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装迷情 >

你馋的是皇位么——亭台六七座

时间:2021-02-22 13:57 标签: 末世
《你馋的是皇位么》作者:亭台六七座文案:自从新帝登基以后,关于他和安王的谣言就没有断过。说那日安王怒气冲冲的打入了新帝寝宫,后新帝召来了重兵。一番打斗后,安王获胜大摇大摆走出。不过安王也受
   《你馋的是皇位么》作者:亭台六七座
  文案:
  自从新帝登基以后,关于他和安王的谣言就没有断过。
  说那日安王怒气冲冲的打入了新帝寝宫,后新帝召来了重兵。一番打斗后,安王获胜大摇大摆走出。不过安王也受了不轻的伤,鞋子丢了一只,衣衫不整,走路姿势略有些怪异。
  说又一日新帝宴请安王,二人因意见不合、大打出手。安王的嘴角都被打破了,同样走路姿势不那么对劲。
  ………
  三宝公公忧伤望天:他知道真相,但是不能说啊。
  【小剧场:臣子.操.碎了心】
  安远过于猖狂,臣子献上一计:毒酒干掉安远!
  原启看着桌上的毒酒,眼神略有些闪烁,然后他亲自喂安远喝了。
  于是,安远眼含震惊的倒下了。
  一夜之后,原启走出了宫殿。候了一夜的臣子问:“陛下,成了吗?”
  原启(猛点头):“大仇已抱”
  臣子(懵逼脸):????我怎么不太信呢?
  直到臣子看到了面色铁青走出来的安远。
  臣子:“!!!!!”
  说好的毒死呢?您昨晚在里头做什么呢?
 
  【《你馋的是皇位么》避雷】
  *架空、架空、架空,勿考究!
  *算不上双洁,不喜勿入
  *选了“主攻”是因为攻的视角稍微多一点~视角原因啦
  *其他待补充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原启(攻),安远(受) ┃ 配角:预收文:大腿是魔头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说实话
  立意:护你一生
 
