万众期待,结果却不怎么如人意……最后一顿操作猛如虎,为皇长子取名赵曦,封太子位,却避亲避皇宫,养在了宫外皇恩寺,这一养,就是十二年。
  曦太子十二岁,幺蛾子又来了,赵国与西戎邦交,互派使团,他一个半大孩子,竟然跟着使团出使了!不知道这娃自己怎么想的,宫里那起子人又是什么操作,总之注定了悲伤结局,曦太子果然遇到了意外,之后再无消息,消失的无影无踪。
  赵曦一度怀疑这位曦太子不是皇上亲生,或者有什么隐疾,不能继承大统,甚至可能根本就不存在,一切都只是上位者编出来的故事。
  时人及冠是二十岁,二十岁之前养在外头不能回宫,不就注定了和皇位无缘,还封什么太子?要真是寄予厚望,怎么一切安排的这么随便,不闻不问还让人出使它国?有关这位太子的信息还少之又少,玄而又玄,大多活在人们的眉眼官司里,佛曰‘不可说’,太神秘了,怎能不让人各种阴谋论?
  “嘶……”
  赵曦揉着隐隐发疼的额角,还操心别人呢,自己不也是个倒霉败家子,上亿的家产,一觉醒来就全没了……唯一胜过这位同名同姓倒霉蛋的地方,大概是命还在,并且有颗彩蛋。
  初来乍到,风中凌乱,根本不能接受事实时,他白眼一翻,昏了过去,梦里出现了一道声音,没有人,没有脸,只有声音,说他命不该死,一切只是个意外,少则一年半载,多则一辈子……如果他不实在喜欢这里,不牵挂这里,不在这里留下任何羁绊,意志坚定,就能顺利离开,回到原本的地方。因此次巨大失误,这道声音表示非常抱歉,送了他一件特殊礼物。
  至于这件礼物是什么,声音没详细描述,只说以后你就懂了,赵曦感觉这道平板声音说这句话时尾音稍稍上扬,颇有些耐人寻味,立刻警惕,可惜还没说不要,就醒了过来。
  深山之中找到曦太子,小木屋外人群哗啦啦跪了一片又一片,过往之事有一桩算一桩,赵曦说不清楚,也没法跟人解释自己从哪来,只能赶鸭子上架,跟着这些人离开,很快,又从西戎国都出发,一步步走到现在。
  值得庆幸的是,曦太子本人大约寺庙生活惯了,住在山里时,所有一切都是自己打理,身边并没有人伺候,唯一的老仆半个月前也去世了,所有他的性格特点,各种改变,都没有绝对熟悉的人,掩饰起来很方便。
  可纵使他开朗乐观,时时提醒自己往好的方面想,走这一路也已经要心梗,随手挑开车帘,看到摄政王的人往这边走来,更是脑仁爆炸,差点表演一个当场去世。
  五日前,解平芜带队迎接他,没有跪,这正常,人家见皇上都不用跪的,曦太子在摄政王面前根本没有牌面,哪怕是站,人家也站的老远,根本看不清脸,五日过去,两人井水不犯河水,连相看两相厌的机会都没有,摄政王根本不稀罕演君臣和睦的戏码。
  面是没见着,屁事倒一堆。
  天还没亮,摄政王就会派人提醒他,该起床干活了;中午那么热,摄政王也记得请他下车,于炎炎烈日下慰问随行士兵,因为他们很辛苦;下午提醒他莫忘学习,后半夜提醒他注意警醒……可谓是兢兢业业,生怕他睡个踏实觉。
  而且什么借口都不管用,什么没胃口闹绝食,没时间头疼无力,突然饿了渴了中暑了拉肚子,所有一切都不是理由,睡的再死,都有人锲而不舍,声声温柔的把他唤醒,他最好听话,乖乖的别问,问就是——殿下是太子,承国之鼎,当以江山社稷为重。
  解平芜面都不露,就把他这个太子遛的小狗似的,本人却可以愉快的喝解暑汤,每日扎营,还有超级宽敞舒适的豪华大帐篷哦。
  隔着车帘远远望过去,摄政王那厮已经下了车,慢条斯理的朝超级宽敞舒适的豪华大帐篷走去,背影优雅昂藏,宽肩窄腰,长腿逆天,每一步踩出来都是一个苏字,每一缕衣角发梢荡出的纹路都是气定神闲,对别人来说过于炎热的夏天在他身上根本没半分烦恼。
  老子不羡慕不酸一点也不眼红——
  你妈的,凭什么!
