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全本小说在线免费分享阅读
书包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古装迷情 >

长安第一美人+番外 作者:发达的泪腺(下)

时间:2021-04-07 10:13 标签: 甜文 情有独钟 复仇虐渣 天作之合
第76章 刑房的门哐地一声关上了。 陆宴理所当然地去牵沈甄的手,可沈姑娘的脚却好似被千万颗钉子定住了一般,怎么拽都拽不动。 他低声道:过来。 沈甄规规矩矩站在一旁,摇了摇头,抗拒之意十分明显。 然而女子的力量终究大不过男子,陆宴用力一拽,沈甄瞬间
第76章 
  刑房的门“哐”地一声关上了。
  陆宴理所当然地去牵沈甄的手,可沈姑娘的脚却好似被千万颗钉子定住了一般,怎么拽都拽不动。
  他低声道:“过来。”
  沈甄规规矩矩站在一旁,摇了摇头,抗拒之意十分明显。
  然而女子的力量终究大不过男子,陆宴用力一拽,沈甄瞬间回到了他的腿上。
  男人再度执起了笔。
  沈甄不安地回头望,“大人,不会再有人进来吧。”
  陆宴抬手用笔杆戳了下她的脸,似笑非笑道:“三姑娘反应如此迅速,跳的还远,怕什么?”
  沈甄听出了他话中的揶揄,那双如水洗葡萄般的双瞳,狠狠地瞪了他一看。
  美人发怒,就似娇嗔一般。
  陆宴提唇轻笑,抬手蘸了蘸墨,写完,撂下笔,道:“孙家连讼师都请好了,看样子是想把事闹大,你将证据留好,不必提前呈上来。”
  “大人为何这样说?”沈甄道。
  “提前呈证,只会让对方所有准备,届时好反咬你一口,说你这是做贼心虚。”陆宴道。
  沈甄着急地看着他道:“大人,此事根本不合常理,我若真想害她,岂会在傻到在自己的店铺里行事?”
  陆宴看着她道:“你以为孙家为何要重金请讼师来写状纸?孙家请的那位,名叫宋景文,乃是长安名状,专门用颠倒黑白、播弄是非的本事赚钱,短短两年,在这皇城脚下,都已买下两间宅子。”
  这世道就是这样可笑,唯利是图的人大发其财,腰缠万贯。反观那些一身正气,为百姓申冤的讼师,个个穷的叮当响不说,还要承受败讼挨板子的风险。
  听他提起讼师,沈甄低声道:“大人可是见着状纸了?”
  陆宴侧头看她,“嗯”了一声。
  “状纸上写的什么?”
  陆宴好整以暇地看着她,笑道:“三姑娘,这是要我徇私吗?”
  男人放在她腰上的手紧了紧。
  沈甄一边推他的手,一边回头望,生怕那位孙大人下一瞬出现在她身后。
  陆宴双指扳过她的小脸,轻啄了她的唇。
  瞧不见她,素着也就素着了,一旦瞧见了,却也免不了生出些旖旎的念想。
  男人的眸光愈暗,身上的暗火愈烈,他低头看着怀里纤细雪白的脖颈,不受控地低头吮了上去。
  这样背朝他的姿势,令沈甄惴惴不安。
  呼吸越来越重,男人察觉到她想起身,桎梏在她月要间的手不由用了力。
  沈甄今r.ì身着一袭百花曳地裙,料子是云织锦缎,光滑细腻,薄如轻纱。他的手从月要际两侧缓缓向上,穿过腋下,握住,狠狠向上一拢。
  垂眸于此,方知何为欲壑难填。
  隔着衣衫,他用双指轻轻划过那惑人的沟壑,来来回回,似是体会着在罅隙中求生的快感,旋即将脸埋入她肩膀,低声喃喃道:“我晚上送你回去,好不好?”
  沈甄如坐针毡,一把拽住自己的衣领。
  见她不愿,陆宴深吸一口气,咬着牙,松了手。
  好半天过去,陆宴才开了口,“讼师以你们之前见过两次为由,在状文上写,是你亲自邀请孙宓去的百香阁。”
  “简直是信口开河,明明是她自己找上门来的。”
  沈甄先是震惊,随后恍然大悟。
  两次见面,孙宓身边有无数闺中密友,而自己身边只有清溪,若是王蕤肯出堂替孙宓作伪证,那她便是有十张嘴都说不清了。
  陆宴紧紧蹙着眉,用手重重地拍了她的t.un,哑声道:“沈甄,你没感觉到么,先起来。”
  沈甄会意,红着脸从他腿上下来,站在一旁,轻声道:“大人,那些证据,我是不是白留了?”
  “自然不是。”陆宴沉重一张脸,道:“那些证据,会是审理此案的关键。”
  沈甄见他眼底尽是疲态,垂眸半晌不语。
  她忽然觉得,或许,她就应该一直在沈宅闭门不出,不该给他惹麻烦。
  陆宴一眼就看透了她的心思,平淡道:“这些麻烦,不是躲能躲掉的,早晚都会来,你想做甚便做甚,不必担心。”
  沈甄怔怔地看着他。
  在她还未热泪盈眶之前,陆宴赶紧拿起桌上的呈文,“我先出去下,等会儿回来。”
  “好。”沈甄点头。
  陆宴刚要推门,复又回头道:“我脸上,有没有你的口脂。”
  天,还真有……
  沈甄赶忙走上去,从怀里拿出一张帕子,踮脚给他擦了擦。
  “好了,干净了。”
  作为回报,陆宴也替她扥了扥衣襟。
  陆宴大步向签押房走去,推开门,孙大人和郑大人皆在,孙旭率先道:“陆大人审完了?”
  陆宴点了点头,将呈文和状纸一同j_iao给郑京兆,淡淡道:“还请大人过目。”
  郑京兆一边看,一边道:“陆大人是不准备羁押沈家女?”
  说实在的,此案有疑点尚未解开,又不沾人命,沈甄确实不该被衙门羁押,但原告乃是工部尚书之女孙宓,她的身份,由不免让人心生顾忌。
  陆宴双手作辑,道:“沈家女家住保宁坊,一应明细均已记录在册,人也可随时传唤,属下以为,并无羁押的必要。”
  郑京兆看了一眼目光赤诚的陆家世子爷,又看了一眼以避嫌为由拒绝审理此案的孙家二公子,不禁长叹一口气。
  现任工部尚书之女要告前任工部尚书之女,这案子要是公开审理,倒是热闹了。
  这事,他也不想管。
  郑京兆道:“那就按你说的办吧,放人。”
(书包网: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