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爱阅电子书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装迷情 >

怀了点家男主的崽——竹瑶君

时间:2021-02-22 13:57 标签: 阴差阳错 天之骄子
=================书名:怀了点家男主的崽作者:竹瑶君文案:(生子系统系列文)-叶萧死了,得到一个男配生子系统,为了达成目的,他生下包子的同时,还必须让身为点家男
   =================
  书名:怀了点家男主的崽
  作者:竹瑶君
  文案:
  (生子系统系列文)
  -
  叶萧死了,得到一个男配生子系统,为了达成目的,他生下包子的同时,还必须让身为点家男主的对头爱上他。
  不就是攻略辣个点家男主吗,叶萧摊手,还能怎么办,只能迎难而上啊!
  他一个男的连孩子都敢生了,还有什么不敢干?
  后来——
  史书记载大楚王朝的开国之君是个没有后宫的帝王,被后世视为那啥功能欠缺的可怜人,一生辉煌,却连普通人的x福都享受不了。哦,你说太子啊,传言不是说抱养来的吗?
  草根走上巅峰点家糙汉男主攻x有求于系统不得不生崽加攻略男配受
  -
  〇 其实是个互为对手、强强拉锯,又引为知己、惺惺相惜,从始至终都被对方吸引的故事
  〇 一直火葬场,一直荷尔蒙,滋味酸爽
  〇 生子文也可以很man,谁看谁知道
  【食用指南】
  1、攻略任务从揣上包子开始,到分娩结束,怀孕这段时间必须让男主爱上他,否则任务失败
  2、主角可以作天作地各种骚操作,包子永远不会掉
  3、上卷主攻略,下卷感情线
  【高亮排雷】
  本文不双c,洁党慎入,攻遇到受以后才变成1v1
  本文略微重k,走向刺激,反转惊人
  本文和一般的生子文不一样,是描写细致有点羞耻那种,不是一夜过去孩子就生了那种
  本文主角年纪偏大,受三十五,攻三十七,或许是干柴烈火的黄昏恋?
  本文偏现实主义权谋向,不是完美主义理想型走向,是真的一将功成万骨枯,踏着尸山血海走上去那种
  本文男主相爱相杀,是真的给对方捅刀子那种,会伤得半死
  本文攻在意识模糊的情况下,曾经和属下有过,攻并不知道那个人是属下,以为随便找了个人泻火,事后给钱走人那种
  本文攻和受曾经都有婚约,受被人带了绿帽子,攻未婚妻后来跑了,跟了别人
  本文有副cp,大概戏份比较多的角色都有cp,除了上述的那个属下
  !!!注意!!!——接受能力弱慎入,但也阻止不了你真香
  还有什么雷点,请在评论里说出,作者接着排
  内容标签: 强强 生子 相爱相杀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萧 ┃ 配角:李青山 ┃ 其它:系统,生子
  一句话简介:超man的火葬场生子文
 
 
第1章 棋
  叶萧是在事情发生以后的第四个月,才下定决心去找李青山摊牌的。
  南北两军对峙四月,大小战事各有胜负,他和李青山堪称势均力敌,棋逢对手,也是时候了。
  此时,他原本平坦的小腹已经微微凸起,如果脱下衣袍,很容易就能让人相信他怀了身孕的事实。
  更何况,还有四个月前的自己作为对比,没有任何言辞比两人坦诚相对时的手感更能说明问题。
  会面地点还是选在洛邑的宜宾楼,这也正是他们上次见面,并发生那件事情的地方。
  洛邑在去年之前还是由南晋朝廷所辖,去年年底,却被北军占领。
  原主本是晋朝宰辅世家叶家的嫡长子,自从先帝荒淫无度,横征暴敛,大兴土木,劳民伤财,逼得各地起义军四起以后,便一直奉命四处征战,多年来也积累了不少的战功,算得当世少有的青年才俊。