  贵圈阶级不该理所当然享受吗?士兵们累我就不累吗!老子是太子,一国储君,解狗你睁开狗眼好好看看清楚,你这么遛人应该吗,亏不亏心!凭什么你可以躲懒找凉快,老子就得卖力假惺惺表现?老子怕将来当昏君吗要造这个势?你这狗当昏摄政王就有理了?
  ……好像不对,只有为君有昏明之说,解狗这样的,最多也就是个奸臣,佞臣,傀儡天子背后的真正主子,野心家。呸呸呸!什么主子不主子的,孤是太子,是他主子!这狗将来要被制成铜像跪在地上让人吐口水的!
  心里各种国骂摄政王,摄政王的走狗已走到车前,请他下车:“启禀太子殿下,咱们到了,已开始扎营,趁着还未上饭,殿下和士兵们说说话吧。”
  又来了,每天中午雷打不变的慰问士兵。
  曦太子内心十分拒绝,紧紧绷起脸——答应了。
  端谁的碗吃饭,看谁的脸色,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可阳光如此热情,地面白花花一片,隐隐能看出蒸腾的热气,曦太子有些脚软。
  大约犹豫的时间有点长,老天看不过去,帮他下了决心,脚底一滑,左脚绊右脚,曦太子整个人身体踉跄,如猛虎扑食一般,直接往前——
  还好贴身伺候的老太监安善手脚机灵,扶住了他。
  曦太子下意识想道谢,一抬头,就看到安公公汗湿的领口,再一看,后背也早湿了,冠下灰白的头发都打了缕,脸色发红。
  果然解狗那样的少见,大多数普通人都是烦恼夏天的,不只他一个人难熬。
  曦太子站直了,推开安公公:“你退下,不必跟了。”
  安公公当然拒绝:“殿下身份尊贵,岂可无人伺候,老奴不敢擅离。”
  “你不懂。”
  曦太子远目望天,视线悲壮苍凉,仿佛看到了另一片天空。这条通往天下之主,富贵荣华,高处不胜寒的孤独路——让孤一个人走吧。
  安公公没看懂:“殿下——”
  曦太子目光坚定:“退下。”
  安公公只得垂首应诺。
  转身前,他看到太子背影,后颈有汗滑落,没几步,后背也微微湿了。老太监没说话,只垂了眼,静静退下。
  曦太子知道自己出汗了,浑身湿粘难受,走的是真热,他这样精力壮的小伙子都受不住,老人怎么受得了?
  前方士兵正在扎营,曦太子长长呼口气,挂上笑容,熟练的进行这几日已经熟悉的工作,士兵们也都回以饱满的精神面貌,没有任何不应该的眼神话语,气氛很是和谐,可他知道,其实所有人都等着看他笑话呢,想看看他在摄政王手底下能走几个回合。
  没关系,他要求不高,能苟住就行,最多一年,老子就不伺候了!
  除了自己热的像狗,一切进行的都很顺利。回程途中,曦太子路过一个超级宽敞舒适的豪华大帐篷,丝丝凉气透出,爽的他打了个激灵。
  这是冰啊!再一看,果然是解狗的大帐!
  曦太子有点走不动道,心想休息一下吧,冷气能蹭一点是一点,真的好累好乏哦,脑子却清醒的提醒自己,不行,你丫争点气,人要脸树要皮,速速滚走!
  深呼一口气,瞪着白花花地面,曦太子勇敢的迈出第一步——
  他心志坚定,眼神坚毅,奈何脚有自己的想法,深呼吸好几次了,还是一点没动!
  这就很让人绝望了。
  恰在此时,帐帘掀开,从里头走出来一个人,是摄政王副手莫白。
  “太子殿下可是有何需要?”莫白端正行礼,“听闻之前赶走了安公公,可是此人用的不顺手,想要更换?”
