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装迷情 >

东厂需要你这样的人才——雾十

时间:2021-02-22 13:57 标签: 三教九流 恩怨情仇
当前被收藏数:63929营养液数:43132文章积分:1,591,201,024《东厂需要你这样的人才》作者:雾十?文案池宁是个权倾朝野的大太监,文臣口中“阴阳怪气,不得好死”的那种。他平生没什么

 

当前被收藏数:63929 营养液数:43132 文章积分:1,591,201,024
《东厂需要你这样的人才》作者:雾十
 
文案
池宁是个权倾朝野的大太监,文臣口中“阴阳怪气,不得好死”的那种。
他平生没什么追求,就是年纪轻轻喜欢认儿子。
屡试不中、老态龙钟的老秀才;出身贫寒、才华将没的状元郎;两厂掌控下的锦衣卫等。就连稚嫩可爱的小皇子,也会傻乎乎的说:“临临,如孤亚父。”
 
后来,秀才富可敌国,状元成了最年轻的阁臣,小皇子登基为帝。
外人觉得,这些大佬肯定恨毒了这强认儿子的死太监,欲除之后快。却不想……
“阿爹什么时候出宫养老?亭台阁楼都给您建好了。”
“爹,今日朝中有人上折骂您,看儿子参死他!”
“有临临在,朕才安心。”
 
子孙满堂、风光依旧的池宁,这一日又异想天开,看上了个新儿子。
但这“人”比池宁更异想天开,他想当池宁所有儿子的另外一个爹。
 
阴阳怪气喜欢认儿子太监受X两幅面孔真.神明攻
本文又名:《世上只有爸爸好》、《霸道神明爱上我》(不是
 
雷萌自选:
1.攻不是人,受是真.太监;
2.主受对认儿子有执念,除了攻,其他都是纯亲情。
3.本文不过娱人娱己,请勿对号入座。
4.文是作者家的猫写哒!⊙ω⊙
5.如无意外,会日更,更新区间会在11点到14点左右。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甜文 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池宁,原 
一句话简介:世上只有爸爸好。
 
作品简评
池宁是个权倾朝野的大太监,平生没什么梦想,只追求三样东西——升官,发财,认儿子。有一天,他捡到了一个可以实现他所有愿望的邪神……本文内容充实,刻画入微,讲述了特殊朝代下,大内之中一群同样特殊的群体,朝堂内外,以小见大,嬉笑怒骂,众生百态。主角的目标就是爬上大启朝“职场”的顶峰。
 
 
 