 
第1章 邪魅安王断袖归来
  “吱呀呀………”
  天未亮、朱门响。伴随着开门声,整个太庙也仿佛苏醒了一般。
  门被打开,身着明黄的新帝第一个踏入了门槛。
  原启在台阶前停住,仰头望向中殿,这里面供奉着他的先祖。
  初次踏入这里是父皇登基时祭祖,如今是他即位,期间仅隔了五年。
  一纸书信寥寥几笔,甚至象征权利的印鉴都未收起,父皇便带母后游历人间。原启无法理解什么样的情可以让父皇放下,这天底下最诱惑人的……权利。
  他的父皇……无心江山、只爱美人。
  新帝一人踏上台阶,随后百官齐齐跪拜。只要敬天法祖后,他便是名正言顺的皇帝了。
  伴随着沉闷的钟声,原启一步一步接近殿门。正殿上方红光乍现,天际渐亮,这乃祥瑞之兆。
  这个时候,钟声戛然而止。朱门又响……
  新帝身子一滞,回头。
  百官同样疑惑悄悄转身,这么关键的时刻,是谁那么大的胆子开了门?
  要是把新帝的气运给放跑了,怕是九族的脑袋也别想要了。
  朱门又启,八名黑衣侍卫抬着步撵入内。
  黑衣侍卫并未佩刀,百官看这衣服颜色就知道不是新帝的护卫。他们伸长了脖子,所以是来了谁呢?
  黑衣侍卫步伐一致、直视前方、面无惧色,撵上之人同为黑衣并绣有红色暗纹。
  侍卫停下脚步却并未放撵,众人眯眼瞧过去。
  撵上之人,黑衣之下、肤色苍白,半靠玉撵、嘴角噙笑。风吹、衣袖翻飞、暗纹涌动。
  “这么重要的日子,陛下怎未喊上臣?”那人唇启,面带笑意、声音渐冷。
  听到这句话的百官,齐齐的打了个哆嗦。怎么把这位活阎王给忘了……要说不要脸,这个人排在最前头。新帝祭祖此等大事,迟了不说,还敢倒打一耙!
  此人乃异姓王(安王),姓安、名为远。安王是个心思歹毒、手段狠辣的人,惹不起、惹不起。
  百官低着头、竖着耳朵,静听二位神仙打架。
  这安王啊,是个了不得的毒辣人物。
  前皇帝游历人间带回来一人姓安、名远,此人神色与那已逝的逸亲王有六分相似。许是陛下念着已逝兄弟,对这安远、格外看中。
  百官服吗?不服。安远师从何处、可有建树?此人空降朝堂,对十载苦读之人可算得公平?
  而安远呢?入朝之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收服了逸亲王旧部。有了支持者后更是行事果断、手段毒辣。
  最初带头反对他的人,坟头草都没过大腿了。
  无名小儿,一朝得用,权利地位、荣华富贵,让人眼红啊!
  可谁还敢反对他?前皇帝不计较,任百官说破了嘴皮子也毫无用处。
  只能以头抢地,陛下被鲛纱蒙了眼,不辩佞、忠啊!而如今帝王换了,百官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新帝的身上了。
  安远环顾四周,后以舒适的姿势轻倚,不语、不跪。他在等待新帝的回答。
  新帝越过百官与安王对视,一个嘴角含笑、眼神冰冷;一个神色平静、不怒自威。
  这第一个照面,原启与安远、不相上下。
  安远,原启心中咀嚼这二字。父皇五年前带回此人,众人猜测诸多。甚至有谣言,此人乃逸亲王转世。
  原启越过百官、视线牢牢锁住那、坐无坐相之人。父皇信笺最后几笔便是:若皇儿无心皇位,就给那安远罢!
  给他吗?
  日头升,天际亮。光辉洗礼殿顶,中殿渐被笼罩。
  俯瞰:五光十色琉璃瓦、玉水金桥大戰门。
  太庙由暗变亮、由灰变彩,仿佛整个活了一般。
  “铛…………………”
  仿那自天际而来的钟响,众人受声音魅惑抬头。
  台阶之上、明黄之人,融于光辉、熠于光辉。长袍浮动、龙腾沧海,寒星黑目、仿能容纳天地。
  老臣心颤,面带惊诧、眼眶湿红,咚咚磕头、颤声大喊:“陛…下,乃真龙天子啊!”
  “陛下!乃真龙天子!”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坐于撵上之人,笑容渐淡。桃眸微斜看向东角,嘴角再见嘲讽。他黑发散乱于胸,如墨瞳仁、阴毒涣散。唇张合,语气轻漫、眼神轻佻:
  “你们是演给本王看……还是在骗自己呢?……嗯?”
  颤动的心,在这一刻被浇下一盆冷水。
  “嘶…………”
  仿那冷水落入油锅,众人暗暗抽气。
  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随后窃窃私语。满腔热血被安王这一浇,瞬间一个激灵。再一眨眼,那副奇观已是不见。
  众人心中羞愤,这安王果然歹人一个!真真的、大不敬啊!已有老臣颤微起身,哪怕今日就入了棺材,也要骂他个狗血淋头。此等大不敬,就该当场砍了脑袋啊!
  “安王。”新帝开口,声音自上传下。差不多的年纪,截然相反的性格。
  原启这一声,让羞愤激动的大臣冷静了不少。这是在太庙,不能造次。
  安远听后挑眉,头稍后仰与原启对视。他一笑,眉梢似有花绽:
  “陛下、可算是想起臣了。”
  安王笑意溢出眼角,新帝冷目溢出寒星。二人之间刹那、剑拔弩张……
  老臣噤声,面带期盼。若陛下能……
  “你可知罪?”
  原启看那安王,此人脸皮极厚、野心勃勃、呲牙必报。父皇,不该重用安远。
  而他不是父皇,卧榻之侧,不容他人酣睡。无论安远是亲是远、是正是邪,此人、必除。
  新帝的这一声,让许多老臣腰杆挺直。老臣微微抬头、仰望新帝,心中感慨:陛下、有当年忠亲王之姿啊!这乃大月之幸!大月、之幸啊!
  安远听后笑意未减、稍稍起身。他面无惧意、肩头稍动,黑衣滑落、白肤红纹,刺人眼目。
  “臣、不知。不如陛下,与臣说上一说?”
  原启稍稍错开视线,避开这幅画面。父皇离开后,安远气焰越发嚣张了。
  他神色清冷、侧颜如卷。唇启:“你迟了。”
  “铛…………”
  钟声又起,仿佛在提醒原启,这好时候要过了。
  原启抬头望向天际,臣子们抬头,望向新帝。这安王,怕是不想让陛下祭祖啊。
  原启深深的看了安远一眼、后转身,他抬脚踏上一阶。原启脚步沉稳、不慌不乱,仿谁都阻不了他的祭祖路一样。
  如玉容颜、似冰气质,神色坚定、声声步步……
  老臣眼中,那阶上之人夺去了太庙所有颜色。新帝定能超于原氏先祖,群臣共鸣!
  撵上,安远挑眉,好像诧异于原启的表现。他抬手示意。黑衣侍卫曲腿放撵。安远自撵上起身,望向台阶。
  安王动作,让近处大臣侧目。众人警惕并心想:这安王又要做出什么大不敬的事来?
  新帝已走半数台阶,殿门就在眼前。
  “呵呵……”
  瘆人的笑声自安王口出,这人下撵,抬脚往中殿而去。
  安远走相相当随意,似醉酒脚步飘渺、黑袍浮动又精准踏着钟声。
  他就这么下了撵、从众人视线划过,快要踏上台阶。群臣深深抽气,这可是中殿!安王怎么敢?
  这一刻,三朝元老礼部尚书起身冲来,一把拽住安王。百官屏息,目露惊愕。没想到这第一个冲出来阻拦的,是张大人!
  张合年龄已过六十,头发花白、朝服下仅剩一把骨头。他目含怒、嘴轻颤。
  “安王……你想造反!”
  安远被拉停住,勾唇一笑回身。视线缓慢移向那只抓着他的手,目光仿那淬了毒的□□。
  他头微歪、肩头的红纹似活了一般晃动,他低头与半跪地上之人对视。
  张合垂眼不看安王,手上青筋尽显、微微颤抖。许是用过了力,也许是用尽了气。
  “张大人、慎言啊~”
  此声缓慢似不经心,又似毒液牙尖流淌。安王看向尚书的眼神,像极了毒蛇看向待吞之入腹的老鼠。
  尚书还未如何,旁边之人身子颤抖,悄悄往边上挪动、半点不敢看向安王。
  “是安王、该、慎——行!”
  张合开口、神色坚毅,手指颤抖却依然手不松。新帝入殿之前,安王绝不能上去。除非、踏过他的尸、身!
  张合这一声,掷地铿锵!一下子仿点燃在场诸多人心火。
  “安王、您慎行!”
  “安王、您慎行!”
  “安王……………………”
  半数臣子拜向中殿,口中却喊着安王。
  安远依旧眼含笑意,眼角渐染寒霜。他看向群臣,似一个一个记下名字,待秋后算账。
  那些偷看热闹的人仿若得了什么命令一般,同样朝向主殿、跪拜劝言。
  安远饶有兴致扫过一圈,整个太庙站着的活人只有他与……那位。
  “吱……呀……”
  木门被推开,原启抬脚踏入。那一刻,身后喧嚣尽散…
  安远眼睁睁看着新帝身影消失,似是被气狠了一般转头对着张合、露齿一笑。
  他笑颜春光明媚,话语字字锥骨。
  “张大人的嫡孙刚中得榜眼吧?”
  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如同一个重重的巴掌打在张合的脸上。
  张合一颤松了手,那段衣袖重新与风追逐。张合未立刻抬头,但坚毅神情已经土崩瓦解。
  安远笑容意味深长,他微微低身凑近张合,轻启的唇仿佛吐出了蛇信子。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说是不是?张大人?”
  “张大人、才该慎行啊!”
  安远说到此处晃动了下衣袖,仿若想要将那腌臜之物尽数晃下来。
  因他动作,右肩红纹又现。那显然是一条吐着信子的……红蛇,眼神冰冷盯着众人。
  可他耐性极差,几下已不耐烦。
  “喳………哧!”
  布帛撕裂之声,周围瞬间噤声。就连那古老的钟响也仿若见了天敌般、藏了起来。
  安王徒手断.袖,衣袖飘飞……最后就在群臣眼巴巴的视下,落于那中殿正中央的牌匾上。
 