  风吹过帐帘,曦太子看到了大帐内一双手。
  骨节修长,肤色白皙,阳光跳跃在指尖,如润玉泽,非常好看,此刻,这双好看的手正在桌前,翻一本书,闲适优雅,矜贵无匹,随便一个屈指动作,都特别赏心悦目。
  鉴于这是摄政王大帐,这双手的主人是谁也就不言而喻了。
  明明知道太子经过,显然不打算打招呼,不重视,不提防,不放在心上,仿佛别人是空气,连被蔑视的资格都没有。
  曦太子再次心梗。既然立场注定为敌,不可能为友……五日憋屈涌上,加上方才经历一通暴晒,恶从胆边生,曦太子有了一个十分大胆的想法。
  “行啊,那孤要年轻的,要手白,骨节修长有力,最好还喜欢握书,不喜欢见人。”
  穿越委员会(wink):亲亲在吗?不好意思呢,因重大失误,这边特意送了您一份小礼物,尽快查收哦~mua
  曦太子(警惕):详情说明都木有,一定不是个好东西,不要!
  摄政王(捂住太子的嘴):不,你想要。
  作者有话要说:  穿越委员会(wink):亲亲在吗?不好意思呢,因重大失误,这边特意送了您一份小礼物,尽快查收哦~mua
  曦太子(警惕):详情说明都木有,一定不是个好东西,不要!
  摄政王(捂住太子的嘴):不,你想要。
  勤快的作者又滚过来了,新文开更!榜单厮杀相当残酷,每一个收藏对作者来说都很重要,求大大们支持!收藏我,留言我,鞭策我!(づ ̄3 ̄)づ╭
 
 
第2章 摄政王好难约
  孤要年轻的,要手白,骨节修长有力,最好还喜欢握书,不喜欢见人……
  听听听听,这是人话吗!简直集挑衅侮辱得瑟于一体,还一点不留余地的点透了话中人是谁,务必让所有人心知肚明!
  曦太子简直想亲自己一口,就是这张小嘴这么会说话吗?会说你就多说点!
  他死死盯着帐内的手,吞了口口水,来啊,造作啊,解狗你敢不敢鲨了我!
  现场一片死寂。
  从周围人眼角余光投过来的佩服看,大家对曦太子致以诚挚的祝福和哀悼——实在没见过这么有勇气的人,想死你拿刀抹脖子,拿白绫上吊,哪个不比千刀万剐舒服?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曦太子本人更是要憋死了,众人翘首期盼中,帐内那双手,它停下了!
  曦太子眼睛睁圆,眨都不敢眨。
  他是故意的,反正注定为敌,凭本事拼不过,做舔狗伤面子,不如硬核一点。他在赌一个可能性——这位主不会杀他!
  说到这,就得谈谈他们皇家了。赵朔帝除了他,还有三个儿子,二皇子四皇子命不好,夭折的夭折,出意外的出意外,尚未成年的三皇子这些年一直扛鼎,可惜还是没扛住,半年前英年早逝,现在人在皇陵,便宜爹朔帝倒是命大,哪怕几年前就中了风,半身不遂,不能说话,不能执政,命却一直很稳当,早早封了解平芜做摄政王,坚强的苟到了现在。
  皇家后继无人,寻找曦太子并接回国,明眼人都知道怎么回事,不管他最后能不能登基做天子,反正目前,他的路要这么走,赵朔帝一天不死,解平芜就不能轻举妄动,心再野,改朝篡位也是需要时机,需要名声的么。反正他多年大权在握,地位稳固,已经熬死了几个皇子,再来一个也算不上事,着什么急。
  曦太子琢磨着,起码短时间内,解狗得保住他,私下里想怎么想折磨不说,肯定不会真的弄死他,他的生命安全,在某种种意义上,是解狗命门!
  这些天行路漫漫,他净想这个了,掰开了揉碎了各种想,比起他,解狗肯定更难受,瞧不上他又不能干掉他,只能容他上蹿下跳恶心自己,他就不一样了,他干不掉摄政王啊,根本没有第二个烦恼,干脆如别人期待,上蹿下跳浪起来!
  他赵曦,誓死不做舔狗!
  虽然想的很通透,胆子催的挺肥,可真正这么干时,还是心跳加速,这位主可别发疯啊喂!


  那双骨节修长,如润玉泽的手只停了一瞬,就继续翻下一页书,依旧闲适,优雅,有阳光在指尖跳跃。
  理都不打算理的样子。
  曦太子心内立刻放烟花,激动的不能自已,怎么样怎么样!他就知道!能苟住!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