  然晋朝为政四百多年,许是气数已尽,出了先帝这种“亡国之君”,起义军又多方兼并,已成气候,终是攻破宫墙,鸩杀先帝,统领李元培在晋朝旧宫自立为帝,定国号为楚,是为李楚。
  几大世家保护着先帝唯一的儿子仓皇南渡,在江左建业重整朝堂,好歹保住晋朝半壁江山,原本坐拥万里锦绣河山的祁氏,如今却只能偏安一隅,成了真正的南晋小朝廷。
  新皇年幼,早年又被先帝那样的父皇养废了,如今的南晋朝堂,全靠几大世家的底蕴勉强支撑,原主所在的叶家,便是几大世家之一,其父叶家家主如今还是南晋宰相。
  李楚那边的掌权者大多是共同起义出来的人,旧朝投诚的官员虽然保住一条性命,被重用者却寥寥无几,世家大族在这片土地上强势了数百年,舍不了整族底蕴,便只能选择与晋朝共存亡。
  如今的南北局面与其说是南晋和李楚的对峙,毋宁说是世族联军和草根出身的起义军对峙更为恰当。
  原主所率的部队原本一直在西南腹地扫平那里的几股起义军,安定后方,也算得战功卓著,为叶家争取到了更好的政治资源。
  然洛邑这块战略要地的丢失,终究是南晋的一个巨大失败,北军以此作为据点,进可攻退可守,几乎是扼住了南晋咽喉。
  上一位将领战死之后,原主被紧急调往此处挂帅,与北军对峙。
  为了做到知己知彼,在大部队到达之前,原主带了贴身的侍卫官黄诚先行一步,秘密潜入洛邑探查,并在城中的宜宾楼内,偶遇北军统帅李青山。
  彼时两人皆不知对方身份,原主在顺手帮了李青山一个小忙以后,两人便交上了朋友,原主自称姓杨,单名一个云字,诚然没有表露本名,实则他姓叶名萧,字云扬。
  李青山更好笑,直接让原主称他二狗。
  其实两人心里都清楚,对方恐怕隐瞒了身份,但饮酒交谈之下,提及当今局势,却是相谈甚欢。
  原主举止儒雅,饱读诗书,又经历过沙场历练,自有一股大家风度,李青山虽然是泥腿子出身,言谈粗犷,却相貌堂堂,自带一种桀骜气质。
  一顿酒宴过后,双方皆有相见恨晚之意。
  原主在洛邑停留三日,两人便见了两次面,践行酒时,谈及在此乱世,今日一别,兄弟日后不知何日再聚,便有些惆怅,一时推杯换盏,都多喝了几杯。
  当今之世,男风虽上不得台面,私底下却屡见不鲜,你一杯我一杯的,又是惺惺相惜的两人,不知怎么就谈到了床上,这就是整件事情的关键所在了。
  原著中,两人将将动手之际,及时悬崖勒马,保住了一番兄弟情谊,日后战场再见,才知对方真实身份,立时便有一种棋逢对手,本该如此的敞亮感。
  现如今,有了名为“男配生子系统”,代号008的系统搅局,悬崖勒马没有了,两人互相撕扯压制,几番博弈,最后还是李青山的力量更胜一筹,原主略居下风,成了下面那一个,一夜风流以后,叶萧就成了如今的叶萧。
  他原本已死在车祸中,却被008弄进如今这个世界,他只有完成任务,才能为一同出车祸的寡母续命。
  行吧,父亲早逝,母亲一个人含辛茹苦将他拉扯大,既然是为了母亲,他干了。
  然而当他知道自己将要完成的任务时,才意识到这个系统有多坑,不仅要让他以男子之身,将腹中已经怀上的孩子生下来,还得让这孩子的另一位父亲,也就是原著男主李青山爱上他。
  在十月怀胎,瓜熟蒂落的时候,两个任务必须都要完成,否则就会被判定为任务失败,不仅他的意识要被抹杀,母亲也不会再有续命机会。
  叶萧是捏着鼻子,咬破了牙槽,才硬生生同意这个条款的,可同意是一回事,具体如何执行,又是另一回事了。
  他作为一个性别男爱好女的正常男人,要接受自己即将生下一个孩子,并且还要不择手段地让另一个人男人爱上自己这种事情,实在是太难了。
  叶萧花了整整四个月时间才说服自己,并且准备行动,毕竟只剩下六个月了,再不行动,他拿什么来让李青山死心塌地爱上自己?