 
第2章 安王:求祖宗不如求我
  风掠过、袖摆动。可任它怎么扭、怎么妖,也没从牌匾上下来。
  众人视线聚焦于此、眼皮跳动,恨不得爬上柱子将那节黑袖给勾下来!
  这………
  群臣互视:这…可、如何是好啊?
  群臣哑然…
  安远看着牌匾上的黑色袖摆,神情稍顿、笑意瞬绽。阴毒之人、阴毒之色褪去,只剩下了美人如妖、惑乱人心。
  安远看起来心情大好,踢开了张合、想要抬脚踩上台阶。而此时,那只苍老的手抓上了他的脚腕。
  安王笑意一顿,低头、眼中寒光渗人。
  张合咬牙、面部微颤。他先是环顾了一下四周悄悄看过来的官员,后死死抓紧安远的脚腕,说:
  “就算安王给老臣按上个大逆不道的罪名,想要上这台阶,也得先从老臣身上,踏!过!去!”
  周围的人听了张大人的话,眼眶微热。张大人!满腔正气热血、一颗赤诚红心呐!
  安远听后,低头与那张合对视、扬眉:
  “啧啧……张大人既然这么要求,”安远一笑,抬脚连带着那只抓着他脚腕的手,一同送上了张合的胸口。
  张合被这一脚踢的,直接一个咕噜撞倒了旁边的官员。这一脚仿佛踢的极重,张合脸露痛苦神色并不停咳嗦。

  抽气声又起。
  安王踹了还不算完,只听他继续道:“那本王成全了张大人便是。”
  这一下,非安远这一派系的官员、怒了!众臣起身上前,将安远团团围住!这有的是真怒,有的是看热闹。有的是真上前,有的是煽风点火。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