 
第1章 努力当爹第一天:
  己亥末,庚子春,雍畿小雪。
  无大事发生。
  江左守备临太监,奉旨回京。
  ***
  纷纷扬扬的雪花,从灰色的天空飘下,染白了古老的庙宇。单檐歇山式的房檐下,剔透的冰凌倒悬而挂,含着露水,欲滴不滴,好像敛去了所有的凌厉与锋芒。
  不少旅人都停下了归家的脚步,谨慎地选择了暂避风雪。
  雍畿三十里外有座莫寻山,山下有一座新修起来的真静禅寺,名声不显,占地不大,却有着异乎寻常的鼎盛香火。老方丈慈眉良目,广结善缘,为每一个临时来借宿的施主大开了方便之门。
  “这雪也不知何时才能停下,唉。”
  “既来之则安之,即便你现在回京,也进不了城,除非你官大到能让城门在宵禁时还为你而开。”
  “嗨呀,甭管是天潢贵胄还是贩夫走卒,在这鬼天气面前谁都一样。”
  南来北往的借宿之客,三三两两地坐在廊下闲话家常。他们之前已经说了许多,聊斋志怪、风土人情,如今连俯仰天地的常人渺小都感慨出来了。人一闲下来,真是什么都干得出来。
  “达官显贵怎么能与普通百姓一样?”
  “慎言。我听说江左守备太监也是这几日就要归京,若那东厂番子就在你我之间,听到这样的话……”
  刹那间,众人集体变成了哑巴,更有甚者,恨不能时空倒转,回到一息之前毒哑自己。
  诡异的寂静之后,不知是谁突然起头,莫名就歌颂起了当朝的海晏河清,时和岁丰。求生欲可以说是很强了。
  池宁就是在这个时候身披风雪而来,车马相连,排场极大。
  小沙弥提着一盏灯走在前头,领着披蓑戴笠、前呼后拥的池宁,从庙门口一路走来,跨过了猩红的门槛,带来了一夜寒凉。
  进门后,随从就为池宁解下了蓑草,露出了里面少年的身躯,用料讲究的月白色宽衣,以及……
  被仔仔细细、小心翼翼护在大袖之中的一截乌木。
  说来奇怪,这木头明明其貌不扬,黑得普通,却被池宁指若葱根的双手捧出了稀世珍宝之感。池宁的一双手,也被这漆黑的木衬得更加白嫩无瑕,宛如羊脂。只一个寻常动作,就能引得人目不转睛,惊叹连连。
  旅客中有一胖世子,是个混不吝,本不屑表露身份,与草民为伍,但在看到池宁手上的木头后,也心痒难耐,忍不住跳了出来。
  “我是闻时宝。”他拦在了池宁身前自报家门,好像他这么说了,便该没有人不知道他是谁。闻时宝用施舍般的语气开门见山:“本世子就不与你兜圈子了,我祖母她老人家即将迎来八十整寿,我看上了你手上这截木头当寿礼添头,你开个价吧。”
  “???”池宁虽解了蓑衣,但还戴着笠帽,露不出表情,可他浑身上下已经充分表达了一个核心意思——你,谁?
  “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闻时宝自认风流地打开了手上的折扇,却更衬得满脸横肉,凶相毕露,他自顾自地上演了一处威逼利诱的戏码,“本世子最烦自命清高那一套了,见一个,打一个。”
  此人八成脑子有疾。
  在得出这样的结论后,池宁就只丢下一句“珍爱之物,恕难从命”,便直接带人绕过了闻世子,准备扬长而去。
  闻世子哪里见过这阵仗,竟有人敢不给他面子,当下就炸了。这位胖世子的眼睛不大,脾气倒是不小,“啪”的一声合上折扇,就追上了池宁,想要给他一个好看:“你给我站住!谁允许你走的?这是你想不卖就不卖的?你可知道我祖母是谁?我……”
  在闻时宝的扇子即将打到池宁时,池宁猛地转身,反打了闻时宝一个措手不及,前脚绊后脚,闻世子就这么以标准的狗啃屎姿势,摔到了佛前。
  所有人都忍不住哄笑出声。
  闻世子气得肿红了一张脸,他随即大喝一声,就要喊人来与池宁拼命。
  池宁身后穿着同样蓑衣、动作整齐的私人也不是吃素的,他们已经闻风而动,持刀站了出来,将池宁护在身后,同时将出鞘的利刃对准了闻时宝。这些根本不是寻常雇来看家护院的打手,而是训练有素的军人!
  他们如臂使指,剽悍好战,连刀尖的寒光里都充斥着浓郁的凶煞之气!
  闻时宝被彻底吓到了,但他的人也及时赶了过来,扶住了这位不堪大用的世子爷,并附耳说了他们在池宁马车上看到的“池”字。
  两方就这么僵持而立。
  只有池宁不准备再忍,开口问了句:“那你可知道我是谁?”
  冷得像高山,似冽泉。
  闻时宝当下就笑了,好大一声,他道:“本世子需要知道什么?这四九城,我还没听说过哪个有名有姓的人家姓池呢。”他料定池宁只是富商之子,因为没见过世面,才敢如此嚣张。闻时宝朝着京城的方向一拱手,自报家门,等着看对方吓得屁滚尿流的样子:“别怪本世子没告诉你,我姓闻,大启闻氏的闻,圣人特赐的国姓。”
  “我祖母乃是康乐大长公主!”
  此言一出,全场一片哗然,连本来想要上前劝和的方丈都暂缓了脚步。本朝公主因为祖训,大多行事低调,但再怎么样,那也是公主,被封了大长公主的公主,足够看出笼罩在这位身上的圣恩了。
  池宁完全是在以卵击石!
  但包括池宁在内,他带来的人却都不为所动。池宁身后那个刚刚给他解下蓑衣,如今正抱着猫的矮小随从,好像还颇为轻蔑地笑了一声。
  ……
  浮云蔽日,不见雍城。
  还没过宵禁,京城的外七门便已经破例依次洞开。一队面容严肃的黑袍卫所军,骑着高头骏马,由南城左安门高调地鱼贯而出。
  甫一出城门,这一队卫军就开始了疾驰,像箭雨,似飞梭,千里奔袭,声势浩大。翻飞的马蹄带起阵阵尘土,军队很快便消失在了长满苍苍芦苇的田野之中,只在漆黑的夜色里留下了一道看不清的残影。
  “东厂办事,闲杂退散!”
  东厂,一个令百官都唯恐避之不及的特殊机构,如今已经隐隐强压锦衣卫一头,由过去并列的兄弟单位,即将转型为直属上司。
  不消多少工夫,随着勒马嘶鸣,这些卫所军就已经赶到了京郊的真静寺,里三层外三层地快速将莫寻山北麓围了个水泄不通,生生把这座平日里看上去也还算高大庄严的宝刹,衬成了籍籍无名的乡野小铺,浑身上下写满了“弱小,无助又可怜”的字样。
  领头的青年是个宦官,面白无须,身姿修长,穿一身曳撒飞鱼服,只一个眼神,便吓得出来查看情况的僧侣不寒而栗,忘记了呼吸。
  “不知这位公公……”僧侣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上前。
  “我还不是太监。”太监是官名,公公是太监才能拥有的尊称,来人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自己,“我只是个少丞,姓夏。”
  可以说是十分严谨了。
  夏少丞翻身下马,擦手去尘,在即将进入真静寺时,他少有地露出了一些好多年都不曾在他脸上出现过的紧张与青涩。
  他低喃道:“这衣裳可还看得过眼?”
  “过眼,过眼,再不会有比夏爷更俊俏的郎君。”小内侍讨好地说着漂亮话。
  夏少丞这才稳定心神,疾步走入了庙宇之中。他带队径直来到了众人如今的聚集之所,在宝相庄严的佛祖金身面前,亮出了东厂行事的梅花牌,再次引来了一阵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东厂竟然真的出现了!
  闻时宝看见来人,再一次得意了起来,他觉得这内监只可能是来找他的。因为在与他搭伴回京的队伍里,其实藏了两个很了不得的人物,是朝中权宦的家眷。这权宦可不是寻常太监,而是司礼监的大太监!
  “你们可算来了,快把那队乱臣贼子给本世子抓起来!”闻时宝叉着腰,神气极了。他也不看夏少丞正看着谁,就理所当然地下起了命令:“记得别伤了木头,我要它!”
  就在众人已不忍抬头再看的下一刻……
  看上去气势慑人、大权在握的东厂少丞,带着锦衣卫就利索地跪到了池宁面前,铿锵有力地叫了一声:“爹!”
  “乖。”池宁拿下了头上仿佛还散发着竹香的新制笠帽,露出了里面的庐山真面——唇红齿白,面若好女,金色的璎珞就系在下巴尖上,更显脸小。池宁的年岁不大,但气势十足,眉眼间还有一丝诡异的慈父之态。
  这位“老父亲”常年面色苍白,薄唇,细眉,身姿单薄,带着说不上来的病气孱弱,却无人敢小觑。
  只因他是池宁。
  池宁用之前闻时宝的话回敬了这位世子爷,不疾不徐,一锤定音:“拿下吧。”
  “我犯了什么罪,你就要抓我?”闻时宝不信这世间还有比他更蛮横无理之人,他在夏少丞给池宁下跪时,他多少猜到自己不幸踢到了铁板,但没想到这铁板还带着毒。
  池宁似笑非笑地斜来一眼,比闻世子更不像个好人,阴阳怪气:“还请世子爷长眼,小臣姓池,名宁,单字一个临。江左守备,同任东缉事厂协同官校办事太监。”
  说起“池太监”,确实没多少人听过,但倘若叫一声“临太监”,却有能止小儿夜啼的奇效。据说这位在天和年间就已经呼风唤雨的宦臣,因师父犯事牵连,才被新皇赶去了龙兴之地江左养老,没想到短短数月,他就又起复回京了。
  “东厂的太监又怎么样?”闻时宝其实已经腿软到站不起来了,但事已至此,他只能死鸭子嘴硬,“东厂就可以随随便便抓人,不讲道理了吗?”
  池宁睁大了一双眼睛,黑白分明,深邃漂亮。
  他不可思议地问:“我东厂办事,何时讲过道理?”
  作者有话要说:
  PS;邪神攻已经出现了,但我相信你们大概很难猜到他是谁2333333
 