  唯一的便利,就是无论他怎么折腾,孩子都能在他腹中健康长成,可是他想要这种便利吗?叶萧无语问苍天。
  ******
  约见的信是黄诚亲自去北军递的,李青山识得黄诚,见信后,也给出了准确的答复。
  两人这属于私人会面,心照不宣,都没有带上军队。
  洛邑已为北军掌控,在此地相见,叶萧作为南军统帅,多多少少还是要承担一些风险的,但有008监控李青山言行,叶萧便清楚地知道,他确实是独身前来。
  站在宜宾楼下,叶萧让黄诚在外警戒,自己整了整身上的宽松白袍,跨步而入,还是到那个天字一号雅间儿。
  房中的陈设与四月前没什么两样,靠墙不远处是一扇泼墨山水图案的屏风,屏风前一张四四方方的八仙桌,桌上酒菜齐全。
  叶萧跨步进门的时候,李青山已坐在桌边等他。
  “二狗兄,数月不见,向来可好?”叶萧笑着寒暄,二狗两个字从他嘴里叫出来,仿佛吟诗弄词那样优雅。
  李青山亦起身相迎:“杨兄过得如何?”
  叶萧便道:“托二狗兄的福,可谓是……焦头烂额。哦,如今却不能再叫二狗兄了,该称一声青山兄才对。”
  李青山满脸笑意:“那李某也得称你一声云扬兄。”他开门见山,“云扬兄今日约我相见,所为何事?”
  叶萧接道:“瞧这话说的,你我兄弟一场,约着喝个酒怎么了!”
  李青山从善如流:“也对,也对,来来来,先坐。”
  两人相对入座后,叶萧捻起酒壶,将清酒倒入两人面前的酒杯,状似感慨般说道:“当日一别,着实未曾想到,再见会是这样的情景。实不相瞒,早就看出青山兄气度卓越,绝非常人。”
  李青山一口将杯中酒饮尽,笑着接腔:“哪里哪里,云扬兄才是……”话语顿了一顿,似乎有些词穷,搜肠刮肚才想出一个形容词,“少见的才俊,对,就是才俊。”
  叶萧微带无奈摇了摇头:“青山兄如今,与我竟是这般见外了?”
  李青山一拍大腿:“这是怎么话儿说的,我可绝对没有见外之意!”心里已是几分窘迫,几分疑惑,揣度着叶萧今日约他见面的深意。
  叶萧的视线在李青山粗犷不失英气的面孔上停顿片刻,才笑道:“这就好。你我虽各为其主,亦不妨碍私交嘛。”
  李青山笑着打了个哈哈:“这话有理。”心里却有些嗤之以鼻,跟读书人说话真是费劲,两人都打了好几个月的仗了,叶云扬今日这般做态也不知为何,难不成还真是为了数月前那点子交情?
  那时是隐瞒了身份相交,天南地北,畅所欲言,言谈间也就少了几分顾忌,如今虽是私下约见,可已知对方身份,那份芥蒂是怎么也消不去了。
  今日他是瞒着军师出来的,军师如果知晓,定会让他带上一队人马,可他李青山也不是怂蛋,叶云扬敢深入虎穴,独身前来,他怎么能在自己地盘上都畏首畏尾?
