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全本小说在线免费分享阅读
书包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古装迷情 >

天子门生 作者:磕谁谁BE

时间:2021-04-08 07:46 标签: 甜宠 HE 先婚后爱
文案:
  屈辱和亲变到此一游。
  He!
  殷小公子,原是那年状元郎的热门人选。
  却为了他九皇子哥哥的皇位,在殿试前自愿嫁去给荤素不忌、茹毛饮血的塞北王和亲。
  一时间京城中辱骂无数。世人谁不知殷御史家门不幸,竟出了这么个自甘下贱、催骨折腰的子孙。
  小公子被塞进难看繁琐的异族婚服,在路上颠簸着流干了眼泪,终于抵达蛮荒之地。
  帐子掀开的一瞬间,身着大红长袍的英俊男子束着朗朗发冠,长袖一甩:“起!”
  在忽然奏响的正宗中原礼乐声中,传闻中冷血无情的野蛮猴子——塞北王慷慨激昂地念道:“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无绝衰~~~”
  开头就换攻,多年暗恋一朝得逞,受真心爱的只有我们正攻。
  攻小时候跟父亲去京城时和受有过j_iao集。回来后茶饭不思、筹谋数载刚要进京找人,正好遇到这个机会把受娶了回来。
  攻为了受自学了许多半吊子中原文化,在一段时间内相当酸腐。
  夫夫二人联手虐渣,很快双箭头。
  甜宠 HE 先婚后爱
 
 
第1章 和亲新嫁
  寅时的京城,是大熙朝最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红墙宫殿、亭台楼阁都蛰伏在黑暗里,街上连打更的人都不见一个。
  唯独一处热闹非凡。
  殷府。
  这殷大人官拜御史,一生清廉,整年到头,即使过节府里也不见铺张。
  今r.ì殷府却一反常态,张灯结彩,连下人廊下也坠着鲜红的琉璃串子,寒风刮过就叮当作响,带出点冰凉的热闹。不算宽敞的庭院里摆满了系着红绸带的大木箱子,是极为罕见的喜气洋洋。
  殷大人坐在平r.ì里待客的大堂里,旁边紫檀桌子上摆的一盏茶早就被放得冰冷,随时准备结冰,满屋里只有他叹出来的白雾看着有点儿热乎气。
  “去看看,看看宁儿那边准备好了没有?”他似是非常疲倦地说完,旁边垂手立着的一排下人就退出去一个,匆匆往后院去了。
  殷府占地不大,院子里的路本就窄小,现在左右塞满了嫁妆更是难走。那小厮转过两道廊,因为走得急,额头上出了一层薄汗。
  他见小少爷院子里净是些不认得的面孔,门口还有穿着盔甲挎着刀的人,不敢贸然上前,只招呼那在廊下蹲着出神的小厮:“阿风,阿风!”
  那年轻小伙子听了有人叫自己,抬起袖子在眼上一擦,跳下台阶跑过来:“阿诚!”
  “老爷问,这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阿风往里头看看,窗纱上映着昏黄的影子。他低声说:“应该快了,我刚才出来,他们正给少爷穿戴打扮......”
  “你真要跟着少爷去那边?阿风,那可是塞北,说是个小国,其实莫不是个原始部落!听说那里的人都长得奇丑无比,也不会种庄稼,都吃生r_ou_!嚯,你——”阿诚一脸焦急,飞快地说了一通。
  他和阿风同一批进殷府干活,阿风伺候少爷,工钱比阿诚这在大院打杂的要多些,时常周济他。两人平r.ì也少不了互相扶持,感情甚笃。
  “别胡说,我是肯定要跟少爷去的。”阿风很不高兴地打断他,“少爷对我恩重如山,别说是塞北,就是刀山火海,我也要把少爷背过去。总归这辈子,我总是要跟着少爷的,等我死了,老天爷才能叫他断气儿呢。”
  这前来问话叫阿诚的小厮被噎了一下,讪讪地挠头:“我也不是故意说坏话,那天我听夫人跟人说起来,这次和亲不比以往。咱们的大将军打败仗了,少爷是赔过去让人家出气的。”
  阿风听了这话,忍不住又抽泣起来,一双眼红彤彤地看着狼狈又可怜。
  他如何不知道,前朝的公主和亲,就算不是因为打了败仗送过去的,又有几个能活上十年?
  何况少爷还是男子,男子被嫁出塞外,焉知塞北王不会勃然大怒,直接杀了他。
  就算塞北王真的好男色,非要个男子和亲,他的少爷又岂能受得了这般折辱。
  初初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阿风正给少爷打佩玉的络子,惊得差点从凳子上掉下来。少爷不是要等过了年要考状元吗,怎么忽然就要被送到那个鬼地方去?!
  他恨不得拿着刀去把塞北王给捅死,拼着一条命,也要成全少爷的一辈子。可他只是个下人,大将军都打不过,连殷老爷都没办法的事,他又有什么能耐。
  “我先回去了,这是我攒的一点银子,给你拿着。”阿诚把小布包往他手里一塞,“就是用不上,也是我一点心意,横竖路上吃回好东西吧。”
  说完,他匆匆地赶回前面去了。
  阿风看着他的背影,吸了吸鼻子,把布包揣进怀里,回到走廊上。
  窗子上影子变化无章,能想到里面匆忙的样子。这人来人往中,唯独一个单薄身影,岿然不动。
  那就是殷府的三公子,殷宁。不到五更天,他就被宫里来的喜婆吵醒。
  “小公子面色如玉,真是个喜气模样,到了夫家定然承宠不衰。”宫里来的吉祥嬷嬷自然是极为老成的。但她们服侍了半辈子,送过公主出嫁,迎过秀女进宫,摊上这种活计还真是头一回。
  毕竟本朝男子同男子成亲已属凤毛麟角,被送去和亲的更是罕有。
  可总得照着和亲的那套规矩来,也只能按殷小公子的体量裁制了塞北样式的吉服,给他穿戴起来,十分不lun不类。连说的喜话,也是牛头不对马嘴。
  殷宁嘴角带了一抹凄凉笑意,好脾气地任这些人摆弄。
  承宠不衰......是了,这是个顶好的吉利话儿。
  谁人新嫁,心里不盼着和夫君举案齐眉,承宠不衰?
  嬷嬷们半辈子干着这事儿,这个时候就该说这话,她们不会说旁的。
(书包网:www.iyuetxt.com,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记得收藏并分享哦!)
------分隔线----------------------------