 
第2章 努力当爹第二天:
  池宁这辈子最大的疑惑之一,就是为什么总有人试图和他讲道理。
  他是讲道理的人吗?
  他不是啊!
  池宁出身西南边陲的小城镇南,那地方地处偏僻,穷山恶水,唯一能拿得出手的特产就是宦官,权宦,名权宦。
  孝帝永平年间,还是个失怙幼童的池宁,便以“俊秀”充入内廷。他一入宫,就自动划入了宦官集团中的镇南一派,拜派系大佬太监张精忠为师,选入内书堂读书。毕业后他开始了辗转在神宫监、御用监攒资历的日子,天和年间入了内官监理事,掌火药制造,十六岁时,已是东厂名副其实的三号人物。
  若不是年前师父出了意外,给池宁顺风顺水的人生平添了一些波澜,他现在说不定已经开始二次深造,在文华堂绩学,听阁臣讲书了。
  但不管怎么说,除了这道坎,池宁长这么大,还真不知道什么叫低调,什么叫讲理。
  在这点上,他的干儿子就很上道,依命行事,从不问解。池宁让他把人拿下,他就把人拿下,也不管这拿下之人是不是什么世子,有没有来头。
  夏少丞本名夏下,主子赐的名,不能改。他一张再正经不过的面容背后,如今正在思考着,有没有什么合适的罪名,可以网罗编织到闻时宝头上。虽然康乐大长公主不足为惧,但能少一些麻烦还是少一些的好。
  很快,夏下的心中便有了主意,他手上还真有个现成的罪名。


  夏下能够无视宵禁,点兵连夜出京,自然是身负一道特殊的皇命——他需要在半月之内,抓捕到一伙儿试图在宦官间妖言惑众的朝廷要犯。
  这是宦官集团内部的自查与肃清,但也不能保证这些受了影响的人不包括外臣。
  好比,脑子明显有坑的大长公主之孙。
  夏下面露不善,眯起眼,不着痕迹地朝闻胖子打量,在脑中飞速攀扯着这一百多斤肉的社会关系,准备当场表演一个什么叫“无中生友”。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