  就是不知,这叶云扬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
  如此,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儿,各自饮下一杯酒,叶萧才续道:“今次邀青山兄相见,本也不是为了旁的。青山兄可还记得,上回临别时那一桩事情?”他今日本就是为摊牌而来,这便开门见山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有一篇攒收藏的言情,有兴趣可收藏~
  《被杀妻证道后我成神了》
  当世有两个超级大佬——
  一个是身披霜雪、不食烟火的昆仑道道主重华;
  一个是待人祥和、慈悲济世的渡生寺主持无相。
  为了同一株并蒂莲花妖,前者无情道碎,后者佛心有瑕。
  红蕖否认三连: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
  她曾经差点被转修无情道的道侣杀妻证道,化为秘境守灵才逃过一劫
  重获新生,有个人把她捧在手心里守护,当年狠心下死手的人亦悔不当初
  再然后,她以功德成就了三界唯一一个妖神之位
 
 
第2章 知
  李青山心里一个咯噔,那件事情不是你情我愿的么,要不是都有这个心思,对着一个大男人,他难道还真能强迫了对方不成,现在正是战事胶着,僵持不下的时候,叶云扬冒这么大的风险约他在此地相见,目的绝不单纯,莫非……要以此事要挟于他?
  念头一闪而过,他随即推翻了这种设想,以他对叶云扬的了解,这人修养上佳,办事体面,定然不屑于做这种事情,更何况,那时这人在自己手里吃了一个暗亏,就更不该把此事当作筹码了。
  李青山暗自琢磨着叶萧此举的深意,决定先把这事儿模糊过去,不管对方出什么招,自己不让他得逞便是,于是就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笑容:“上回临别,那顿酒喝得确实尽兴,又有云扬兄这样的才俊相陪,当是人生一大乐事。”
  说完,举箸夹了块牛肉放到嘴里嚼着,一副专心欣赏美味的模样。
  叶萧瞧着李青山的反应,心下暗道此人果然狡黠,难怪泥腿子出身,都能混到如今的位置,若是没有任务在手,他还真有兴趣陪此人周旋一二,可如今却不行:“知己难逢,有此机缘,自当浮一大白,”随即话锋一转,意有所指,“据我所知,青山兄如今正是明七之岁,尚未到记不住事的年纪。”
  见叶萧仍是抓着此事不放,李青山便顺着这茬话说了下去,看似退一步,实则再度撇开了话题:“云扬兄似是三十有五,那李某倒还真当得上一个兄字。”
  叶萧端起酒壶,又给他续了一杯:“青山兄心知肚明,何必如此做派,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
  李青山不动声色地再度饮尽杯中酒,盯着叶萧看了片刻,突然哈哈大笑:“云扬兄非要逼为兄承认,莫非是……又有需求了?”他的眼神转为暧昧,毫不在意形象地反将了叶萧一军。
  果然反应敏捷,他身上的优点足以弥补年少时读书不多的缺憾,叶萧看着此时的李青山,恍惚间,便将这人和原著中的男主对上了号。
  此人原本名叫二狗,是个乡野的放牛郎,在晋帝的暴/政之下生活很是艰辛,适逢天下大乱,各地起义军揭竿而起,他便在这股大潮中参加了起义,多年来随军东征西战,凭着一股英勇无畏的野性和粗中有细的谋略,很快就在军中混出了头。
  他是最早跟随李元培的一批人,出头以后就很得李元培看重,知他是个孤儿,便有意栽培,让他冠了自己的李姓,改名为青山,又收为义子。
  李元培没有儿子,人到中年只得了一个小女儿,名叫李姝,此举用意已十分明显,将来他娶了李姝,便能继承李元培的位子。是以在很早之前,他就已经是军中的“少主”。

  后来李楚建立,李元培坐镇晋朝旧宫,李青山便成了东征西讨的主帅,可以说,李楚的底蕴是李元培手中的旧部,将祁家天下变为李家天下,包括未来打下南晋的半壁江山,李青山才是头功。
(爱阅电子书: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